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七十二章 露一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七十二章 露一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哈哈一笑,“這兵器又沒有多少難度,你怎么就覺得不會呢”

    美娜子嘿嘿一笑,“沒有啦,我就是這么一說,誰知道你真的還特意為我表演一下,好了,我們現在出去嗎”

    唐風收起兵器,點點頭,兩人走出了這道石門。

    外面還是老樣子,只不過原先的石門只剩下了之前的兩道,兩人現在要做的,就是選擇下一道,至于結果怎么樣,這就說不好了。

    “反正都是隨便選,這次要不你來?”

    唐風站在兩道石門前,對美娜子說道。

    “不不不,還是你來吧,我運氣一直不怎么好。”

    唐風就笑了,“這話說的,你的運氣不好,好像我今天的運氣就很好一樣,讓你選你就選吧,我相信你的手氣。”

    美娜子看唐風是真心的讓自己來做選擇,也就沒有再推辭,點點頭之后說道,“那行吧,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選了?”

    唐風一點頭,“嗯,來吧。”

    想了想,美娜子指了指右邊那道石門,說道,“就這個吧,男左女右,我我選右邊的。”

    唐風二話沒說,走到右邊的石門前,將銀槍放下,之后調御靈氣,雙掌齊出!

    “砰!”

    一聲巨響過后,石門碎了,面前出現了一道懸崖……

    二人都是一愣,面前的懸崖很是陡峭,而在對面似乎是一條沿著山峰邊修成的一條小路,是直接在石頭山上敲出來的,不寬,只能由一人通過。

    而通往對面的,是一條鐵索搭建而成的鏈子橋。

    美娜子幾步走到唐風身側,“我是選對了嗎?”

    唐風看著面前的鐵索橋,不禁笑了,“目前看來確實是這樣,你沒有選錯。”

    美娜子長出了一口氣,一時間還不能接受面前的一切,“還真讓我給遇上了?”

    “應該是的,要不然,絕對不是這樣的一番景象,看來還真該讓你選,不然的話我們早都進去了,哪里會浪費這么多時間。”

    美娜子笑了,笑的很是開心,“看吧,帶我來還是有點作用的哈,二人相視一眼之后,就都笑了。

    “嗯,你還別說,我現在還就真的這樣覺得,你的我的幸運吉祥物。”

    美娜子掐了唐風一把,“誰是你的吉祥物了,我可是一個活生生的大姑娘,我才不要做什么吉祥物。”

    唐風心情此時也好了不少,重重的嗯了一聲,“好,好,你是大姑娘。”

    說完,往前走了一步,到了鐵索橋邊,鐵索橋的下邊,就是萬丈深淵,下邊似乎有不大不小的流水聲傳來,應該是條地下河。

    “等會過橋的時候,走在我后面,抓住我的胳膊,不要亂走,聽到沒有?”

    唐風轉身對美娜子說道,后者聞言乖巧的點點頭表示明白。

    ?將銀槍橫著掛在自己的脖頸之上,唐風伸出了自己的胳膊肘,然后美娜子很是配和的用手抓住了。

    “千萬小心,這橋不知道怎么樣,等會見機行事。”

    “好,我明白。”

    唐風沒再說話,抬步先上了鐵索橋,這橋的鐵鏈雖然很粗,但是畢竟這么多年了,究竟有沒有銹蝕誰也不知道,而且長度最起碼超過了一百米,萬一出現點什么意外,還真不好辦!

    上了橋,唐風也是萬風的小心,走的很慢,盡量讓橋來回晃動的不那么的劇烈,他能感覺的到,身后的美娜子十分的害怕,手心已經滲出了汗水,將唐風的胳膊都給打濕了。

    “不要害怕,很快就能到對面了,鎮靜一些。”

    “好,我知道,我不往下看。”

    美娜子很聰明,她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是不能往下看的,不然的話會越來越害怕。

    唐風沒說話,每一步走的都很是小心,無奈這橋的距離太長,又是鐵索連成的,行走之時兩人的重量壓在上面,根本沒有辦法讓它不晃動。

    幾分鐘之后,兩人走到了鐵索橋的中間位置,唐風的心也就揪了起來,因為他清晰的聽到,鐵索之間摩擦的聲音似乎有些刺耳,這顯然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小心一點,如果鐵索斷掉的話,我會凌空帶你過去,你要抓緊我的胳膊。”

    美娜子身上的汗都出來了,緊緊的抓住唐風的手,一點都不敢松開。

    剛剛走過一半的距離,唐風看到在前面鐵索橋的盡頭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身材瘦弱,應當是個人形,且在不斷的變清晰。

    心中暗道不妙,這橋估計是沒法安然的過去了,于是一扭頭對美娜子說道。“摟住我的腰!”

    美娜子一時間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但唐風這么一說,她心里也知道肯定是發生什么事了,也不含糊,上前一把就摟住了唐風的腰!

    唐風感覺到美娜子已經抱住了自己,也不再猶豫,腳下猛的在鐵索之上借力,而后真個人凌空掠起,在空中往對面飛去!

    對面岸上的那道黑影在唐風凌空之后,嘴角似乎露出了寒意的笑容,轉瞬之間也到了空間,嘴巴猛然之間長大,一道黑色的液體朝著唐風就噴射了過去!

    唐風人在空中,還帶著一個美娜子,此時已經感覺有些吃力了,畢竟之前消耗了太多的靈氣,此時眼見這一股黑色的液體朝著自己噴射而來,明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這里存在的這些東西果真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但人家發難,自己沒有辦法只能倉促迎戰,也不管這股子黑色的液體究竟是什么東西,手往后一伸,將脖頸處掛著的銀槍取下,抬槍便刺!

    沒有別的辦法,如果只是自己一個人,現在在空中變換身位那沒有問題,但是后面還帶著個美娜子,重量增加了近一倍,加上自己的靈氣不多,根本無法躲過,只能是正面硬剛了!

    銀槍轉瞬之間和那股子黑色的液體撞在了一起,唐風只覺得自己持槍的右臂傳來一陣陣的灼熱感覺,心中意識到不妙,想收回來但無奈做不到,那黑色的液體沒有了銀槍的抵擋,自然會朝著自己和美娜子而來,那樣的結果會更加糟糕!

    電光石火之間,唐風根本就來不及去想其它的事情,只能硬著頭皮硬頂了!

    手臂上的灼熱感越發的強烈和刺痛,唐風無奈之下只能調御體內所剩不多的靈氣猛的向前灌輸,而后振臂一揮,銀槍朝著那噴出黑色液體的人形黑影刺了過去!

    這一擊唐風用盡了力氣,銀槍出手的瞬間,速度極其之快,那人形黑影見狀也不敢大意,閃身躲開,與此同時那黑色的液體也被他收了回去。

    借助這短短的幾秒的時間,唐風繼續往前飛掠,飛去的銀槍被那人形黑影擋了一下,然后偏離了方向,最后直接插在了一側的山體上。

    唐風見狀心中大喜,往下踩住了插在山體上的銀槍,調整了一下身位,然后再度下落,接著將銀槍從山體之上拔下,再度朝著準備沖自己發難的人形黑影就刺了過去!

    那人形黑影估計也是沒有想到唐風居然這么剛,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有主動進攻的想法,但事實就是這樣。他面對唐風也不敢大意,只能閃身躲開。這一躲開的間隙,唐風便有了落地的機會!

    二人落在鐵索橋邊上,唐風將美娜子放下,叮囑了一句,之后冷冷的看著面前這個人形黑影。

    “你是什么東西?”

    手握銀槍,唐風抬槍冷冰冰的問道,眼中的寒光閃動,對這個黑影的突然襲擊他心中此時已經怒意滔天!

    人形黑影靜靜的看著唐風,“我是什么東西?那你又是什么東西?”

    這個人形黑影說話之時嘴巴并沒有動,聲音是從腹部發出的,看樣子不是人,估計又是什么邪性的東西。

    “放肆,你這種無根無緣的東西,也敢這么跟我說話?”

    那人形黑影身子動了一下,靜靜的盯著唐風看看了一會兒之后說道,“哦,我看出來了,原來就是個仙界下來的,失去了修為的半人半仙而已,我以為是什么厲害的人物呢……”

    唐風眉頭一皺,他沒有想到這么個玩意居然能看出自己真正的身份。

    “你是什么人?”

    唐風低聲問道,至少在他看來,能看出自己身份的人,絕對不會是一般的東西,這個人形黑影顯然就是這樣。

    唐風這么一問之后,那人形黑影笑了,只不過這笑聲著實有些瘆人,更是難聽到了極點,就像是有個石子卡在喉嚨里的感覺一樣,聽起來有一種窒息感。

    “我是什么人?我是人嗎?難道仙界下來的仙尊都看不出我是什么東西嗎?哈哈哈哈!”

    這笑,無疑是對唐風莫大的侮辱,是啊,他唐風曾經可是仙界的仙尊,什么時候淪落到了這個地步,被一個邪物這般嘲笑。

    “既然你知道,我曾經貴為仙尊,那你覺得,今天你這么對我說話,會有好下場嗎?”

    那人形黑影繼續仰天大笑,“是,沒錯,你是曾經的仙尊沒有錯,如果我惹的是當初的你,恐怕現在早就魂飛魄散了吧?可惜啊,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仙尊了啊,你現在雖然還有法力沒有錯,但是……哈哈哈!”

    唐風胸中的怒火在不斷的往上涌,自己好歹是曾經仙界的仙尊,如今卻被這般羞辱,這口氣他如何能咽的下去?

    “你知道,你說的這些話會給自己帶來什么樣的后果嗎?”

    這句話說完,讓唐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形黑影還是不斷的在笑,就好像唐風在他面前就只是一個笑話而已,根本不值得自己重視。

    “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保證你今天會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我保證。”

    “你保證又能怎么樣?不保證又能怎么樣?今時不同往日,你想清楚了唐風,我實話告訴你,我是大國主神的殿外護衛之一,雖然我沒有實體,但是我修行超過兩千年,無奈我們東瀛眾神曾經沒有斗得過你們華夏眾神,沒有得到仙界而已,就我這兩千年的修為,恐怕就算是曾經的你來,也不一定就能一定殺掉我,更何況你現在修為并沒有恢復,和廢人有什么兩樣?”

    “在這里夸夸其詞的,你以為你真的能拿我怎么樣不成?”

    “我告訴你,得罪了大國主神,你的下場,會很慘的!”

    聽到這里,唐風深吸了一口氣,說不氣那是假的,但是,此時發火顯然沒有必要,人在極度的憤怒狀態下是干不成什么事情的,更何況面對這樣一個強勁的敵人,就更需要保證自己平靜的心態了。

    ?“曾經的仙尊也是仙尊,但你這種見不得天日的貨色就算修行萬年卻也還是見不了天日,你要明白,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就比如你我之間,我再差勁也是仙尊,而你再厲害,也不過就是個替人家看門的貨色而已,你和我比,簡直就是在侮辱我,你明白嗎?”

    “認命,后者說現在把路給我讓開,我保證你不會受到傷害,畢竟那是兩千年的修為,你總不會想讓我把你修為破掉吧?那樣一來,你這兩千年的時間可就算是白費了……”

    “唐風,你未免太自信了些吧,剛才你被我隨意吐出的一股黑水便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現在還在這里顯擺,你跟我顯擺什么?”

    “今天我要不把你的頭砍下來交給大國主神,便就正如你說的了,我就是個廢物!”

    話音一落地,那人形黑影便化作一道無形的黑霧朝著唐風飄了過來,說是飄,但其實速度極其之快,唐風往后退了一步,看了一眼還在驚慌狀態中的美娜子。

    “抓住鐵索,不要亂動。”

    說完的同時,提槍便刺!

    此時的唐風是真的動怒了,每一槍都是灌輸了靈氣,但是那黑屋卻是無形的,任憑唐風怎么刺都沒有用,就像是在刺穿空氣一樣,沒有效果。

    “哈哈哈哈,曾經的仙界大仙尊,現在居然成了這等模樣,真是讓人汗顏吶!”

    “你刺夠了沒?刺夠的了話,那可就輪到了我了!”

    黑霧中傳出一句話,唐風未曾做好準備,那人形黑屋瞬間凝成,一掌便沖唐風拍了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