章節目錄 第四百七十五章 扎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七十五章 扎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有些事,常人是看不到的,這世界上有太多的丑惡不能示人。

    秦大海現在的位置自然已經夠高了,但是,一般人看到的只是他風光的一面,當然,他平常展示給外人的,自然也是風光的一面。

    雖然自己一直隱在背后指揮著整個油桶集團的事務,是油桶集團真正的一把手,但即便如此,他承擔的,遠比常人想象的要多的多。更何況,他現在是整個集團的領袖,是眾多董事選出來的,擔負著的,并不僅僅只是自己的利益和名聲,還有其他人。

    就算是他自己想退隱下來,但沒有人會允許他這樣做,他不能退,只有死的那一天,才可以。

    當然,他要愿意讓出自己手中的一切,包括他兒子也不能再接手自己現在的位置,如此一來,別人應該可以放過他。

    但是,他比誰都明白,放棄了這些之后,他秦大海會比誰都死得慘!

    曾經站在權力頂端的人一旦失去了權力,那么他的下場自然會是凄慘無比的。

    這已經有無數的前車之鑒在告訴他自己。所以,他秦大海上了這條船的時候,就已經是沒有一條退路了。

    “老秦,只要你收手,我幫你,畢竟……”

    秦大海笑了,只不過有些像是苦笑,隨后轉過身,“老齊,算了吧,我們兩個,誰不知道誰呢?”

    “你能坐上今天這個位子,著實不容易了,幫我,你又怎么幫我呢。”

    “我實話跟你說,讓我收手,不可能的,那么多人等著吃這個蛋糕,一旦收手,我的家人和我一起,都會死的無比之慘!”

    “老齊啊,你知道的,我秦大海不怕死,三十年前,我已經死過好幾次了,但是,我不能因為我自己的原因讓我的家人也受到牽連,我做不到。”

    “所以我今天讓你來,就是想問你一句。”

    “這次,能不能不要插手,你我都是兄弟,拼到最后,總會有一個人敗,你我這樣的人,是最經不起失敗的,因為失敗都代表著一無所有,更有可能的就是死無葬身之地,永無翻身之機會……”

    “老齊,聽我一句,這次,算了吧……”

    齊衛東眼眶有些濕潤,秦大海是什么樣的人,他不能說自己還完全認識,但是一個人的品性是不會變的,最重要的是,善惡之分,從來都只是一家之言。

    這世上何時有真正的善與惡呢?

    齊衛東重重嘆了口氣,“老秦,你知道的,不是我想管這件事,而是上面,你們吃的太飽了,會餓死一大批年輕人的。”

    “你走在燕京的大街上看看,現在的年輕人們過的有多苦,他們要的不多,就只是一間水泥蓋起來的房子,一個容身之所而已,但是你看看,燕京郊區的價格都三五萬了,太多人根本就買不起,買起的,也都是背一輩子的債……”

    “上面不會允許再這樣,也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所以,你明白嗎?”

    秦大海有些怕了,這是真的怕了,但是,他也有懷疑,畢竟現在的齊衛東,也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齊衛東了。

    “老齊,真的不能嗎?”

    齊衛東搖了搖頭,面露無奈。

    秦大海點了點頭,“那好吧,這么多年,我還是真的沒有想過,我們老哥們兩人,有一天會變成對手敵人,我是真的沒有想過……”

    其實兩人都明白,他們變成對手的時候,代表的,其實就是兩方的利益集團,即便齊衛東看起來是正義的那一方。但實際上,也只不過代表了他身后的另外一撥人,僅此而已。

    而最后的結果,他們兩人心里都清楚明白,不是自己死,就是對方死。沒有可能兩人都活著退出。

    “老秦,走到現在我才明白,我們二人年輕時候努力追求的一切,現在看來,真是可笑到了極點。”

    “我現在想想,當初還真的不如在小縣城里呆一輩子來的逍遙快活,現在你我身居高位,但你我心里都明白。”

    “權力的巔峰,只能有一個人,其余的人,都只不過是棋子而已,你我二人,不也是棋子嗎?”

    秦大海笑了,笑的很苦澀,兄弟就是兄弟,這話說出來,就直戳心窩子。

    “是啊,這人嘛,就是這樣,別后悔了,都走到這一步了……”

    他轉過身看著齊衛東,頭發也有些白了,從臉部輪廓上還看的出來,這個人在年輕的時候,還是英俊瀟灑的。

    “老齊,我只是希望,我們二人以后刀兵相見,無論是誰生誰死,揮最后一刀的時候,都能干凈利落,不要給對方痛苦。”

    這么多年了,齊衛東感覺自己鼻子有些發酸,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老秦啊,有機會,咱們下輩子還做兄弟!”

    秦大海仍舊笑著,重重的拍了拍齊衛東的肩膀。

    “好了,吃飯吧,咱們都好久沒在一起吃過飯了?”

    齊衛東點了點頭,“好,吃飯!”

    酒杯不斷的碰撞,酒瓶逐漸的在變空變輕……

    吃到最后的時候,齊衛東起身,臉有些紅,“老秦,我走了。”

    秦大海坐在椅子上,靠著,笑著著齊衛東,點了點頭。

    “老齊,從今天開始,你從這里走出去,我們就是敵人,刺刀見紅,不能手軟。”

    齊衛東停下腳步,回頭,“好,刺刀見紅,不手軟!”

    兩人對視,許久,就都笑了。

    ……

    齊衛東出了門,秦大海擦了一把眼角的淚痕。

    從現在開始,二人就算是真正的敵人了,而他臉上的表情,也恢復如初。

    齊衛東走出餐廳的時候,唐風的飛機落在了燕京國際機場。

    緊接著,齊衛東的手機響了,是唐風打過去的。

    “齊叔,我到燕京了。”

    齊衛東的情緒調整的很快,其實這一天的到來,他很早之前就想到了。沒有辦法,他和秦大海不是一個陣營的人,雖然看起來地位很高,光鮮亮麗,但實際上,只不過都是別人的棋子。

    而他們背后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

    “小風啊,那你先來家里吧,我知道你來的目的。”

    唐風答應了一聲,掛掉了電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