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三章 校長出面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三章 校長出面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住手,你們在這里干什么!”

    眾人都是一愣,馬副校長渾身都是一顫,被嚇住了,這聲音他們在場的人中間,就他最熟悉了,這些保安能一年能見校長幾次?

    還沒來得及說什么,一眾保安見唐風要走,就準備上前采取措施,將這個人趕出去。

    方偉宏現在就差點炸毛了,剛才市委的一把手直接將電話打到了他手機上,說聲名赫赫的唐總現在就在校長辦公室等著他,讓他趕緊回去,唐總最近要在安北投資,他去安北師院有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叮囑他務必要讓唐總滿意。

    方偉宏不是傻子,他也經常看新聞,尤其是對經濟方面很感興趣,而對于唐風,他也很是熟悉,畢竟那么多家媒體都報道過的,他又怎么能不知道呢?

    而唐總突然到安北師院找自己,正如白景堂說的,除了投資捐款,建設高校之外,又能有什么事情呢?

    想到這里,方偉宏馬不停蹄的就趕了回來,上電梯的時候都一直在想今天要怎么招待唐風,從而讓他給學校捐資搞建設,這沒想到一出電梯,就看到眼前這一幕。

    他的心臟都差點跳出來了!

    自己學校的十幾個保安對著唐風,想要把人家給攆出去,而自己的副手馬副校長則是大發雷霆,主持了這一場鬧劇!

    方偉宏的心都緊了緊,這不是要自己的命嗎?

    “住手,快給我住手,你們這是在干什么!”

    馬副校長一看,方校長居然真的趕回來了,還是一腦門的汗,這下心里有些明白過來了,他又不說傻子,正事干的不怎么樣,但這些其他的歪門邪道的,干的那叫一個精通。

    “快,快,快下去!”

    馬副校長趕緊補救,親自上陣將這十幾個保安往出趕,一眾保安雖然納悶,但是人家領導這樣安排了,他們就得照辦,于是乎亂哄哄的出了過道。

    馬副校長笑著幾步走到了方偉宏面前,還準備說什么,但方偉宏看到了正準備走的唐風,他的照片在網上有很多,因為太過于年輕,他之前還特意的注意過,今天看到唐風本人,一眼就給認出來了。

    “您就是唐總吧?”

    方偉宏直接忽略了馬副校長,快步走到了唐風身前,賠著笑臉說道。

    唐風抬頭打量了此人一眼,帶著金絲眼鏡,皮膚白皙,略有皺紋,應當是在五十上下,精神此時應該是有些亢奮,臉紅撲撲的,頭發整齊的往后背著,看著倒像是個文化人的模樣。

    “是的,我叫唐風。”

    方宏偉心那叫一個緊張,連忙伸手,握住唐風,“唐總您好,我剛剛在教學樓參加一個講座,主講人是我,因此沒有能在辦公室,讓您久等了。”

    “來來來,里邊請。”

    唐風左右看了看,嘴角揚了揚,搖了搖頭,“不了吧方校長,貴校的待客禮節太過于隆重了,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說完,繞開方偉宏,徑直朝電梯走去。

    這時,那十幾個保安還沒有下去,都一臉詫異的看著這個年輕人,心里很是疑惑,這剛才馬副校長讓趕人走,這方校長來了之后又是態度畢恭畢敬,這究竟都是什么意思?

    他們是實在看不懂。

    方偉宏肺都差點炸了,今天這事算是黃了,雖說人是馬副校長給得罪的,但是人家來找的是自己,如果唐風真是來投資捐款建設學校的,而又因為這件事給攪黃了,那這責任鐵定是落在自己的頭上了。

    惡狠狠的瞪了身后的馬副校長一眼,方偉宏急忙跟上唐風,“唐總,唐總您先別走,今天這件事是我們學校的責任,更是我方偉宏的責任,但是不管怎么說,我今天還是希望您到我的辦公室坐一坐……”

    方偉宏是真正的博士,研究生導師,有學問,也有抱負,他立志要把安北師院建設成一所重點示范院校,但是無奈,安北師院是市屬的高校,且地理位置很一般,沒有資金支持,沒有政策援助,想要一步步成長起來,實在是有些太難了。

    但今天唐風來,讓他敏銳的感覺到了一絲希望,雖然說八字還沒有一撇,但是再長的路也需要一步一步走,如果能得到唐風這樣的大企業家資助,安北師院強大起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一件事!

    因此,他可不愿意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唐風停住腳步,回頭看了看方偉宏。

    “方校長,可能我來的目的是什么,白領導已經給你通過氣兒了吧?”

    方偉宏有些勉強的一笑,“是的唐總,白領導給我大致說了幾句,讓我好好接待您。”

    馬副校長站在一邊,臉上的汗下來了,心中不由得在想,今天這是玩大了,一腳踢在了石頭上,得罪大人物了!

    “不用了,你們的領導都太厲害了,我可不敢讓他們接待我。”

    “方校長,咱們后會有期。”

    說完,唐風看到電梯上來,邁步進了電梯,和十幾個保安一起,離開了行政樓。

    方宏偉肺都要炸了,這么好的機會,如此重要的人,居然讓自己的副手馬副校長給生生得罪走了,這不是要了他的命。這簡直就是將安北師院的前途徹徹底底的給毀掉了!

    回頭,怒視馬副校長一眼,“馬副校長,你干的好事!”

    說完之后,也來不及再做什么,電梯已經下去了,他轉身進了樓梯間,五十歲的年紀了,生生從二十四樓跑了下去!

    但人再快,也沒有電梯快,等他到樓下的時候,唐風已經出了校門,進了旁邊的商業街,準備吃早飯了。

    由于這里的攤販服務的都是大學里的學生,因此吃的花樣繁多,價格也實惠,重要的是味道很地道,有安北的家常味道在,吃著和大酒店里菜味道完全不一樣。

    坐在路邊攤上,要了一屜小籠包,蘸著油辣子,吃的正香的時候,唐風對面的長條椅上,坐了一個人。

    “老板,給我也來一屜包子,油碗多辣椒!”

    唐風本來沒在意,畢竟早上吃早飯的人多,很正常,但是這人一開口,他抬起了頭。

    坐下的不是別人,而是方偉宏。

    雖然校長不是什么大官,但是級別也不低,何況一個大學校長坐在外面的路邊攤吃包子,這事情還是真少見。

    唐風不覺興趣來了,看著方偉宏客氣的接過老板遞過來的包子和油碗,大大方方的開始用包子蘸油辣子,然后咬了一口,滿意的沖老板伸了一個大拇指。

    “方校長,沒看出來,你還挺接地氣啊。”

    唐風咬了一口沾滿辣椒和醋的包子,隨口說到,這學校的人員素質讓他失望了,因此,捐款的事情他也已經在心里否決掉了。

    方宏偉咀嚼著,兩腮不斷的起伏,吃的津津有味,絲毫看不出來是個大學校長,只不過就是穿得西服,坐在這里多少有些不應景。

    “唐總身家幾千億,大企業家,坐在這里吃六塊錢一屜的包子,好像顯得更接地氣才對啊。”

    “這要是對別人說出您的身份,恐怕都沒人信。”

    方偉宏出身寒門,一路走來行的正坐的直,雖然沒有讓安北師院進步飛躍,但是好歹算的上稱職。他本人問心無愧,自認為活的也很坦蕩,因此面對唐風,在這個時候,他已經不緊張了。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事情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決定的。

    “彼此彼此吧。”唐風笑了笑,繼續吃著。

    方偉宏自然有自己的打算,他心里也是確實想把安北師院給發展起來,因此,讓唐風回心轉意,是他現在最想做到的事。

    “唐總,剛才的事,我只能給您說聲對不起,至于處理辦法,我想也不是您想聽的。”

    唐風一點頭,“方校長這話說的確實沒錯。”

    “那這樣吧,唐總要是不嫌棄的話,咱們吃完這屜包子,我領您在學校里轉一圈,怎么樣?”

    “當然了,我沒那么多想法,您能捐資建設安北師院,我和我們的學子都感謝您,您不捐,也合情合理,就只是走一走,您看怎么樣?”

    唐風吃完最后一個包子,擦著嘴,沉吟半響之后,“那行,轉轉就轉轉吧。”

    ……

    兩人起身,方偉宏主動付錢,兩個人,十二塊錢,吃的那叫一個舒服。

    其實唐風不知道的是,方偉宏從來都不吃辣椒的。

    兩人走在校園里,清晨時分,正是學生們上課的時候,看著一個個十幾歲二十歲左右的小年輕們臉上帶著燦爛的笑進了教學樓,唐風真心的有些羨慕,如果可能,他真的想結束這一切,回到自己的少年時代,安安靜靜的學習,上大學,找工作,結婚生子,平平淡淡的過完這一生。

    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

    安北師院占地不大,一共三百畝左右,不到十棟教學樓,還真算不上什么大學校。

    “唐總,安北師院建校五十多年了,到現在也就是一個二本里面的中等水平學校,全國排名四百左右,就這,已經是安北市的最高學府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