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零九章 投資計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零九章 投資計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說完出門了,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高安夏口中所說的后悔,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唐風還在睡夢中時,自己的手機就響了,拿起來是一看,是昨天接自己的安北市一把手。

    微微皺老子皺了皺眉頭,唐風心中有數,按下了接聽鍵。

    “喂,唐總嗎?不好意思啊,這么早就打擾您了,您今天有什么安排嗎?”

    說話的語氣很客氣,既然人家笑臉相迎,自己自然也沒有理由不給好臉色,自己是安北人,人家是地方的父母官,得罪了他,其實也沒有什么好處。

    “今天應該沒什么事,領導有什么話可以直說嘛。”

    電話那頭笑了笑,聽得出來還是很滿意唐風這個回答,“好好好,既然唐總沒什么事,那我今天還想請唐總過來,到我這邊坐坐,咱們說說話,您看可以嗎?”

    他的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唐風心里明白,因此也沒有拒絕,只是淡淡一笑,“好啊,那我等會過去。”

    “行,那我派車過去到您下榻的酒店接您,您稍等一下。”

    唐風本想拒絕,但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人跟人是不一樣的,像今天這樣,人家既然決定有求于自己,自己也不拒絕,就唐風對這個新上任的領導的了解,他臉皮薄,有些話還是不說的好。

    “行,好的。”

    說完掛掉之后,唐風起來洗漱了一下,酒店的早餐送到了,簡單吃了兩口,下樓的時候,市委的車子已經在等著了。

    “您好唐總,請上車。”

    來接的除了司機還有個秘書,招呼唐風上車之后,車子一路往市委開去。

    不多時,唐風又到了這個熟悉的地方,之前王志高在任的時候,他可是沒少來這個地方。

    不過物是人非,王志高調走了,自己也不再是以前那個唐風了。

    接待室里,安北市的一把手白景堂坐在沙發上,等著唐風,看到唐風的身影之后,連忙起身離座,快步笑臉迎了上去。

    “唐總啊,辛苦了辛苦了,來來來,快請坐!”

    唐風舒然一笑,“白領導別這么客氣,您這樣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白景堂連忙一擺手,“唐總快別這么說了,您吶,是我們安北市的驕傲,我來安北雖然不久,但缺是這里的父母官吶,您是安北的驕傲,我對您不尊重,不就是對整個人安北市的人不尊重嗎?”

    說完,哈哈一笑,而這個人說話的方式和遣詞造句,不得不說是絕頂的高手。

    “白領導實在是客氣了。”唐風自然只是一笑而過,沒有再說什么,他不是一個喜歡被恭維夸贊的人。

    “唐總先坐,小李,給唐總把茶泡上。”

    “唐總這次會安北來,打算是常住呢還是?”

    接待室里不只有白景堂一個人,似乎還有其它領導,只不過唐風不認識,有些面生,因此也就沒有打招呼。

    “我再怎么也是安北人嘛,自然是要在老家多住一段時間了,以后走不走,還真不一定。”

    白景堂和一眾領導聽到這話,都笑逐顏開的看著唐風,他們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唐風不走,那他們成功的概率就又增大了不少。

    “唐總啊,這個您在X港的一系列作為,我們和安北人一樣,都看到了,說實話,開心,高興吶!”

    “安北這片土地上,說實話幾百上千年來,好像也沒像唐總這樣把生意做到這么大的人,我們打心眼里高興啊!”

    接下來,白景堂用自己滔滔不絕的贊美將唐風夸的簡直是天人一般,各種溢美之詞全都用上了,而唐風則聽得只是微微一笑,什么話都沒說。

    “領導就別再這樣夸我了,我這個人從小就不經夸,小的時候學習成績一好,老師只要一夸我,下一次成績絕對下降,一點沒跑!”

    這話一說,白景堂是個聰明人,知道這說的已經才差不多了,再說下去,火候就太過了。

    一笑,白景堂站了起來,沉吟片刻,坐到了唐風對面的沙發上。

    “唐總啊,您是安北人,對這片地方有感情,所以有些話我就不繞彎子了,我呢作為安北的父母官,來的時間雖然不長吧,但是也看的出來,安北這些年的發展,確實是沒有跟上腳步啊……”

    “時代在發展,人都在進步,思想是,觀念是,能力也是,但是縱觀整個安北,幾乎可以用蕭條來形容啊,大的工業沒有,高科技產業更是沒有,沒年的高考,就像一臺抽水機一樣,把整個安北最好的人才全部抽走,雖說在全國范圍內來說,安北市不是最差的,但是再這么下去,不是個事啊……”

    白景堂說的,唐風自然都明白,安北市這么多年以來,幾乎沒有什么太大的發展,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事實,他說的沒有一點錯。

    “這其它地方我們不說,就拿我們最近的楚州和林州來說,安北就差多了,楚州最起碼有大型企業,最燃現代化程度不高,但總歸是有的。”

    “而我們安北是真的什么都沒有,最有錢的企業就是地產了,關于這個您是知道的,地產行業對普通人來說,幾乎沒有什么幫助。”

    唐風安靜的聽著,聽完之后,點了點頭,“白領導的眼光,我說句實在話,比王志高等輩強出不知多少倍。”

    白景堂聞言連忙擺手,“不不不,唐總這話過獎了,我也就是做一些分內之事而已,談不上什么有眼光。”

    “說到這里了,我也就直說了,唐總啊,我呢,希望您能考察考察我們安北,然后投點資,帶動帶動安北經濟的發展……”

    說到現在,白景堂才亮牌,唐風喝了兩口茶,臉上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這可急壞了底下坐著的一眾領導們。

    “白領導,投資沒問題,這一點我可以保證,但是呢,我想知道下,領導對哪方面比較感興趣,也希望我投哪方面?”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自己確實想回報整個安北,但是,怎么回報?最終的效果怎么樣,還是很重要的。”

    “你說呢白領導?”

    唐風一口答應下來,這一點還是讓白景堂有些意外的,他沒有想到唐風會這么爽快的答應。

    而至于他說的這幾個問題,他心里早就有了數。

    “唐總,我們的意思是,由X港唐氏集團出資,建立安北科創園,吸引高水平人才回來,然后跟進互諒網企業的腳步,逐步將安北市發展成為擁有高新技術產業的城市。”

    “我的初步想法是這樣,當然后續詳細的計劃,我會做好之后讓唐總過目的。”

    唐風大致聽完之后,點了點頭,“白領導,我的想法是這樣,既然要建高新產業,我們是不能著急的,飯得一口一口吃。”

    “來之前我也想過這件事,我的想法是這樣,“我會先出資,創辦安北科技大學,然后高薪聘請國內外人才來校任教,爭取在很短的時間內改變安北市的教育環境。”

    “留住本地人才的同時,也能夠吸引外部人才進來。”

    “然后建立安北創業基地,對于本地學生回來創業的,給于高額的補貼,當然,白領導也應當給他們政策上的優惠。”

    “其次最重要的一點是,高新產業需要發展沒錯,但是,我們安北是瓜果之鄉,我會投資農業這一塊兒,然后招募相關人才,對安北的瓜果和互聯網進行對接,建立電商平臺,促進農業方面的發展。”

    “這兩個當面,自然要雙管齊下,不能厚此薄彼,你看怎么樣?”

    投資的人是唐風,白景堂就是有意見也不敢說,再說了,錢是人家的,人家想怎么花那是人家的事,跟他確實沒啥關系。

    重重的點了點頭,白景堂對唐風的計劃其實是很滿意的,只要他出錢,自己會毫不猶豫的支持他。

    畢竟安北發展上去了,不僅僅只是對安北人好,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大好事。

    仕途順利,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人往高處走,他想的,也是更高的位置。

    “好,好啊,唐總的這番話確實讓我刮目相看吶,這怪不得唐總能把生意做得那么大,您一開口,我才覺得這本身就是理所當然的啊!”

    “好,唐總的提議,我全部同意!”

    “小王啊,你把唐總剛才的話記下來,然后等會給我多印幾份,我讓下面的人都看看,唐總的計劃是怎么樣的。”

    “那行,唐總,咱們這件事就大致這么訂下了,具體的工作,我們后續再談,反正您也是安北人,在這兒待的時間也還長,我們不著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嘛!”

    唐風點點頭,“行,那茶我就不喝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白景堂心里很高興,還想挽留讓唐風多待一會兒,但唐風婉言謝絕了。

    派車將唐風送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之后,唐風想了想,還是決定回仁德醫院看自己老爸一眼,順便帶上瓦莎,看她能不能有辦法救醒自己父親。

    出門給晨輝集團的司機打了個電話,讓他們來接自己,然后接著又給瓦莎發了個短信,讓她等會去仁德醫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