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六章 得知消息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六章 得知消息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車子一路往林州方向開,他想做的事不是別的,而是要去林州的夏家,也就是之前岳母的娘家。

    自己手上戴的魔戒當初是夏家家主夏良儒給自己的,現在這個戒指的來歷和神秘之處都搞不清楚,無從查起,他想先從夏家開始,先將這個戒指的從哪得到的搞清楚,然后再進行下一步。

    車子還沒有開出安北市區,手機響了。

    拿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岳母夏素琴的。

    微微皺眉,難道岳母知道自己要去夏家不成?

    帶著疑惑,唐風按了接聽鍵,對面幾乎是同時都發出了聲音。

    “小風……”

    剛叫了一聲,夏素琴直接就哭了出來,唐風意識到事情不對勁,急忙將車靠邊停下,然后詢問道。

    “媽,怎么了?”

    雖然離婚了,但是唐風還是習慣叫夏素琴媽,都是一個稱呼,其實叫什么并不重要。

    那邊抽抽搭搭的哭了一會兒之后,這才抽泣著開口。

    “小風,音兒出事了!”

    唐風心里“咯噔”一下,但隨即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問道,“怎么了?”

    “昨晚上,小音開車回家,在家門口不遠處出了車禍,但是人不見了,已經到現在了,都找不到人的影子。”

    “警察都來了,但是就是找不到音兒的下落……”

    唐風心里一沉,心里知道壞了,這可能并不是一次簡單的車禍。

    “媽你別急,我馬上趕過去。”

    幾乎是下意識的,唐風上了車,發動車子,十幾分鐘之后就趕到了林家別墅前的路口轉彎處。

    寶馬X5被頂在墻上,車體有些變形,周圍有很多圍觀的人,交警已經拉起了警戒線。

    唐風站在線外,只看了一眼,車子是正常轉彎的,按照地上的輪胎印,不難看出來,寶馬是在轉彎的時候被另外一輛車頂在了墻上!

    這一眼就能看出來不是一場簡單的交通事故,而是有人故意要這么做!

    夏素琴哭的眼睛都腫了,看到唐風來了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樣,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小風,音兒是不是被綁架了?你要幫幫媽媽,我一個人,怎么辦啊……”

    林音是她的命,沒了林音,夏素琴的生活就是一片黑暗,這是所有母親的軟肋。

    唐風嘆了口氣,“媽,您別著急,有我在。”

    夏素琴感激的看了唐風一眼,“小風,那你一定得把音兒找回來,沒了她,媽還怎么活啊!”

    “嗯,我知道。”

    唐風安慰了幾句之后,走到了一個警員身邊,“周圍的監控調取了嗎?”

    警員下意識的一回頭,看到是個不認識的普通人,冷冷的回了一句。

    “警方查案,無可奉告。”

    這是他們的職責,唐風沒有為難他們,拿出手機給白景堂打了個電話,讓他到現場來,自己這邊有了他,會方便很多。

    白景堂接到唐風的電話,聽說是他朋友出事了,沒雨猶豫就趕了過來。

    有了一把手在,現場的警員們就很配合了。

    唐風看了監控,是一輛豐田霸道撞的林音,然后將她帶走了。

    岳母看到監控,情緒再度控制不住,讓女警員安撫岳母的情緒,白景堂看唐風臉色不好,急忙安排下去,全城搜捕這伙人!

    但唐風知道,對方來勢洶洶,這么長時間了,恐怕已經不在安北境內了。

    接著又調取了幾個出口的照片,唐風認真的盯著屏幕看了許久,就在準備調取城區監控的時候,他發現了監控視頻上的一個細節。

    開車的司機所穿的衣服,有些眼熟。

    之所以會有這個發現,是因為唐風之前接觸過這樣穿著打扮的人,第一個是山口,被自殺掉了,第二個是前段時間來找自己的那個黑衣男子,東瀛人。

    司機穿的黑色衣服,和他們的都很像,應該都是一樣的。

    想到這里,唐風眉頭緊鎖,他想到了件事。

    那就是上次那個黑衣人能找自己,讓自己去東瀛和他們決斗比試,但被自己給拒絕了,然后那個人說了句,如果唐風不去,去對他最愛的下手。

    當時沒有在意,但現在一想,似乎什么事情都對的上!

    狠狠的拍了一把大腿,唐風的火氣上來了,這幫東瀛倭寇,居然會使出這樣的手段。自己要不給他們重重的一擊,恐怕他們不會知道天高地厚!

    但最讓他感到不自在的是,林音已經和自己離婚了,和自己沒有什么關系了,但這次,卻又讓她因為自己而受到牽連,心里著實不舒服。

    再次安慰了岳母幾句,唐風和白景堂打過招呼,先回了酒店。

    對方既然是沖著自己來的,那么暫時就不會對林音下死手,只要自己去,林音應該是不會有事的。

    想到這里,也算是讓自己松了口氣,現在立刻啟程趕赴東瀛自然可以,但是明天就是高安夏的婚禮,他又怎么好意思缺席呢?

    事情撞到了一起,現在唯一的能做的,也就是讓林音多受一天罪了。

    ……

    另外一邊,林音不知道到底過了多長時間,應該很是漫長,之后有人來送水和飯,她吃了幾口之后,昏迷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躺在榻榻米上。

    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應該是個酒店的房間,她感覺口渴,四下張望,然后就看到有個女人,端著一個盤子,里面是一碗米飯和湯,小步走了過來。

    這是這么久以來,她第一次看到活人,內心壓印了這么久,她一步從床上翻了下去,但身體一點勁兒都沒有,直接趴在了地上。

    但她即便到了這個時候,還是用盡力氣抬起頭,問送飯的女人。

    “你是誰?這是在哪?”

    送飯的女人聽到聲音,微微皺了皺眉,似乎對林音的問話感到很是奇怪。

    然后也并沒有回答林音的問話,只是將盤子放下之后,便出去了。

    林音感到了絕望,一個人很久沒有說話,對心理來說是一種折磨。

    她爬起來吃了幾口東西,感覺身體恢復了一點,又休息了一會兒,她走到窗戶邊上,往下看。

    樓底下是一個街道,不繁華,人不多,但看街道上的場景,林音心里一沉。

    這里不是國內,因為她看到了商戶招牌上的字。雖然有漢字,但明顯更多的是日文。

    自己現在是在東瀛!

    這是她的第一反應!

    但是為什么這些人會帶自己來這兒,她不清楚,更不明白,在自己的記憶中,是不認識東瀛人的。

    想不通,更加沒辦法逃出去,林音心里逐漸的反而平靜了下來,心里有一股子潛意思讓她十分的堅定的認為,有人一定會來救自己,那個人不是別人。

    就是唐風!

    心情逐漸的平復下來,不多時,房間門被人打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走了進來,很是禮貌的沖她鞠躬。

    “林小姐,多有得罪,您現在待在這里很安全,我們會有專人照顧您的。”

    “請不要擔心,我們對您沒有惡意。等我們的事情處理結束之后,自然會送您會國內。請安心。”

    說完之后,關上門出去了。

    林音隱隱覺得,自己擺綁架這件事,恐怕高不好又和唐風有關系,但是現在事已至此,她能做的,就只有安心的等待。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