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五十八章 準備進山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五十八章 準備進山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對了,唐風那邊要去的是那座山?你們有沒有打探清楚?”

    衛兵點了點頭,“將軍,我們打聽清楚了,他們要去的是長崎的黑部山。”

    小泉一郎一皺眉,“黑部山?這座山每年去旅游的人那么多,是著名的景點,按理來說要有什么的話,一定早就被發現了才對,哪怕是有一點蛛絲馬跡的話,也會被人發現才對,怎么這么多年來從來沒聽說過?”

    “你確定唐風他們要去的就是那黑部山?”

    小泉一郎有些不相信,畢竟在他的記憶中,這座山確實風景不錯,但是是一座不大也不夠神秘的山峰,同樣是一座活火山,在那里藏有東瀛第一的天叢云劍,確實有些讓人不可思議。

    “沒錯將軍,我們明天直接跟著他們不就行了,只要我們隱藏的像一點,他們發現不了我們的,畢竟每天從東京出發去黑部山旅游的人很多。”

    小泉一郎點了點頭,“好,那你回去準備一下,我們明天早上和他們一起出發,記住,所有去的人都穿便衣,不要被別人一眼看出來。”

    衛兵答應了一聲,下去辦了,小泉一郎重修回到會議室,又大概安排了一下工作,轉身出了會議室,回去休息了。

    畢竟他可不是士兵,體力沒那么好,今天跑了一天,早就有些累了。

    ……

    小野家中,唐風晚上吃過飯,到后花園散步,小野和美娜子一同陪著,那態度簡直好到了一定的地步。

    唐風現在留在這里的原因其實很簡單,他對那個大護法不感興趣,至于為什么留在這里,原因其實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那把天從云劍!

    要知道,自己手中這個魔戒的來歷都還沒有搞清楚,很多事情都還是謎團,自己要去歐洲調查的話,估計遇到的難處不會少,而現在他手中也沒有一把合適的家伙,要能將天從云劍拿到,那自然再好不多。

    晚上睡下之后,手機響了,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打電話的瓦莎。

    “你準備什么時候回來,已經好多天了,再耽擱下去,對你對我們可都沒有好處。”

    唐風想了想,還是對有些著急的瓦莎說了實話,“東瀛大大名刀,我發現了排名第一的天叢云劍的下落,所以必須留下來,把這把劍拿到手,也方便以后行事。”

    瓦莎輕出了口氣,淡淡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高告訴你……”

    話說的有些猶豫,這很顯然不像是瓦莎平常時候的樣子,唐風心里不禁一沉,開口問道。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對面沉默良久,開口說道,”還不都是你那個前妻?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她現在肯定和國外的一些神秘機構有關系,我實在搞不懂,她為什么會這樣對我,何況,你現在剛剛救了她。”

    唐風嘆了口氣,“我知道,這里面的緣故其實很簡單,她知道這個魔戒的來歷,知道它的邪惡,所以她覺得,只有我死,才能阻止不讓魔戒發出他的魔性。”

    “所以,她覺得,這個魔戒是她外公送給我們的,有她的責任在里面,他以前就是醫生,心是很善良的,不想看到別人因為我的關系要遭受不應該承受的傷害,因此,她希望我死……”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瓦莎似乎也在忍耐,要按照她的脾氣,如果沒有唐風,她會毫不猶豫的出手解決掉這個麻煩的女人,現在唐風在,肯定不會同意她這么去做,所以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嘆氣。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很復雜,他從未在人間待過這么長的日子,確實已經有些厭煩了。

    “那你準備怎么辦?”

    瓦莎開口問道,雖然她比唐風的修為高,但是在這種大事滿潛,她還是愿意去聽唐風的意見。

    唐風想了想,“先拿到那把天慫云劍再說吧,再者說,她想讓我死,我也不會那么輕易的就死不是?”

    “所以呢,由她去吧,你也不用為這件事多想,沒事的。”

    瓦莎答應了一聲,“那好,掛了吧,我明天準備出發去山里了。”

    “有把握能找到嗎?”

    “應該問題不大,不過也不能百分百找到,畢竟,線索不多。”

    “那你萬事小心,東瀛這個地方比國內復雜,你一定小心。”

    唐風答應了下來,“好,那掛了吧。”

    剛想掛掉電話,唐風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隨即趕緊問道,”對了,問你個事。”

    瓦莎沒等他說出口,便直接問道,“是想問安夏吧?我想,你是知道的,她并不喜歡那個男人,但是現在木已成舟,又能怎么樣呢?”

    “你好好做你的事,這邊不管怎么樣都有我在。”

    心里其實知道,嫁給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她又怎么可能過的好呢?

    “嗯,那掛了。”

    說完,掛掉了電話,唐風放下手機,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車隊的十幾輛車依次停在了別墅外面,物資等一系列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妥當,唐風和小野以及美娜子吃完早飯,出院子上了車。

    “唐先生,黑部大山距離東京城還有點距離,我估計得到傍晚才能到,您不要著急。”

    唐風點點頭,他自然不著急,倒是他看的出來,身邊坐著的這個小野有些急躁,坐著,目光四處亂看,看的出來心里有事情,愁眉苦臉的。

    唐風更加看的出來,他現在心里很是糾結,畢竟天叢云劍是寶物,如果直接就讓唐風拿走的話,他也怕整個東瀛人會戳斷他的脊梁骨的,那種滋味絕對不會是人能夠接受的。

    “我不急,我有什么可著急的,不過,我其實看的出來,小野家主現在心里應該有些火急火燎的吧?”

    “大護法和酒吞童子的事,你一直放在心上,是也不是?”

    小野尷尬的一笑,點了點頭,“還是唐先生了解我,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情,沒錯,如果這件寶物被您拿走的話,消息傳出去,肯定對我沒雨什么好處,這是顯而易見的事,畢竟不管是誰,對于胳膊肘往外拐的人都不會有好臉色不是嗎?”

    唐風點了點頭,“你的顧慮和難處我知道,你放心,不管我這次能不能拿到這個天叢云劍,我都不會讓你受到這些指責的。”

    本來之前還是憂心忡忡,但唐風這話一說,小野心里頓時不慌了,他在心里自然是相信唐風的,唐風既然都開口,那自然就不會再有什么問題。

    “謝謝唐先生為我著想,謝謝……”

    唐風拍了拍小野的肩膀,笑著道,“客氣了,你也確實為我做了不少事,我不論怎樣,也應該為你想一點嘛。”

    為人處世,本該就是這樣,別人對你好,你就理應對別人好才對,這是唐風的原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