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九十六章 攤牌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百九十六章 攤牌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王星做事是個很細致周到且性格不慢,唐風安排之后,他就馬不停蹄的先去了公關部報道,接著找了個沒人的地方給自己老婆打了個電話,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她。

    老婆快生了,聽到他一下子能拿到這么多錢,第一反應居然不是開心和高興,而是很是認真的囑咐他,不要為了錢去做極其冒險的事,家里窮點沒事,他要保證自己的安全,這是第一位的。

    王星一個人躲在角落里,電話還沒掛眼淚就下來了,這么多年了,老婆陪著他一路走來真的很不容易,現在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反應也不是開心,而是掛念他的安全,這一點,真的讓他這個七尺男兒,死都不怕的人感動的稀里嘩啦。

    這才是愛,這他媽得才是愛!

    他忍住沒有在老婆說話的時候哭出聲音來,而是一直等到電話掛掉之后才趴在陽臺的窗戶邊上放聲哭了出來。

    窗外陽光燦爛,王星抬頭看向遠處,天空中飄著幾朵云,空氣中彌漫著汽油燃燒后的味道,著實不怎么好聞,街道上人來人往,一派繁榮景象。

    王星淚眼朦朧,多少年了,這么稀松平常的畫面,他卻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仔細看過了,這就是生活,每天都在為了生活奔波,甚至連坐下來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當唐風給了他這個機會的時候,那一瞬間,他才覺得,真正的苦難日子過去了。

    公關部的手下找到他簽字的時候,找了很久才在應急樓梯口尋找到了王星的身影。

    他急忙擦干眼淚,裝做若無其事的模樣,跟著自己員工回到了工作崗位上。

    ……

    唐風沒有閑著,出了辦公室之后,找到商務部的負責人,安排了一下這五十多名媒體負責人的住宿娛樂問題,然后才驅車回了酒店。

    瓦莎還沒有回來,應該是早上出去之后就沒再回來,她現在有錢花,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快樂,每天健身購物,玩的那叫一個開心。

    不過這樣也倒好,唐風倒也有時間去先把自己認為的重要事情做完,不然瓦莎這脾氣上來,自己可掰不過她。

    簡單洗漱了一下,換了一身衣服,下午唐風就趕到了鳳凰大酒店,看了一下包間,然后又吃了點東西,最后看時間差不多了,也到了那些媒體負責人到這兒的時候,他起身去了會場。

    這些人畢竟都是自己以后的部下,唐風對他們的態度可以說一直都很好,至于為什么要這樣,那也很簡單。

    唐風相信對他們好,他們以后也能忠心于自己,當老大,當領導,恩威并施才是最佳的服眾方式。

    能力強大固然重要,但并不是你能力強,別人就一定會服你,人就是這樣,要不懂得一點人性,是做不好領導的。

    傍晚時分,宴會開始,唐風陪著這些負責人吃了飯,喝了幾杯酒,結束之后又安排他們去了夜場,讓公司的高管們陪著他們,自己先行回了酒店。

    到了酒店樓下,唐風沒有直接上去,而是坐在車里先給齊衛東打了個電話。

    這一次不比之前,電話響了很久,那邊才接了起來。

    “小風啊,這么晚了,什么事?”

    齊衛東說話的聲音和之前沒有什么大的區別,但唐風心里知道,像他這種人,宦海沉浮幾十載,喜怒不形于色已經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

    因此,唐風心中知道,前兩天自己對秦大海的一陣痛斥,其實也算是打了齊衛東的臉。

    畢竟。人是他帶來的,雖然之前讓整垮油桶集團的人是齊衛東,最后讓救人的還是他齊衛東,但終究人都是需要臉面的,更何況是這樣身居高位的人。

    被唐風如此的不給面子,又怎么會開心我的起來呢?

    人畢竟都是有私心的,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說起來,唐風和齊衛東之間的關系,其實也并非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的親近。

    人與人之間,除了親情之外,其余人更多的都是依靠利益在堅持,也正因為這樣,真正的朋友才會很少,因為真正的朋友是不以利益交換為前提的。

    他和齊衛東,說白了就是利益之間的交換起來的關系,這種關系,說白了也是十分的脆弱。

    經過上次的那件事,說白了,唐風也知道,兩人的關系很可能已經沒有辦法再像之前那樣維持下去了。

    但是,該說的話,還是需要說清楚明白的。

    “齊叔,上次的事,駁了您的面子,但是我想說的是,這和你沒有關系,我針對的是秦大海。”

    “其實這個道理我知道你是明白的,但是我還是要說,有些事有些人,,不該救,也不能救,人嘛,雖然不能一直為公為大家,但是在原則問題上,還是需要守的住初心才對。”

    “多余的話我就不說了,至于秦大海,我只能說,他沒有活下去的理由,我不管他身后的人是誰,也不管別人怎么樣,總之我發現了,看到了。明白了,他就得死,在我的眼中,他就是死,也抵消不了他做的惡。”

    電話那頭許久的沉默,齊衛東重重的嘆了口氣,而后用極其憔悴的聲音說道。

    “小風,我明白,你齊叔為公為大家一輩子,這一次,我是實在看不下去,老秦是我生死兄弟,說實話,我想讓油桶集團趕緊垮掉,但是我不想讓老秦受到連累,雖然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他是明面上的老大,追究到后面,不可能會放過他。”

    “但說實在的,受益人不是他一個,我不想讓他死,這是我的私心,這一點是齊叔做的不對,我明白,但人總歸都是有感情的,沒有感情那就不是人了,我也希望這一點你能明白。”

    唐風答應了一聲,沒再說話,而對面則是長久的沉默。

    “好了,小風啊,你該怎么做就怎么做,齊叔也不能攔著你,因為你做的事,是對的,但齊叔真的希望你放過老秦,雖然我知道這不可能。”

    唐風笑了一聲,“嗯,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

    “那我先掛了。”

    “保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