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八十六章 回返安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八十六章 回返安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其實在很多時候,真的道理偏偏都是最通俗易懂,最為簡單的,但這也往往被人們縮忽略,不會引起人的注意。

    很多人終其一生也在追求人生的意義,想要讓自己過得更好,讓自己的人生更加完美,他們不斷的前進,想追求到這人世間最真諦的東西。

    但也就是這樣,我們卻往往會忽略掉最為本質的東西。

    三個老道活了近千年,卻仍舊不明白這個最為簡單的道理,因此唐風最喜歡一位大家的話,人生有三重境界,第一重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重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高的一層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唐風比這三個老道明白的地方,恰恰在于這一點上,看山是山,看水還是水。

    “仙尊所言雖然極為簡單,但是,卻讓貧道三人極為受用,這人世間的道理我們悟了這千百年,卻未曾通透,今日聽到仙尊一席話,心中昌明不少……”

    唐風擺手一笑,“三位就不用這么客氣了,你們修行的時間很長,懂得很多,也就不要謙虛了,你們知道的,我也算是半個道人,我們道門一派不似佛家,故作高深,謙遜過度……”

    三個老道齊齊點頭稱是,“仙尊所言極是,只不過如今這太平盛世,我們道門弟子卻也不被世人所接受,香火遠不如那佛門,每次想起,我們三人都只能是哀嘆不已啊……”

    點點頭,唐風表示明白,雖然自己只能算是半個道門弟子,但半個那也算是了。

    “所謂亂世道門盛世佛,這話的確實是真的,你們說的其實我都知道,這自然怨不得別人,我們道門一派從古至今都講究人與人是有等級的,但諸位明白,現在的人都講究追求人人平等,但實際上,人和人之間從來都不會平等,貧富貴賤一直都存在,并且永遠不會消失……”

    “世人都追求人人平等,這也和釋家的眾生平等不謀而合,但你我都明白,這只不過是誆騙世人的罷了,既然眾生,那為何見了佛爺卻要下跪呢?”

    “簡直就是荒唐可笑至極。”

    三個老道互相看了一眼,頻頻點頭,“仙尊所言不虛,但無奈世人愚鈍啊……”

    “三位有著這樣的優思,唐某人感覺很開心,不過三位也不用太過于擔憂,如是所有人都能明白這個道理,恐怕也不是一件好事。”

    “如此想來,倒也是……”

    又聊了一會兒,三個老道看時間不早了,起身請唐風到飯堂吃飯。

    這里的飯食都是極為清淡的東西,但味道卻極為的鮮美,道門弟子不講究什么殺生不殺生的,人不殺生的話早就沒人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并不在乎這個。

    午飯是幾條魚清燉,以及一盤清炒素菜,口味很淡,但卻也是人間享受不到的美味。

    “仙尊可還吃的慣?”

    三位老道看著唐風和美娜子吃飯,坐在一邊關切的問道。

    唐風不像他們那樣拘束,很是隨意的一笑,“不錯不錯,味道可以。”

    吃完飯,三位老道帶著唐風和美娜子在蓬萊仙島的各個小島上都轉了一圈,下午十分,唐風帶上美娜子,御劍而行,啟程回返。

    唐風沒有打算帶美娜子回安北,因為想到安北畢竟是個小地方,他們對于美娜子的身份可能一時半會都無法完全接受,因此還是將她帶到港,然后讓她住在哪里,享受生活便可以了。

    畢竟自己現在有這個能力養活很多人,這不是什么問題。

    傍晚時分,到了X港郊外的山上,唐風和美娜子回到地面,一同進了市區。

    晚上,陳飛等人知道唐風回來的消息,馬不停蹄的過來招待,唐風讓陳飛為美娜子選了一處房產,是海邊別墅,然后大概安排了一下,吃了飯,這才回到酒店休息。

    晚上,美娜子很是主動,唐風自然也不拒絕,畢竟是男人,裝著也沒什么意思,既然想要,人家也想,那就上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唐風起床洗漱完,和美娜子吃了早飯,讓秘書給自己訂了機票,直接飛回了安北。

    美娜子知道唐風肯定不會一直留在自己身邊,因此唐風要走她也沒有說什么,只是告訴唐風有時間回來看一眼,唐風答應了她。

    三個多小時的飛行之后,飛機落地,唐風終于在時隔近一個月之后,重新踏上了這片熟悉的土地。

    瓦莎提前接到了唐風要回來的消息,早早的就在機場等著。

    出了機場,瓦莎的紅色寶馬停在路邊,引來了許多人的目光。

    “嗯?你現在是怎么了?車都開上了?”

    唐風上前笑著問道,瓦莎看到唐風的第一眼,眉頭大皺,但臉上的驚喜之色溢于言表。

    “你……你這是?”

    唐風一笑,歪頭說道,“怎么?不希望我的修為恢復?”

    瓦莎趕緊搖頭,“沒有沒有,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很驚訝,為什么你的修為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恢復?”

    “我說被氣的, 你信嗎?”

    瓦莎搖搖頭,“被氣的?你是說,你的修為被人氣的恢復了過來?這是不是有些太奇幻了?”

    唐風點點頭,“我也這么覺得,確實太奇幻了,但事實就是這樣,我還真沒有騙你。”

    臉上的驚喜唐風看得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頭,“好了,恢復了八成,還有最后的兩成沒有恢復呢,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

    瓦莎打了一把唐風,“我怎么可能不高興,你的修為恢復的這么快,這可是天大的好事,說不定我們就可以提前回到仙界,趁他們立足未穩,給他們致命的一擊。”

    唐風點點頭上了副駕駛,這輛紅色的寶馬不由的讓唐風想到了林音,那個時候,她的車就是這個紅色的寶馬,確實很好看。

    “你說的我明白,但是這件事不能操之過急,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不要著急,慢慢來。”

    瓦莎答應了一聲,發動了車子。

    “你準備去哪?我買了套公寓,你要回去的話,就回我哪里先休息。”

    唐風擺擺手,“先到仁德醫院吧,我修為恢復了,想先讓我爸醒過來。”

    “也對,你爸還在昏迷,先救醒他也對。”

    兩人很快到了仁德醫院,之前請的護工阿姨晚上是要陪著的,唐風和瓦莎進門,讓阿姨回去休息了。

    唐風到了床邊,將老爸身上插著的管子全部去掉,然后在他胸口按了幾下,之后用手輕輕一揮,瓦莎只看到唐建國身上的黑色氣息褪去,接著,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爸……”

    唐風心中有些感慨,上前抓住了唐建國的手。

    “小風,我這是怎么了?怎么會在這里躺著?”

    對于之前的記憶,唐建國自然是沒有半點印象的,因此醒來之后看都眼前這一幕,有些迷茫。

    唐風笑了笑,“爸,這是醫院,你之前因為拆遷的事,心臟出了問題,不過現在已經恢復了,沒事了。”

    唐建國點了點頭,緊接著一把拉住了唐風的手,“小風,拆遷的事?”

    唐風回之一笑,“爸,都安頓好了,你就不用擔心了,你現在剛醒過來,需要休息,我去叫醫生,您在醫院住兩天,觀察沒事之后,我接您回家。”

    唐建國重重的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小風啊,爸相信你說的話,那些人再不好,也是老街坊,你能幫他們還是應該幫的……”

    “不管怎么樣,不要怪他們,記住沒有?”

    唐風點點頭,“我知道的爸,你安心修養,等你徹底恢復好了,我就帶你回去看看。”

    “好,你去忙你的吧,我聽醫生的安排就行了。”

    唐風帶著瓦莎起身往外走,唐建國想到了什么,叫住了唐風。“小風!”

    唐風回頭,“爸,怎么了?”

    “你和小音的事兒?”唐建國知道不應該問這件事的,但是,他還是想知道。

    “爸,你安心休息,等你好了我再慢慢跟你說。”

    說完,唐風帶上門回去了,一出去瓦莎便笑道,“你爸看起來挺喜歡林音的嘛,現在這個時候都不忘問一下。”

    唐風低了低頭,“林音她爸和我爸是生死之交,再者,他們那一代人思想很保守,也很純潔,覺得一輩子結一次婚才是最好的,哪里像現在,結婚離婚跟過家家一樣……”

    “哦?那這樣說的話,要不我去林家再給你說說媒?”

    唐風瞪了一眼瓦莎,“你再胡說的話,我就拿新賬舊賬一塊算了。”

    “你可別忘了,我之前修為不如你的時候,你可沒少欺負我。”

    瓦莎一撇嘴,“不至于吧,這都記著了?”

    唐風一笑,繼續往前走,不得不說的是,他還真的準備去找一趟林音,畢竟夏家,他還是要去一趟的。

    “哦,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一件事。”

    瓦莎的神色突然暗淡了下來,唐風看到她這個表情,心里一沉,知道這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絕對不會這樣。他了解瓦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