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零六章 再見面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零六章 再見面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下午婚房布置的差不多了之后,王新宇也先走了,瓦莎專門留了下來。

    “安夏,有些事我一直想跟你說……”

    高安夏正洗著水果,扭頭看了一眼瓦莎。

    “什么事你說唄,跟我還有什么好隱瞞的。”

    瓦莎點了點頭,“安夏,能說說,你為什么這么突然決定嫁給這個王新宇呢?”

    “我之前可從來都沒聽你說過他,結婚畢竟是你的人生頭等大事,你知道,這是不能草率的,不然你這一生都會過的不快樂。”

    “我就想知道,你真的想好了嗎?”

    高安夏端盤子的手瞬間停在了空中,笑容逐漸凝固,隨后慢慢消散。

    她轉過頭不再看瓦莎,許久的沉默之后。

    “我到了這個年紀了,總是要嫁人的,新宇是和我一起長大的,彼此之間也很了解,他的家庭條件和我們家也算是門當戶對,他的爸媽是看著我長大的,對我很好。”

    “這樣的人,不就是最合適的結婚對象嗎?”

    “更何況他也不差,以后做將軍也不是沒有可能,這樣的人,想嫁給他的姑娘多了,我想嫁給他,好像也沒有什么問題吧?”

    瓦莎接過高安夏遞過去的果盤,輕笑了一聲,“有沒有問題,你心里應該很清楚才對的。”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如果真的不喜歡,現在反悔,還來得及,一旦你現在就這樣決定去做了,以后再后悔,可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高安夏拿掉身上的圍裙,擦干了手,臉上帶著笑意。

    “其實我之前也這么想,但是后來有一天我突然就明白了,也算是想通了吧,看到爺爺那么大年紀了,身體每況愈下,我要還這么不讓他省心的話,實在是有些過分了些……”

    “我這么大了,做什么事,也不能完全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不是嗎?我活著,不能單純的只為自己考慮,那樣,實在是太自私了些。”

    瓦莎眉頭皺成了“川”字,高安夏的變化,著實讓他有些吃驚。

    “你這樣想當然沒錯,但是,你對家人有交待了,那個王新宇呢?”

    “你覺得,你對人家來說,公平嗎?”

    高安夏似乎早就想到了這些,微微搖頭,“他喜歡我,從小就喜歡,一直沒有變過,現在他能得到我,也一定會很開心的不是嗎?”

    “你覺得是這樣?”瓦莎反問道。

    “應該是吧,但是人生,哪里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呢?”

    一時間有些語塞,瓦莎不知道該怎么說,好像高安夏說的確實十分有道理,誰的人生又是十全十美的呢?

    唐風是?

    她是?

    好像都沒有,世上之事,十之有九都是不開心的,其實也倒很是正常不過的了。

    “好吧,既然你這樣說了,我沒什么意見了,明天我陪你去看婚禮現場的布置,現在我就先回去了。”

    高安夏點了點頭,將瓦莎送到了門口,看著她走之后,這才關上了門。

    門關上的一瞬間,高安夏靠著防盜門,緩緩的蹲下身。

    她的心似乎在絞痛,像的了什么惡病一樣的劇痛,雖然嘴角仍舊掛著這些天來不變的笑,但眼眶亮晶晶的,淚水像是決堤了一樣。

    愛而不得,此生之憾,兩天過后,這一生便再沒有任何的機會了。

    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還早,她翻了翻通訊錄,找到了唐風的電話號碼。

    想了很久很久,她還是按下了撥號鍵。

    電話響了很久,對面沒有接,高安夏的心從熱到冰,就好像坐過山車一樣的刺激心臟。

    連打兩次,對面終究還是沒有接,心里的各種猜疑和胡思亂想涌上心頭,她踉踉蹌蹌的回到沙發上躺下,身子不由得蜷縮了起來。

    手機放在身前的玻璃桌上,就在她思緒亂飛之時,它又突然響了起來。

    “喂,剛才不在,沒接到。”

    聽筒里,是唐風熟悉且陌生的聲音,高安夏的眼淚又出來了,她甚至覺得,這些天是她從小到大以來,流眼淚最多的一段時間。

    “沒事……”居然有些緊張,說話的語調都有些發顫。

    “有什么事,你可以說。”唐風的語氣很是平淡,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的平淡。

    高安夏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勉強的一笑,“沒事,真的沒事,就是想問問,你是不是也已經提前到安北了,來參加我的婚禮。”

    知道這是言不由衷,但唐風只是順著高安夏的意思,“嗯,今天剛到的,你的婚禮我肯定要提前到的嘛,只不過這邊還有點事需要我處理,可能這一兩天過不去,但婚禮儀式那天,我肯定會到場。”

    一種失望的感覺涌上心頭,高安夏眼淚“吧嗒”一聲落在了沙發上,她將手機拿遠,用紙巾擦了擦。

    “沒事,你有事就先忙你的,我這邊人手多,也沒什么事,你也不用過來。”

    “嗯,那就好,那要是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掛了?”

    還想說什么,其實也舍不得讓他掛,但理智告訴高安夏,是該掛掉了。

    下次兩人再次對話的時候,自己應該已經是別人的老婆,別人的女人了。

    一瞬間,高安夏抽泣聲出來了,緊接著,她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來。

    她就只是哭,也不說話,而手里拿著的手機那邊,也最終沒有傳來一句聲音。

    哭了不知道多久,高安夏迷迷糊糊的躺在沙發上,蜷縮著睡著了……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自己身上蓋著一層薄毯子。

    而身邊坐著的,不是別人。

    是唐風。

    “馬上結婚的人了,還不好好注意身體,萬一感冒了的話,婚禮儀式還怎么進行?”

    唐風靠在沙發上,抱著雙臂。

    高安夏“呼”的一聲爬了起來,呆呆的看著唐風。

    “你……你怎么來了?”

    “沒事,過來看看你。”

    突然出現在身邊的時候,高安夏道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好像之前有很多很多話想給他說的,但當他真正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卻似乎又緊張和壓抑到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慫包!”她在自己心里暗罵了一句,雙手緊緊的抓住沙發,身子有些僵硬。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