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零七章 訴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零七章 訴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眼神忽左忽右,不斷的在唐風身上跳動,原本以為自己的心早就平靜下來了,但現在看來,好像完全就是自己在欺騙自己,當這個男人出現的時候,她還是會情不自禁的想些什么。

    一瞬間,她有些懷疑,自己的決定,會不會讓自己后悔一生?

    但轉念又一想,自己不這樣做,又能怎么樣呢?

    唐風從來都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以前不是,現在更不是,他身邊的女人從來都沒有少過,自己堅持了那么久,不還是沒有結果嗎?

    以前有林音,包括同時期的秦月,一個很可愛的小姑娘,渾身散發著青春的氣息,她不是也同樣喜歡唐風嗎?

    想到這里,高安夏不禁有些對自己失望,從小就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她,何時有過懷疑自己魅力的時候呢?

    但一切在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就好像完全被打破了一樣,當年的自信和驕傲,都不復存在,儼然如同一個青春期面對偶像劇男主時的表現一樣,自己低到了塵埃里,連頭都抬不起來。

    “我以為……你不會來的。”

    憋了許久,想了很久,終于,她說出了這句話。

    看著唐風臉,仍舊很是平常的淡淡一笑。

    “怎么會,你結婚這么大的事,我們可能遲到呢?”

    語氣很溫柔,不由得讓她聯想到了當初剛剛認識他時的畫面,那是在花園里,自己還試圖去挑戰唐風,那個時候的高安夏,本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刁蠻小公主,何曾是現在這個樣子?

    眼淚開始在眼眶中提溜打轉,她努力的克制著自己情緒的出現,不斷的深呼吸,試圖讓不斷加速跳動的心臟恢復正常速度。

    但結果是徒勞的,深呼吸在這個時候都失去了作用,她只是希望,不要在他面前又流出眼淚,這不是她的風格。

    唐風起身,在屋里隨便轉了轉,臥室的燈開著,布置婚房的人在臨走之前,并沒有將門徹底鎖上,唐風余光自門縫看進去。大床正上方,掛著高安夏的婚紗照。

    王新宇一身禮服,高安夏一身白色婚紗。

    她真的很漂亮,化完妝更是如此,背景是大海和礁石,寓意似乎是海枯石爛……

    “你穿婚紗的樣子,真美。”

    唐風回頭,對著坐在沙發上,兩只眼睛緊緊看著自己的高安夏說道。

    眼淚終于在這一刻再也阻擋不住的流了出來,她猛的回頭,身子因為抽泣而顫抖,雙肩不住的上下跳動……

    是啊,婚紗照自然美,但難道你就不知道,我高安夏有多想站在身邊的人是你而并非是別人嗎?

    聲音雖然不斷地控制著,但還是聽得出來,她哭的很難過。

    這下倒讓唐風不知如何是好了,本來不來的,但聽到高安夏的聲音,他有些擔心,現在同樣覺得,是有些不該來的,惹得人家姑娘又哭了。

    但心中一想,有些事情終究是要面對的,極力的想去避免,想去躲避,這根本就行不通。

    該要直面的,還是直接面對更好一些。

    唐風緩步走到沙發前,準備坐下,高安夏猛的站了起來,一把抱住了他!

    一瞬間,唐風看到她的眼睛通紅的,眼淚把整張臉都打濕了。

    “不要哭,我今天來,也是想聽你說心里話的。”

    “你要是想說什么,就說,我聽著的。”

    高安夏還是在哭,聽到唐風的話,身子顫抖的似乎更強烈了一些。

    哭好像是個情緒宣泄的好辦法。

    沒說話,就這樣抱著她,幾分鐘后,高安夏的情緒似乎平復了許多,她逐漸松開緊緊抱著唐風的胳膊,抬頭看著唐風。

    眼圈腫了,臉上的淚水不斷的往下滴著,但二人目光相對時,還是都笑了。

    “對不起,讓你看到我這么丑的樣子,你一定很嫌棄吧?”

    高安夏控制著情緒,壓低聲音說道。

    唐風笑了,輕輕拍了拍她的后背,“哪里?你哭的時候也好看啊。”

    高安夏就笑了,看的出來,他笑的很開心,這已經是這么久以來,她第一次這樣的開心了。

    “你肯定是在騙我,眼都腫了,哪里還可能好看嗎?”

    低著頭,嘟囔出來一句。

    “怎么可能騙你呢?”

    “你要沒事了的話,我就先走了,畢竟你馬上結婚了,被被人看到不好。”

    唐風覺得自己是應該要走才對,自己沒關系,但高安夏馬上就是別人的老婆了,雖然說兩人什么事都沒有,但人言可畏。

    “你等等!”

    高安夏急忙出聲,攔住了唐風,她心里的話,還有好多好多,恨不得徹夜長談,將自己找這么長時間以來堵在心口沒說出來的話都一股腦全部倒出來,這又怎么能讓你走呢?

    唐風聽到聲音回頭,“我知道你還有很多話,說吧。”

    高安夏苦笑一聲,看著唐風,眼淚又出來了,了解大概就是這樣吧,一個眼神,你就知道對方要說什么。

    也許正因為是這樣,她猛然間追悔莫及,為什么自己就不能再堅持一段時間?

    自己不過才二十幾歲,離三十歲都有好遠的距離,為什么偏偏要急著將自己嫁出去?

    這個決定,實在也是有些太過于草率了一些。

    說不定自己再堅持一下下,結果就會截然不同,唐風就會答應自己呢?

    這都是未知數,既然是未知數,那就存在著不可知的變數,誰能確定它就一定是不好的結果呢?

    想來想去,高安夏還是覺得自己后悔了,真的當時不應該就這樣未經深思熟慮,就將自己的一生幸福托付他人。

    關鍵那人自己還不喜歡!

    眼中的唐風直直的站在自己面前,皮膚微微有些黑,身高一米八,站姿也沒有王新宇那樣的提拔,畢竟他一直在受軍事訓練。

    但是,眉宇間的那種男子氣和肅殺之氣,他著實少了一些,當然在她心中最重要的是,她是真的喜歡。

    她心知肚明,唐風不是常人,自己高安夏喜歡的,托付終生的,就應當是這樣的人!

    但現在怎么辦?

    自己已經答應了王新宇,兩家人也都已經說好了,現在如果反悔,會發生什么樣的后果?

    高安夏不覺心臟絞痛,但隨即念頭一轉,雖然答應了,但畢竟沒有生米做成熟飯,結婚證準備是明天去領的,婚禮是后天辦的。

    反悔,似乎還來得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