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五十四章 意外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五十四章 意外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他聽不懂那是自然的事,但在不遠處的唐風聽得懂,在來之前他就知道,今天如果不出什么意外,長島大郎定然命喪于此。

    而一邊的長島大郎楞了楞,轉身不解的問酒吞童子到道,“那個……您這話是什么意思?如果想要其它的東西,我現在就派人去給您準備,您放心。”

    酒吞童子笑了笑,緩步向前移了兩步,站在長島大郎面前,笑瞇瞇的說道,“長島先生啊,您不是一直想讓我幫您嗎?我答應您了對吧,但是呢,我還有一個條件忘了給您說了,不知道您會不會答應我?”

    長島大郎到了此時仍舊沒有感覺到危險在朝著她逼近,討好似的點了點頭,“童子大人放心,只要我長島大郎能做到的,一定會給您做的。”

    聽到這話,唐風站在遠處笑了笑,果然,酒吞童子點了點頭,“嗯,放心,這個您一定做得到。”

    “那您說,我現在就替您去辦!”

    酒吞童子擺擺手,“長島先生客氣了,不用您多麻煩,我只想借用一下您的身體,就可以了……”

    一邊的長島大郎楞了楞,還沒等反應過來,一只干枯瘦小的手掌就按在了自己的頭頂。

    他只是感覺到頭頂上一絲涼意傳來,之后,雙目圓睜,再接著,他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好像要炸開了一樣,而后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鈴木和老將軍站在一邊,看的有些呆了,他們眼睜睜的看著,長島大郎的天靈蓋,被酒吞童子直接掀起來,扔在了一邊……

    緊接著,他俯身在長島大郎的身體上,貪婪地吸吮了起來,這個畫面,他們此生都未曾見過!

    恐怖加極度的惡心,讓周圍的不少士兵直接都吐了出來。而就連見過大場面的老將軍,此時也是面色慘白,站立不穩!

    遠處走廊上,唐風身邊的老主持看到這里,高唱佛號,閉上了眼睛。

    長島大郎到死都沒有反應過來,自己是怎么死的,可悲到了極點。

    喝完長島大郎的腦子,酒吞童子走到三壇酒水面前,俯身其上,大口的喝了起來,而他身上那干枯發灰的膚色,也逐漸變得紅潤起來,當他將三壇子酒都喝完的時候,真個人已經恢復了當年的模樣。

    站在人的殿前,就像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學生,除了那一雙眼睛之外,其余的地方跟小學生肉眼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的不同。

    他走到老將軍和鈴木面前,呵呵笑了兩聲。

    “謝謝你們放我出來,這一天,我等了上千年啊。真是謝謝你們……”

    “不過呢,我有件事也得告訴你們,那就是,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被人威脅,被人安排,更不可能聽命于他人,你們想利用我給你們做事,也是真的天真啊!”

    “你們難道不知我真實的酒吞童子,是真會殺人的?”

    鈴木此時嚇得渾身上下都在不斷的顫抖著,當初這法子可是他們兩個一起想出來的,沒想到現在搞成了這個樣子,那長島死的的確是有些太慘了……

    “你……你想干什么?”

    鈴木和老將軍兩人不斷的往后退著,周圍的士兵們甚至都嚇傻了,以至于臉手中的槍都忘記了。

    “我干什么?你們不是想借我之手,助你們一臂之力嗎?”

    都到現在這個時候了,鈴木哪里還敢說這話,他恨不得抽自己兩個耳光。

    “沒有,我沒有,這都是長島大郎想出的辦法,跟我們沒有什么關系,他現在已經死了,你……你有事去找他!”

    酒吞童子笑了,笑的有些瘋狂,他輕輕的點了點頭,轉身又看了看老將軍,隨即目光一轉,看向了不遠處的走廊。

    那里,站著唐風和老和尚。

    目光在唐風的身上一掃而過,酒吞童子冷冽的笑了笑,而后腳下不知怎么動了動,一股極其腥臭的黑霧出現,當霧氣再次消散的時候,已經沒有他的影子了。

    老主持看到這里,重重的嘆了口氣,而對面,長島大郎的尸體直直的躺在那里,眼睛睜著,他到死都不明白,為什么會搞成這個樣子。

    鈴木和老將軍看到酒吞童子離開,雙膝一軟,直接跪下了……

    他是真的被嚇到了,早就知道這個酒吞童子不是什么好東西,很是邪性,但是那些都只不過是在書上記載的,從來沒有真正的想過有一天他們會親眼目睹到這一切。

    但現在,這一幕就發生了他們面前,他們真真實實的看到了一切。

    老將軍一個不穩,差點坐在地上,身邊的衛兵趕緊上前將他扶住,但額頭冒出的冷汗在告訴眾人,他也被嚇到了。

    “鈴木先生,這就是你和長島先生想出來的辦法?”

    “現在一個大護法就已經夠讓我們頭疼的了,這又放出一個酒吞童子,比他還霸道邪性,這該如何是好!”

    此時,到了推卸責任的時候了,沒有人愿意將這種事情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果然,鈴木一聽這話,立馬就不樂意了,“老將軍,您這話是什么意思?當初這辦法,是您同意了的,我們可沒有逼您啊!”

    “再者說了,辦法是長島大郎想出來的,他也做了,命也沒了,你現在又反過來找我的事,這是什么道理!”

    這個事情已經出了,到了現在,總得有個人站出來去承擔責任,當然,責任自然不會是老將軍去承擔。

    只見他冷哼一聲,“呵,鈴木先生,這法子是你們兩個想的,現在長島大郎已經為自己的錯誤接受了懲罰,你是不是也該表示一下?”

    “來人,抓走!”

    鈴木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被幾個衛兵團團圍住,然后上了手銬,直接按倒之后扔上了車。

    無疑,他會成為那個替罪羊,這沒有辦法。

    鈴木是被抓走了,但麻煩卻大了,老將軍站在一邊,一時間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該怎么辦,這兩個人擁有的能力都是非自然的,常規的辦法自然是解決不了。

    那就他手中的這些,能做點什么呢?

    束手就擒?似乎不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