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一點小錢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一點小錢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總,這張卡里有一千萬,我知道這一千萬對您來說不算什么,但是呢,也是為了表示我們電視臺對于這件事的一個態度,還希望您能收下。”

    卡放在桌子上,唐風沒什么表情變化,但看的出來的是,小美和小欣兩個人都坐的不自在了。

    雖然說她們兩個的工作都不錯了,工資薪酬也不低,但是一千萬對她們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了。

    唐風淡淡一笑,“原來陳臺長的誠意就是這一千萬啊,那行,今天就多到此為止,就當我們沒見過面。”

    說完,離座起身,準備往外走。

    這一下可把陳臺長給嚇住了,沒想到自己認為還不錯的籌碼到了唐風這里直接就被無視了。

    “唐總唐總,您先別走,別走,咱們坐下來慢慢商量嘛!”

    “實在不行,您開口,我聽聽,只要我們能做到的,一定給您做到!”

    唐風走到門口,聽到這句話,停住了腳步。

    回頭看著陳臺長,“好,這話才是我想要的。”

    “我唐風明人不說暗話,今天這個籌碼還就是得我提出來才行。”

    陳臺長一擦額頭的汗,趕緊起身將唐風迎了回來,重新給唐風倒了杯茶,這才戰戰兢兢的自己落座。

    “唐總,您有什么要求的話,可以直接說的。”

    唐風點點頭,“我知道你們臺有影響力,有的是實力,剛才你自己也說了,你們臺可是不簡單。”

    “我本人呢,也非常看重你們的影響力,所以呢,我的想法就是,贖買X港電視臺的股份,我來做X港電視臺的控股人。”

    “陳臺長,你看怎么樣?”

    這句話說出來,包間里安靜下來了,陳臺長猶如一尊石雕一樣,表情直接凝固了。

    而兩個美女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唐風,實在沒想到唐風居然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

    “陳臺長,我實話跟你說,我本人就這一個要求,你答應呢,我立馬讓我的律師把你們電視臺從起訴名單中去掉,不答應呢,也沒關系,咱們法院見就行。”

    壓力來到了陳臺長這邊,甚至于說,現在的壓力似乎比之前更大了。

    他開始有些后悔了,只能說自己遠遠低估了唐風這個人的胃口,原本以為給點好處就可以解決,但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這樣。

    他要的根本就不是一點好處,要的是整個X港電視臺!

    不得不說,他的野心足夠大,這一點是他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看著唐風的眼睛,陳臺長有些茫然,關鍵他自己也沒有這樣直接下決定的權力,X港電視臺是官方媒體但是是私營的企業,背后有董事會,他是臺長沒有錯,但在重大的事件上,他沒有直接下決定的權利。

    咽了口唾沫,陳臺長很是勉強的一笑,“唐總,這事關重大,恐怕我自己也沒法給您一個回復,您知道,X港電視臺其實也是家企業,背后有老板的,我呢,充其量也就是集團的總經理,沒那么大的權力的。”

    唐風早就知道這一點,聞言輕輕的一點頭,“你說的這些我知道,我之前也替你想過了。”

    “你是拿不了主意,但你陳臺長畢竟是臺長,所以呢,有些話如果是你帶回去給你們老板聽,我想會十分管用。”

    “這次的事件呢,說大不大,畢竟就是造謠嘛,沒有按照事實進行報道,對我和集團造成了一些不利的影響而已。”

    “要是我不想追究,這件事也就這么完了,沒有任何的問題。”

    “但是我現在就是要追究,還是追究到底,我的律師你應該也聽說了,很有名氣,我想爸這件事搞大,你們應該相信她是有這個能力的。”

    “到時候會對你們電視臺造成多壞的影響,那我就確實不知道了,總之,你們不答應,我會想盡一切辦法搞垮你們。”

    “我唐風想做到的事,就沒有做不到的,你們也應該相信,我有這個能力。”

    說完的同時,唐風站起了身,笑著打量了三人一眼。

    “好了,話我就說到這里,其它的我就不說了,至于這兩個姑娘,回去吧,好好做自己的工作,身體是自己的,不說別人用來玩的工具。”

    說完,拉開包間的門走了出去。

    陳臺長一臉的尷尬,臉色通紅,今天這事兒確實看來是辦砸了,回去該如何交差又成了一個問題。

    唐風的這個要求,說實話實在有些太過于獅子大開口了,上來直接就要電視臺的直接控股權,這實際上就是想把電視臺收入他自己的麾下!

    這個胃口,還真不是一般老板有的,著實有些讓陳臺長始料未及!

    看著唐風出了包間,陳臺長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趕緊自己董事長打電話,這件事,確實是得讓他知道。

    畢竟臺里的具體工作是由他負責的,董事長只不過是投資人和控股人,不直接管具體工作,而唐風的這件事就是因為自己工作出現了問題才導致的,說白了,他自己有很大的責任。

    電話響了三聲,那邊有人接了,是個老人的聲音,很溫和,“王董事長,我是老陳吶。”

    “哦,老陳吶,有什么事找我嗎?”

    兩人的關系算是已經很熟的了,畢竟陳臺在這兒干了也不下十年了,兩人算是老朋友了。

    陳臺長擦了擦額頭的汗,有些不知道怎么開口。

    “那個……王董,是這樣,前段時間從內地來的那個年輕企業家唐風,您還有印象嗎?”

    唐風的名氣在X港還是有的,畢竟經過了幾次的事件,不管是好的名氣還是壞的名氣,總歸是有一些的。

    都是商業圈里的人,他怎么可能會不知道呢?

    “我知道,聽說過,據說這個人不簡單吶,怎么了老陳?你今天怎么突然跟我說他,是有什么事嗎?”

    陳臺長實在是不知道怎么開口,畢竟這個不是小事。

    但不論怎么樣,反正這件事的責任不能讓他背上,因此他深思熟慮之后,開口道。

    “王董,是這樣,前些天這個唐風手底下的集團出了一些事,他本人也因為一些事進了警局,然后呢,我們電視臺第一時間進行了報道,但是因為一些信息渠道的問題,我們和其它幾十家媒體一樣,報道信息出錯了,現在唐風的意思是,只要您答應將電視臺的控股權交出來,他照價贖買,這件事就算是完了,他也不會去起訴我們。”

    “要是不然的話,我們電視臺就會跟另外幾十家媒體一樣,被他起訴到法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