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八十八章 同情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八十八章 同情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人在瘋狂的時候足可以做出許多瘋狂的事情,現在。高安夏的老公無疑就是這個狀態,他是一個男人,高安夏名正言順的合法老公。

    但是,自己心愛的女人,自己法律上合法的妻子,卻在每晚睡著了之后,嘴里喊著其它男人的名字,這如何能讓他接受的了?

    恥辱,這無疑就是天大的恥辱,不能被接手的羞辱,他看到唐風的第一眼就想殺掉他,所有的一切,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是源自于他, 要不是他的話,自己又怎么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以至于動手打了自己心愛這么多年的女人。

    他心里難受到了極點,因為他知道,高安夏現在對他一定非常失望,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唐風這個男人!

    要不是他的出現,自己和高安夏可謂是青梅竹馬,安夏也一定會愛上自己,非常開心的嫁給自己,那么他們兩人現在一定過得好,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唐風!

    唐風看著面前這個年輕的軍人,心中的并沒有升起什么波瀾,這種男人,還真的不值得自己多看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王興,我勸你做事之前想清楚!”

    唐風冷靜的看著對面發怒的王興,淡淡的說道。

    “你夠了唐風!”

    “你以為自己真的很厲害是吧?沒有人能把自己怎么樣對吧?”

    “那我今天就叫你看看,你自己有多自大!”

    說完,左右看了一眼,腳下猛踏一腳之后,身子猛的向唐風身邊竄來,畢竟這個王興也是行伍出身,家里也都是軍人,從小就是練武長大的,身手還是有的,要不然高安夏這種水平的人也不可能被他打到住院。

    因此瓦莎看到這里,急忙上前阻攔,但是她剛上前就被唐風一把拉開。

    王興看到唐風如此的看不起自己,心中怒火更盛,加之很早之前對唐風就很有意見,現在更是火上澆油不能控制,爆喝一聲,一拳便向著唐風的臉砸了過來!

    唐風沒有動,身子直直的站在地上,就由著他的拳頭往自己臉上砸!

    但詭異的是,王興的拳頭到了唐風鼻子尖前面不到兩公分的位置時,一瞬間停住了,無法再往前,要知道這一拳可是用了大力氣的,王興對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至少子啊他看來,自己這一拳,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是足夠大的。

    但是現在詭異的是,自己的拳頭停在唐風面前,無法再繼續往前了,更別說打唐風了。

    “你現在立馬給高安夏跪下認錯,我就當今天這事兒沒有發生過,一個男人,動手打女人,你有沒有點出息?”

    唐風看著王興,聲音亞低問道。

    王興嘴角都在抽動,臉上和身上的肌肉似乎都在抽搐,確實,他的情緒已經有些不正常了。

    “唐風,你算什么東西?讓我給安夏認錯,可以,但是這句話誰都有資格說,但是就唯獨你沒有!”

    唐風點點頭,“你覺得打女人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嗎?”

    “我給你機會了,你別不識好歹,今天要不是看在安夏的面子上,你沒有機會站在我的面前這么跟我說話,你明白嗎?”

    “哈,哈哈!高安夏,你聽到沒有,你心愛的男人在保護你,你聽到沒有!”

    “對,我是打不過你,那又怎樣?唐風,你記住,我和高安夏婚姻不幸福,全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這個野男人!”

    唐風笑了,他有些心疼高安夏,能想得到,高安夏現在心里應該很難過,她可能也想象不到,自己嫁過去的男人U居然會是這樣一個樣子。

    簡直就和瘋子一樣。

    唐風左手輕輕一揮,王興感覺自己的膝蓋一陣劇痛,一下子站立不住,跪在了唐風面前,緊接著,唐風再一揮手,王興感覺自己的胳膊不受控制了,整個人瞬間失去了翻反抗的能力。

    接著,他不受自己控制的磕起頭來,一個接一個,不斷的額頭觸地……

    “唐風,今天有種你就殺了我,不然的話,只要我王興活著一天,我就跟你沒完!我和高安夏就不會幸福,這全都因為你!”

    “你殺了我,你殺了我啊!”

    他很有血性,畢竟是軍人出身,但很可惜,他遇到的是唐風,血性是一個男人必不可少的東西,但是,不是有了血性就可以彌補自己能力不足的,這一點,很遺憾的是王興不懂。

    “你今天給我記住了,你不是在給我道勤,而是在給高安夏道歉,她和你結婚了,就是你的女人,不管怎么樣,都是,你動手的打她,就是在打自己的臉,別人瞧不起你,我還會找你麻煩……”

    “至于你說什么我們不在乎,我唐風一生行事光明磊落,還用不著你在這里訓斥,你沒那個資格!”

    “這些話我只說一遍,你不要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我手里的鮮血多了,不差你這一個。”

    “好自為之……”

    說完,輕輕一抬手,王興不受控制的腦袋終于算是回歸了自己的控制,他呆呆的看著唐風,眼中的恨意更甚幾分。

    但是唐風早就想到會是這樣,可他并不在乎,你再恨又能怎樣?

    “唐先生,放過他吧,他畢竟是我男人……”

    不知何時,病床上的高安夏開口了,唐風聽到這句話,有些意外,但很快的,他就明白了高安夏所說的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她顯然已經在這個時刻,認同了面前這個男人,至于是否接受了還不知道,但至少。她站在了王興這一邊。

    高安夏的心里自然是說不出來的難受,一邊是自己合法的老公,一邊是自己愛的人,兩邊似乎都是自己最親的人,唐風自不必說了,雖然王興自己不喜歡,但是也是從小長大的,對自己也足夠好,她其實很了解這個人,至于打自己這件事,她真的相信那只是王興被氣壞了。

    畢竟,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聽到夜里自己的老婆在韓別人的名字,心里怎么可能好受呢?

    不得不說,她現在終于開始有些同情這個可憐的男人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