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五百一十一章 拒絕林音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五百一十一章 拒絕林音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心里好奇,順勢往外再歪頭一看,門口站著的,是剛才走了沒多久的林音。

    她換了身衣服,靜靜的站在門口,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樣的情緒。

    唐風拉了拉自己衣角,淺笑之后開口,“好久不見。”

    很難用言語描述和表達的心情,算來他和林音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見了,再次見到的時候,心情居然這樣的平靜,這是唐風沒有想到的,感覺吃驚的地方。

    “出來吧,我想跟你聊聊。”

    唐風微微皺眉,頓了幾秒鐘,還是一笑,“不用了吧,我們之間,有什么可聊的。”

    當斷則斷,不然反受其亂,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雖然心中對于林音的感覺不能說完全沒有了,但即便是有,似乎也用不著再單獨說些什么。

    唐風拒絕了她。

    林音臉上的表情明顯的變化了些許,嘴角動了動,轉身冷冷說道。

    “我在樓下等你。”

    說完這就走了,唐風有些茫然,都已經這么久了,林音找自己,還能說什么?

    還有什么值得去說的呢?

    回頭將自己父親床上收拾了一下,又活動了一下他的筋骨,唐風起身走了出去,但并不打算去見林音。

    經過樓下的時候,他遠遠看到了林音的身影就在不遠處,但終究還是瞥了一眼之后,上了司機的車。

    奧迪開動,在林音的注視之下,開出了仁德醫院,院長跟在后面還準備給唐風打招呼,都已經來不及了,氣的他直拍大腿,唐風現在可是大老板,如果能招待好他,打好關系,給自己醫院投資捐款什么的,那還不是手拿把抓的事?

    林音看著唐風的車子開出醫院,拳頭緊緊的握了握,眼中似乎乍現出了一絲恨意,但就當她正生氣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音兒,小風不見你?”

    林音臉上的表情瞬間恢復如常,沒有回答母親的問題,迎了上去挽住了母親夏素琴的胳膊。

    “我見他又不是為了感情的事,見不見,其實無所謂了。”

    雖然女兒嘴上這么說,但是做母親的,又怎么會看不出來自己女兒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她心里有的人,還是這個唐風,雖然她嘴里從來都沒有說過,也從未表現出來,但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懂得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根本就隱瞞不了。

    “既然沒什么事,就回去吧,媽給你做了你最喜歡吃的菜,等會都涼了。”

    林音點了點頭,跟著母親夏素琴也出了醫院。

    只不過她沒有看到的是,自己出了醫院的同時,幾個黑衣男子尾隨著她,上了一輛豐田酷路澤,而后緩緩的跟在她的車后,一直尾隨著她們回到了林家別墅。

    ……

    唐風出了醫院之后,先到了晨輝集團,好久沒有回來,當這里的員工們看到唐風出現的時候,激動壞了,一個個都從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站了起來。

    唐風用了很長時間才算是安穩住了員工們的情緒,讓他們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

    大致轉了一圈,處理了一些擠壓的事情,在下班之前,唐風先行一步離開了,走的時候開走了公司的一輛奧迪,當做自己這些天的代步車。

    在街上轉了一會兒之后,唐風驅車到了安北師院后面的商業街。

    好久沒有回來過了,自己在這里還有一家藍楓酒吧,將車直接開到酒吧門口,將車窗降下,往酒吧內部看進去,生意大概也和之前差不多,不是很熱鬧,但也不蕭條。

    秦月一個人在忙活著,忙完之后回到吧臺,拿出手機玩一會兒,性格似乎發生了變化,和之前那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有些不一樣了。

    唐風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決定進去看看。

    之前的事已經過去了,她也希望秦月能重新開始,忘掉之前的傷痛,當然了,自己的責任很大,但是沒有辦法,她爸爸秦大海必須死。

    下車,推門,秦月下意識的從吧臺座椅上站了起來,笑著問進門的人喝點什么。

    但話說到一半,楞了一下,她沒有想到,唐風居然會出現在這里,而且這么突然。

    空氣凝固了一樣,秦月手不知不覺握在了一起,手指都快扣進肉里面了,她的心里其實很激動,這么久了,看到唐風的時候,那種抑制不住的興奮涌上心頭。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那樣,殺父之仇,又怎么能夠一笑而過呢?

    她和萬嫣然不是一類人,雖然唐風都殺了她們的父親,但兩人的反應卻是完全不同的。

    “你來了?坐吧。”

    沉默很久之后,秦月微微低了低頭,對唐風說了一句。

    唐風微微一笑表示回應,挑了一個靠近吧臺的位置坐了下來,秦月端上來一杯雞尾酒,摘掉了自己身上的圍巾,坐到了唐風對面。

    “最近這段時間怎么樣?”

    秦月沒有直接回答唐風的話,而是將一張銀行卡拿了出來,放在了唐風面前。

    “這里面的錢是這段時間你不在的時候,酒吧的凈利潤,不多,一共三萬塊錢,你收著。”

    唐風準備說話,但秦月立即又補充說道,“我看新聞了,知道你現在不缺錢,但是這錢是你的,你該得的,所以,你必須拿著。”

    唐風靜靜的看著秦月,這姑娘重情重義,識大體,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小月,我知道你心里可能看到我有些不舒服,至于你恨不恨我,我覺得大概是不恨的,只不過畢竟那件事放在這里,你不管愛不愛他,心里都有道檻過不去,這我明白。”

    “這個酒吧我以后可能不會來了,這錢我拿著,以后酒吧就是你的,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唐風說完,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之后,起身離去。

    看著唐風離去的背影,秦月眼淚出來了,只不過她仰著頭,一直沒讓眼淚奪眶而出。

    ……

    出了酒吧,唐風拿出手機給周昭打了個電話,讓他出來,到安北師院這邊的商業街,一起喝幾杯。

    為數不多的幾個好兄弟,這次隔了這么久回來,確實該見的得見一見。

    半個小時后,周昭開著一輛新款的現代來了,看到唐風就笑的臉都變形了,那叫一個開心。

    “風哥,我今天下午就聽晨輝的人說你回來了,還納悶你回來怎么沒給我打電話,剛想呢,你就打電話了。”

    唐風一拍周昭的肩膀,胖了許多,身上的氣質也變了不少,條件應該是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最近怎么樣?安保公司那邊你一個人,工作累不累?”

    周昭一揉鼻子,指了臉,“哥,不瞞你說啊,我這段時間確實是給忙慘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滴,這兩個月開始,安保公司的業務量那是成倍的增長啊,我們這邊的人手根本就不夠用了,我也是很納悶,怎么突然之間就多了這么多公司找我們合作。”

    兩個人坐在大排檔的桌子邊,要了一些烤串和一箱啤酒,邊吃邊喝。

    “風哥,后來我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你知道怎么滴?為什么我們大唐安保突然就火了嗎?”

    唐風喝著啤酒,笑著搖搖頭,這種地方雖然衛生一般,但是都是窮苦人家長大的,這其實算不了什么,以前都是這樣的,反而感覺這樣吃飯喝酒,更舒服,更自在。

    “這我還真不知道?你快說說,讓我知道知道。”

    周昭哈哈一笑,咕嘟咕嘟喝了幾口,“風哥,后來我才知道,都是因為你!”

    “你現在可是出名了,大企業家,而且代表的我們這些普通人,就你鐵了心要把房價降下來這件事,就得到了無數人的心。”

    “加上你在X港干的風生水起,安北和附近這些公司的老總啊,都想跟你攀關系,那怎么辦呢?就找我們大唐安保合作唄!”

    “風哥,你知道,我們現在一個月的營業額,凈收入是多少嗎?”

    唐風喝著酒,心里也很開心,畢竟周昭現在過得好了,他心里也就放心了。

    “多少?”

    “除去運營成本,這個數。”周昭伸出手,比了一個‘八’字。

    “八百萬?”

    “八千萬!”

    唐風一皺眉,隨即笑了起來,一個月八千萬,還是凈利潤,這可是不得了,要知道自己給這員工開的工資不低,基本都是一萬起步,除去這么高的成本,還能有八千萬,確實不少了。

    唐風點了點頭,沖周昭伸了個大拇指,“兄弟,干的不錯,繼續加油干,陳飛現在已經被我留在X港了,安保公司這塊,我就交給你,掙的錢,咱們哥倆五五分!”

    周昭開心是開心,但隨即搖搖頭,“風哥,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這五五分過了,我知道我的能力,要不是你,我現在一個月也就是幾千塊錢,別說五五分了,就是給我一成,我都嫌多了。”

    唐風擺擺手。“咱們之間什么關系?不要跟我掙了,就五五分。”

    周昭嚴肅了下來,“風哥,我不貪心,一成就足夠多了,一個月快有一個億的收入,一成都快一千萬了,你就別客氣了。”

    嘆了口氣,唐風舉起酒杯,兩人一飲而盡。

    “好,那就給你一成,以后嫌少了,跟我說,我再給你加!”

    兩人都很開心,一直喝到深夜,周浩回去了,唐風明天準備去安北師院找校領導談件事,因此直接找了家校門口附近的賓館住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