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八章 高安夏出嫁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八章 高安夏出嫁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再過幾分鐘,我就是別人的女人了,從此以后,我們就是朋友。”

    雖然本身兩人就是朋友,但當高安夏把這話重新說出來的時候,他還是覺得有些鼻子反酸。

    這個世上很少會有人真正的對你好,不管你是有錢還是沒錢,有權利還是沒權利,不管你身份如何,都是這樣。

    高安夏是實實在在的對他好,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他都看的出來,也感受得到,因此,他同樣對這份感情充滿了一種珍惜。

    如今高安夏馬上就要嫁為人妻,說心里一點感覺都沒有,那也是假的。

    唐風重重的點了點頭,“好,以后就是朋友。一生的朋友。”

    高安夏伸出了自己的手,但就在這時,有人說了一聲。

    “哇,新郎的車隊來了,清一色的陸巡和悍馬,太霸氣了吧!”

    這聲音傳來,高安夏將伸出來的手接著又收了回去,她知道,從王新宇踏進家門的這一刻,她就和唐風這一生都無法走在一起了。

    “我走了。”

    唐風起身,說了一聲,高安夏點了點頭,看著唐風出了房間。

    新郎進門了,正從客廳穿過往二樓來,唐風站在一邊,看著王新宇進了房間,不一會兒之后,抱著高安夏出來。

    心里似乎很平靜,但唐風還是回過了頭,他不想讓高安溪再看到自己,影響她日后的生活。

    高安夏被抱著上了車,親戚朋友們開始往出走,上了接親車隊的車,唐風和瓦莎坐在一起。

    到了酒店,上菜的時候,婚禮就已經開始了。

    儀式很簡單,很快就結束了,接著就是新娘和新郎一起為來的客人們敬酒。

    由于唐風身份的緣故,被安排在了第一桌,和一眾高級軍官坐在一起。

    剛開始敬酒,就輪到了自己和瓦薩。

    新郎王新宇端著盤子,高安夏跟在后面倒酒。

    “這位是?”

    王新宇不認識唐風,走到唐風身邊時,扭頭笑著問高安夏。

    “唐風,我朋友。”

    王新宇聽到這個名字,身體明顯一緊,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一兩秒,隨即干笑兩聲恢復正常。

    “原來是唐總,失敬失敬……”

    唐風站起來接過六杯酒,很爽快的一飲而盡。

    王新宇的情緒明顯受到了影響,看到唐風喝完之后,有些懵的走到了瓦莎跟前,連稱呼都忘記了沒喊。

    還好有高安夏在,及時提醒了他一下,他這才從剛才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

    唐風喝完喜酒,將自己準備好的禮物交到了專門的桌子上,然后和瓦莎打了個招呼,先走了。

    席間給客人們倒酒的高安夏遠遠的看到唐風離開的背影,忍住眼淚都有流出來,只不過倒酒的手忘了收,將酒撒了出來,占到了王新宇的鞋子上……

    ……

    一出門,打開手機,開機,他昨天晚上特意關掉了手機好讓自己的情緒安靜下來,一直到今天都沒有開。

    一打開,電話就進來了,是岳母夏素琴的。

    “媽。”

    “小風啊,你手機怎么就關機了呢?音兒現在有下落了嗎?”

    沉吟了一會兒,唐風回道,“媽,你放心,小音沒事,我很快會接她回來。”

    夏素琴聽到這話,絲毫不懷疑唐風只是在說大話,而是直接就相信了,“那她現在在哪里?什么人對她下手啊?”

    這個問題沒有辦法回答,唐風繞過,“媽,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林音不會有事的。”

    夏素琴這樣情緒才散好了一點,轉而說道,“好,好,那就好,小風啊,媽相信你肯定可以的,你一定要把音兒給我帶回來。”

    “不然媽可怎么活呀……”

    “放心吧媽,我會處理的,你安心休息。”

    說完,想掛掉電話,但夏素琴很是擔心的繼續說道,“小風,媽求你了,一定要把小音安全帶回來,其實她心里一直都有你,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她每天都去仁德醫院照顧你爸爸,為的就是……”

    “好了媽,我知道了,您休息吧,我去忙了。”

    說完,掛掉了電話。

    夏素琴本身還想說些好話,但電話已經被掛掉了。

    從酒店打車直奔機場,半路上打電話給晨輝的秘書讓給自己訂張去東瀛的機票之后,他收起手機,閉上了眼睛。

    到了機場,司機提醒他下車。

    取票登機,下午兩點,唐風登上了飛往東瀛的飛機。

    ……

    六點半,飛機降落在東瀛國際機場,唐風一個人孤身出了機場的航站樓。

    對方想找的人是自己,自然會有人跟著自己,因此他并不擔心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會找不到要找的人。

    果然,出了航站樓,不遠處的路邊停著一輛黑色的SUV,旁邊不遠處站著一個身著黑色袍衣的男子。

    看到唐風,這個人走了過來,站在了唐風面前。

    “唐先生,請上車。”

    沒有多想,唐風跟著黑衣男子上了路邊的車,沒有問任何的問題。

    車子駛進市區,繞了幾圈之后,到了一座三層木樓前,停下。

    “唐先生,我們家主就在里面,已經恭候多時了。”

    唐風沒說話,拉開車門下了車,看了一眼四周,這是一棟獨立的木制樓房,和周圍的建筑幾乎沒什么區別。

    門口有人,帶著唐風走了進去。

    木樓一樓,空間很大,進去之后,陳設很簡單,迎面一道木制的推拉門,后面似乎有人。

    “唐先生,請隨我來。”

    中文說的不怎么樣,讓唐風聽著很是別扭的感覺。

    屋內的推拉門打開,里面是個稍小一點的空間,正中間的墊子上,跪坐著一個老年女人。

    她的衣服是大紅色,頭發花白,但卻很長,扎在一起,低垂著頭,聽到聲音,緩緩的抬起頭,用帶著血色的眼睛看著唐風。

    “你就是唐風?”

    她說的是日語,旁邊那人在翻譯。

    “嗯,沒錯。”

    那老年女人點了點頭,臉上看不出一絲的神色變化。

    “是你殺了我兒子。”

    唐風繼續點頭,“對,沒錯。”

    老年女人的手下意識的動了動,殺子之仇,能做到這樣平靜的對待,已經著實不容易了。

    “問結束了嗎?該我問了吧?”

    旁邊的男子將唐風說的轉換成日語,說給了老年女子。

    “你的女人是我們抓的,但我們不會傷害她,她是無辜的。”

    唐風不善的一笑,“既然知道,那就趕緊放了她,送她回國。”

    老年女子重新低頭,“不,沒這么簡單,你必須答應我們一件事。”

    “說。”

    “你殺了我兒子,他是山口家族的長子,也是我的親生兒子,難道不覺得,應該給我一個說法嗎?”

    老年女子的聲音有些沙啞了,似乎是從喉嚨深處放出來的聲音,聽著有些可怕。

    “說法?什么說法?”

    “你兒子想殺我,被我反殺,他技不如人,還要說法,是不是有些太可笑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