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五十三章 實施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五十三章 實施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因為大壇子的酒不好買,因此耽擱的時間有些長,在這中間,不遠處的大殿前的長島大郎和鈴木看到了唐風以及小野。

    此時的長島大郎和鈴木的精神狀態和之前有了明顯的差別,二人都是春風滿臉,得意到了極點,看到唐風之后,不僅沒有閃躲開眼神,還大搖大擺的走了上去。

    “這不是唐先生嗎?怎么現在有興趣到這里來看我們做事啊?”

    唐風抱著雙臂淡然一笑,“來送長島家主最后一程啊。”

    這話似乎有深意,長島一時間有些沒明白過來,皺了皺眉頭,冷哼一聲問道,“唐先生這話什么意思?當初我們兩個去請你,可是沒被你難為啊,怎么,現在看到我們兩個找到了自己的解決辦法,用不到你了,你心里不平衡了?”

    唐風一笑,“我說了,我是來送長島先生最后一程的,別的,什么都沒有。”

    “明白了嗎?明白了就趕緊去辦你的事。早點上路。”

    長島大郎呵呵冷笑兩聲,等到他解決完這件事,就馬上向老將軍說這件事,讓他替自己出面,將唐風趕出東瀛,讓他還在自己面前一直囂張!

    冷笑過后,長島大郎返回了大殿前,買酒的部下已經回來了,在從車上往下卸。

    唐風和身邊的主持大師聊了起來。

    “看施主似乎可是知道些什么?”

    唐風回頭看著這個老和尚,笑著點點頭,“主持不是也能看的到嗎?”

    老和尚高頌一聲佛號,“這是自然,只不過你我看的出來沒有用啊,那惡魂也會出世,為禍人間,罪過,罪過……”

    唐風向來不喜歡和老和尚說話,呵呵一笑,“大師這話說的不對。”

    老和尚一愣,不解問道,“施主這話怎么講?”

    “不放出惡魂,又怎么會讓這些人死心呢?況且這件事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呢?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老和尚嘆了口氣,“施主說的自然有理,只不過,總會有些人因此喪命啊……”

    唐風點點頭,“這倒是,只不過生命有命,看自己造化了,大師慈悲為懷,善莫大焉……”

    兩人說著話,兩壇酒被搬到了三人面前,長島大郎掀開蓋子看了一眼,聞了聞,果然是好酒。

    “嗯,老將軍,開始挖吧。”

    老將軍早就有些等不及了,此時已經是下午時分,太陽都快落山了,再等下去天都黑了。

    “好,動手!”

    三臺挖掘機重新發動起來,開始在大殿的地基之上挖了起來……

    很快,地面上的石板被掀開,露出了地皮,再往下,便是厚厚的泥土,畢竟是大型挖掘機,很快便將地皮挖開了近一米。

    在地面人員的大聲喊叫之下,挖掘機停了下來,長島大郎和老將軍以及鈴木三人見狀,立馬走上前面,查看究竟發生了什么。

    挖掘機大鏟子下面,出現了一塊鐵皮一樣的東西,只不過只露出來了一點。

    “長島先生,這是?”

    看著這露出來的一塊銅色的東西,老將軍開口問道。

    長島眉頭緊皺,伸手摸了摸這塊東西,心中不由得點了點頭,回頭對老將軍鄭重的說道,“老將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就是壓著酒吞童子的那口大鐘!”

    “大鐘?”老將軍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長島大郎點點頭,“沒錯,當年平安時代的大將軍最后就是將他制服之后壓在了一口銅鐘之下,并在上面修了靜安寺,這才壓制住了他的邪性,我可以斷定的是,酒吞童子一定就在這個銅鐘底下!”

    老將軍點了點頭,“好,有長島先生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那咱們現在?”

    長島大郎呵呵一笑,“不急不急,先讓我跟他說說,必須得商量好了之后,我們再放他出來,要不然我們救他出來做什么?”

    說完,得意的仰天大笑一聲,一邊的老將軍聽到他這樣說也是十分的滿意,看來至少長島大郎這個人做事還是很靠譜的。

    “好,那就有勞長島先生了。”

    長島大郎擺擺手示意沒事,蹲下身,用耳朵聽了聽什么,而后伸手敲了敲銅鐘……

    眾人有些看不懂長島大郎的做法,不知道他這樣敲兩下是什么意思,都煞有其事的站在一邊看著,眼睛瞪的很大,這種場面可不是說有就有的。

    銅鐘在長島大郎敲了幾下之后,并沒有立即產生反應,眾人等的有些心急,長島站到蹲在一邊,心里更加的著急。

    天知道這樣下去會發生什么,萬一人家不理會自己,萬一傳說中的事情是騙人的,那今天可就算是丟人丟到家了!

    壓力上來,他的腦袋開始冒汗,使勁咽了口唾沫,他再次抬起手臂,這次,他使得力道大了一些。

    但讓他失望的是,里面還是沒有什么聲音傳出來。

    難道里面真的什么東西都沒有?不應該啊,古書上可不是這樣寫的,再者說了,剛才那個老和尚都那樣說了,如果真的什么都沒有的話,他也不應該有那么大的反應才對啊!

    一定有,絕對有!

    他在心里這么默念了幾遍,再次抬手,這個時候,他的手都已經開始有些發抖了。

    夕陽下山,天空中最后一道陽光被紅色的夕陽收走,天地之間驟然之間陰沉了下來……

    周圍站著警戒的士兵們感覺到周身似乎有些涼意襲來,這并不尋常,在這個季節,即便是深夜,也不應當冷的才對。

    寺院外的槐樹上,幾只黑色的烏鴉振翅而飛,傳來樹枝碰撞發出的“沙沙”聲,眾人此時神經緊繃,突然傳出來這一陣響動,下意識的都是向上一看!

    此時,萬念俱灰,正準備起身的長島大郎耳畔傳來了一句話。

    “放我出去,幫你做事……”

    聲音不大,甚至,響聲小到不用心聽是絕對聽不到的,但是,小確實是小,卻足夠瘆人……

    長島大郎敢用自己的性命擔保,這樣的聲音,他之前從未聽到過,那就像是萬年冰庫之中的哀嚎聲和一樣,冰的讓人心頭發緊,額頭因為緊張滲出的汗珠甚至都在瞬間沒有了,長島大郎的心跳的厲害,有些激動,更有些發慌……

    老天誠不欺我!

    他在心中暗暗的高興了起來,猛的一下直接跪在了銅鐘旁邊,提高音量對著說道,“童子大人,您說,我要怎么救您!”

    “將銅鐘挖出來,抹掉上面的符文,我就可以出世了……”

    這個時候,周圍的人也都聽到了銅鐘之中傳出的聲音,這樣的聲音,似乎只在恐怖片里聽到過,太奇怪了!

    “好,好,我這樣辦!”

    “但是童子大人,在這之前,我有些話想要跟您說清楚才行。”

    里面傳出了一聲冷哼,但隨即又嘆了口氣,“你說吧。”

    這些話在之前長島大郎在心里不知道默念過多少遍了,因此一五一十不緊不慢的將自己所有的條件都說了出來,顯得主動權完全就在他長島大郎手中!

    條件說完,銅鐘里面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傳出聲音,“好,我全都答應你,快點救我出去。”

    長島大郎聞言看了老將軍一眼,“來人,繼續挖!”

    長島的威信似乎在這一刻徹底的樹立起來了,老將軍也不敢對他的話說半個不字,趕緊吩咐手下人上去辦。

    兩臺大型的挖掘機重新啟動,開始繼續往下挖,幾分鐘的時間,銅鐘周圍的泥土被全部清除掉,整個直徑一米多的銅鐘全部露了出來。

    果然,泛著銅綠的銅鐘身上,刻著密密麻麻的文字符號,長島大郎和鈴木以及老將軍湊近看了幾眼,發現并不認識。

    長島一揮手,讓周圍的士兵上來,用工兵鏟直接將上面所有的文字盡數鏟掉!

    士兵們的動作很快,不到十分鐘,銅鐘身上所有的符咒都被鏟掉!

    長島大郎站在一邊,內心中的興奮壓制不住,全部表現在了臉上,要知道了,只有酒吞童子一出來,他便是整個東瀛數一數二的人物,有了他幫自己,那地位的攀升指日可待!

    天色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銅鐘在鏟掉符咒之后,開始慢慢的動了起來……

    準確的來說,是一種顫抖,就像旁邊有振動器一樣,帶動著旁邊幾米位置的地面都在發生著抖動,眾人有些驚慌的向后退了幾步,但只有長島大郎自信滿滿,往前走了幾步。

    正在他想說話的時候,銅鐘驟然之間被一股極為霸道的力量沖上了天空,突然之間的炸珦將周圍的人驚的渾身都是一震!

    銅鐘落在了不遠處的樹林里,驚起了一群飛鳥。

    但眾人的目光卻不為所動,因為看到了他們更為吸引目光的東西。

    銅鐘底下,蜷縮著一個身影,是個人形,佝僂著背,蹲在地上,半米長的頭發蓋住了臉龐,讓人看不清他真正的臉。

    黑色的衣物,應當是很久之前古代時期的服裝,讓人一看就覺得不是很正常。

    周圍的空氣似乎在一瞬間凝固了,且有些涼意,周圍站著的哦士兵們不由得縮了縮肩膀。

    長島大郎時間咽了口唾沫,不得不說,他也是有些怕,這玩意之前可從來沒有見過。

    “童子大人,我專門為您準備了好酒,您看,三大壇子,不夠我再去給您準備!”

    獻媚,討好,長島大郎做到了極致,甚至連在一邊站著的鈴木都覺得有些看不下去了。

    酒吞童子緩緩的站了起來,黑色的,已經打結的長發披在腦后,終于讓眾人都看到了他真正的模樣。

    酒吞童子,確實是個長相如同十歲孩童的人!

    只不過,他那一雙沒有眼白的眼睛,著實有些駭人!

    他抬眼看了看一邊的長島,點了點頭,緩步走到三個酒壇旁邊,用鼻子貪婪的呼吸著……

    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他有些陶醉,但隨即眼神一變,瞪著一邊的長島大郎!

    長島大郎心中不由得就是一震,連忙戰戰兢兢的問道,“童子大人,怎么了?”

    那童子低下頭,陰惻惻的笑了笑,而后說道,“長島先生,我近千年未曾喝過吃過一點東西,這光喝酒的話,是不是不好?”

    長島大郎站定,一時間有些愣神,他沒有明白酒吞童子的話中的意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