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七章 準備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七章 準備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不大的酒店房間內又只剩下了林音一個人,雖然進來的那人說了不會傷害她,但是在這種環境下,她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關鍵現在她自己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為什么,不知道是什么人抓的自己,這種對未知的恐懼,讓她無論如何不可能安心下來。

    不過現在幾乎可以斷定的是,自己是因為唐風這層關系才會被抓到這里來的。

    按理來說,他應該感到不滿踩碎,但現在不僅不感到氣憤和生氣,反而有了一絲的期待感。

    畢竟,自己呆在這里,唐風總有一天會過來救自己,那個時候,他再想躲自己,就沒有理由了。

    只不過,很難講清楚的是,她現在心里對唐風的感覺其實是身復雜的,雖然心里還有他,但是,很復雜,現在的這個唐風她知道早就不是當初那個唐風了。

    但正因為這樣,她才逐漸了有了對這個男人的喜歡,但是喜歡歸喜歡,唐風的身份和手上戴著的魔戒,卻讓她不得不選擇和他站在對立面。

    林音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她也不能看著唐風做出對不起人類的事。

    這不是因為她林音心懷大志,敢為人先,而只是因為她愛這個男人,所以不能看著他變壞。

    想著想著,林音困意襲來,躺在榻榻米上,睡著了。

    ……

    唐風坐在酒店房間里,心里也很著急,林音現在下落不明,又是因為的原因才被抓走的,他不著急也不可能。

    不要說是林音,就是一個普通人因為自己的緣故被別人抓走,他也不可能就這樣不管不顧。

    在一種近乎煎熬的狀態中,唐風一直坐到了深夜時分,才睡去。

    第二天一早,瓦莎電話就來了,讓他早點過去,到高安夏家里,畢竟他們是女方的朋友,要和接親的車隊一起到酒店參加婚禮。

    唐風答應了一聲,起來下樓找了家造型店收拾了一下,換上了一身正裝,自己開車趕到了青峰山的高安夏家的別墅。

    此時,別墅內已經聚集了很多人,由于兩家人都是將門,因此來的大多數都是穿著制服帶著軍銜的軍官。

    唐風進門,站在門口招待的是高光世和高光輝兩兄弟,兩人的身份都不簡單,因此來的多,身份不低。

    見到唐風的時候,兩兄弟對視一眼,但畢竟這么客人在,也不好表現出其它表情。

    “小風,你來了。”

    高光輝率先伸出了手,和唐風握了握,而唐風則是淡淡一笑。

    “嗯,肯定得來嘛。”

    接著和高光世握了握,一個年輕軍官出來將唐風領進了屋里。客廳里,高老坐在沙發正中間,今天他穿著一身老軍裝,精神很不錯,扭頭看到唐風來的時候,眼神也變了變,輕輕的嘆了口氣。

    人家畢竟是長輩,唐風不能失禮,因此主動過去坐到了高老身邊。

    “小風啊,這段時間沒有見你,聽說你去X港了?還干的不錯?”

    唐風點點頭,“嗯,還行,高老您最近身體怎么樣?”

    “等這兩天忙完了之后我再幫您看看。”

    高老擺擺手,接著錘了錘自己的胸口,“我現在身體好著呢,沒什么事,這病吶,該得還是得得,一直不生病,那不就是老妖怪了?哈哈!”

    看的出來,高老今天的心情也不錯,畢竟是自己親孫女出嫁,而且嫁過去的人家他也看的上,那小伙子精神,前途無量,加上自己家里再幫一把,以后做將軍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這樣優秀的年輕人,他們又怎么可能不滿意呢?

    “高老您現在精神確實不錯。”

    高老笑著點點頭,“還行吧,這安夏的人生大事辦好了,我心里也就踏實了,這丫頭一般人可治不住,我看她在那個小王跟前還挺溫柔的。”

    “女孩子嘛,就是得遇到個能治得住她的人才行,這小伙子人看著也不錯,我覺得挺好,現在這心情不想好都不行了啊!”

    說完,十分高興的一笑。

    而說者有意,聽者更有意,唐風不楞,他聽得出來高老話中的意思是什么。

    他這是在告訴自己,這個年輕人,也就是王新宇,孫女婿,他們全家都很滿意,而高安夏也很喜歡人家,說這些沒有別的意思,也就是讓唐風知道。

    她現在已經很好了,以后他們之間的事,就不要再提,也是在告訴唐風,盡量和高安夏保持距離。

    大家都是明白人,話說到這里就都能明白了,不需要說其它的,也不需要說太多。

    唐風轉而接上話頭,“嗯,高老都看上的小伙子,那一定很不錯了。”

    “聽說也是部隊里長大的?”

    高老點點頭,“嗯,王參謀家的兒子,獨生子,我也是看著他長大的,這孩子聰明伶俐,懂事,現在在部隊的發展也不錯,已經是少校了。”

    唐風不置可否,“嗯,那就好,也算是門當戶對嘛。”

    高老哈哈一笑,他特聽得出來,唐風話里的意思,這算是已經明白了他們高家人要表達的意思。

    他心里很滿意,雖然說唐風他也很喜歡,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個人前途更加不可限量,只看現在就已經了不得了,以后比那個王家好那是自然的。

    但是很無奈,唐風沒有這個意思,如果可以,他還是希望孫女能嫁給唐風,但事實是這樣,他一個老人家也沒有辦法去改變什么。

    更何況,王家不錯,王新宇也不錯了,只要孫女愿意,他們也沒有意見,畢竟兩家熟悉,門當戶對,也不算是一個不好的婚姻。

    早上十點左右,客人們都來的差不多了,唐風又坐著和高老聊了一會兒,瓦莎過來了。

    她今天也是特意打扮了一下,還當了伴娘,穿的十分的好看,白色的伴娘服和她略顯黝黑的皮膚一對比,都顯得有不一樣的美感。

    “你過來一下。”

    瓦莎走過來拉了拉唐風的衣角,讓他跟自己走。

    唐風起身跟高老打了聲招呼,隨著瓦莎走到了一樓拐角的位置,這里人少。

    “跟我去安夏的房間看看吧。”

    唐風一皺眉,這個時候自己過去,好像確實有些不合適。

    “我去干什么?我看還是算了吧。”

    瓦莎不高興了,“讓你去你就去,哪里來的那么多廢話,!”

    “你這是什么態度?”唐風一瞪眼,他和瓦莎之間好好說話的時間可不多。

    “我什么態度?我就問你,你去不去?”

    唐風一皺眉,“我現在去不合適。”

    臉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瓦莎一嘆氣,“是安夏讓我叫你來的,你不去,不寒了人家的心嗎?”

    唐風這才算是明白了過來,“那好吧。我去。”

    瓦莎領路,二人上了樓梯到了二樓的高安夏門前。

    屋里人不多,是幾個姑娘陪著高安夏,瓦莎先走了進去,隨后唐風想了想,還是走進了房間。

    屋里原本喧鬧的氣氛一小下安靜了下來,目光都聚焦在了唐風身上。

    唐風略微有些尷尬,走到了床邊。

    “坐吧。”

    高安夏一襲白色婚紗,坐在床上,等待著新郎來將她接走。

    “嗯。”答應了一聲,唐風坐下了。

    還是有識大體的姑娘,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安靜下來,不然會讓別人覺得不正常,本身唐風出現在這里就顯得有些不合適,再一安靜,不顯得更有問題了嗎?

    有人帶頭起哄,屋內的氣氛瞬間又恢復了起來,他們也都很聰明,沒人去打擾高安夏和唐風。

    就這樣坐著,唐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是靜靜的坐著。

    過了不知多久,高安夏從被子底下掏出了一個小包,遞給了他。

    這是一個繡著花的荷包,古代姑娘們用的,很精致,看的出來是手工制作的。

    “這是?”

    “拿著吧,當個紀念。”

    唐風伸手接過,沒有看,裝進了兜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