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八十九章 說清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八十九章 說清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不管怎么說,面前這個男人都是愛自己的,她也是她高安夏的正牌老公,更何況,這個男人對自己的愛太明顯了,所有人都看得到,再者,他們兩個是從小一起在大院里長大的,互相也都十分的了解,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了。

    要不是自己的生命中突然的出現了唐風,她相信,自己最后會愛上他,并嫁給他,給他生兒育女,生活會這樣平淡而又幸福的過下去。

    但是,現在這個一切似乎都被唐風的出現所改變,以至于鬧成了這個樣子。

    當看到喜歡自己的男人變成這個樣子,被唐風按在地上給自己磕頭的時候,高安夏的心中突然刺痛了一下。

    這個人可是自己的老公啊,那么愛自己的男人,自己為什么不去珍惜他?

    唐風聽到身后病床上的高安夏如是開口,心中并沒有什么意外之感,人都會變,高安夏也會。

    “好,你說也是,畢竟……這是你們家事,不過呢,我還是希望你們以后能好好相處。”

    高安夏坐在床上,瓦莎過去坐到了她床邊,想安慰幾句,但是高安夏看起來似乎很冷靜,情緒上沒有太大的波動。

    “唐先生也說了,這是我們的家事,既然是家事,我們自然不希望有別人插手進來,連父母也不行。”

    “好意我心領了,但是往后這種事就不勞煩唐先生動手了,您很忙,有您自己的事需要處理,我們的這點小事就不麻煩您了。”

    語氣很溫和,但是字里行間流露出的那種距離感,卻讓唐風心里有些涼。

    但是沒有辦法,高安夏似乎除了這樣做之外,沒有其它辦法可言,唐風今天雖然來了,但是看的出來,他并沒有和自己拉近距離的意思,很明顯,唐風不想再和她高安夏有什么。

    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高安夏還能有什么樣的期望可言呢?

    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出嫁前爺爺給她說的一句話,人生來就是經受苦難的,沒有一個人可以躲過。

    之前其實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但是現在高安夏明白了,爺爺說的這句話是真的。

    這世上愛而不得的人多了,不管是各種各樣的原因,總會有很多很多人不會在一起,即便是兩個人百般恩愛,最后走不到一起的也大有人在,更別說他們兩個,只是自己單方面的喜歡,最終走不到一起,也再正常不過了。

    但是,人活著,總不單單只是靠著愛情支撐的,沒有得到愛情就尋死覓活的,似乎也不是她高安夏的性格。

    生活總得繼續不是?愛上別人,好像也不是一件不能辦到的事情。

    “其實這也是我一直想要看到的結果,你們好,我自然也開心,好了,既然這樣,我就先走了……”

    唐風沒有回頭再看高安夏,說完之后打開門走了出去,瓦莎見狀,和高安夏說了一聲,也跟著走了出來。

    “剛才你下手怎么那么重,那人畢竟是安夏的老公,你那樣做,其實給了安夏很大的壓力,她最后那樣說,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你那樣對待王興了,她沒有辦法不站出來說話。”

    “所以,最后她的話說的有些冷,你心里肯定也不舒服,對吧?”

    唐風點點頭,“我何嘗不知道呢,但是,你知道的,我和她是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的,那我還是希望她能早點擺脫,過上平靜的生活。”

    “人是善變的動物,即便是曾經再堅定的東西,過了很長的時間之后,也就不會再有什么了,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我早點讓她放棄,其實對她來說更是一件好事不是嗎?”

    瓦莎聽到這里,重重的點了點頭,唐風說的其實很有道理,她和高安夏的關系不錯,她也看的出來,高安夏的痛苦其實她很能體會。

    與其一直在煎熬中度過,還真的不如早點解脫。

    “嗯,你說的當然也有道理,這樣看起來確實對安夏也好。”

    唐風點點頭,“嗯,好了,我們現在需要做的也就是祝福她過的好了,后面的事,也就讓她自己解決吧。”

    兩人上了車,瓦莎看了一眼唐風,“咱們現在去哪兒?”

    唐風靠著,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轉頭說道。“去林家別墅。”

    “你說什么?”

    瓦莎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風,吃驚的問道。

    “怎么?你是聽不懂我說話了還是怎么了?我說去林家別墅,有問題嗎?”

    瓦莎一撇嘴,“問題確實是沒有,但我這不就是好奇嘛?”

    “你怎么突然想到去林家了?有什么事?”

    “要去的話,那自然是有事了,而且也不是突然要去,這件事在我去東瀛之前其實就有相應的計劃,只不過突然計劃被打亂了而已。”

    瓦莎發動車子,一邊開車一邊問道,“什么計劃?你要干什么?”

    “還能有別的什么嗎?自然還是為了那枚魔戒的事。”

    “對了,這次去東瀛,其實有了很多的新發現,比如這枚戒指的來歷,以及很久之前的仙界大戰的始末……”

    瓦莎震驚的差點直接將車一腳猛踩,扭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風。

    “你說什么?”

    唐風笑了,接著將自己在東瀛的所見所聞原原本本的給瓦莎講了一遍,之后,看著瓦莎震驚的眼神,唐風點點頭,表示自己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什么叫機緣巧合,看來這句話還真發生在我們身上了……”

    “那你這么一說的話我就明白了,你現在去林家別墅,是想讓林音或者她媽媽,和你一起去夏家,然后查到這枚戒指是從哪里找到的,然后順藤摸瓜,找到那個地方?”

    唐風點頭,沒有說話。

    “能說說這樣做的意義是什么嗎?”

    “這枚魔戒來頭不小,雖然那些壁畫上記載了些什么,但是還不能由此知道這枚戒指的真正重點,我們現在還有時間,得需要趕緊查出來,不管是好是壞,這個東西究竟有沒有什么利用價值,我們都得查清楚才行。”

    “畢竟這東西在我手上戴著,會不會有不好的影響我們現在還不知道。”

    “嗯,我明白了,你坐穩了!”

    說完,瓦莎一腳地板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