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下落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下落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夏素琴看到唐風點頭,雖然知道他可能也只是說說而已,但心里還是很開心。

    “行,小風啊,你能這樣媽就很開心了,好好吃,多吃點菜。”

    說著,拿起筷子給唐風夾菜,親切到不行。

    吃完飯,夏素琴收拾碗筷,唐風和瓦莎坐在沙方上等。

    接著又等夏素琴換了一身衣服之后,三人一同出了林家別墅,驅車往林州趕去。

    路上,瓦莎開的很快,兩個小時之后,三人到了林州。

    來之前夏素琴就給夏家的老爺子夏良儒打了招呼,因此車子一到,門就開了,夏良儒和夫人站在門口等著。

    “爸,媽。”

    一下車,夏素琴就上前拉住了夏良儒和夏夫人的手,唐風和瓦莎站在身后。

    “這不是小音的女婿嗎?我沒記錯的話,是小風吧?”

    唐風笑著點點頭,沒有說話,夏素琴聽到這里,尷尬的笑了笑,“爸,小風說來看看您。”

    夏良儒不是一般人,看的出來唐風和夏素琴臉上不同的表情,他也似乎猜到了點什么,沒有多說話。

    “那都進來吧,站在外面做什么,來來來……”

    招呼幾人進去,屋內的管家招呼人給倒茶,夏家的兩個兒子都不在,只有夏良儒和夫人二人在,這也倒省去了不少的麻煩事兒。

    夏老坐下,一臉的慈祥,雖然之前自己兒子和唐風之間的爭斗他都知道,但是他同樣知道現在的唐風和之前的唐風可不是一個人,對于之前的事,他自然不會再計較什么。

    “小風啊,我之前也在電視上看到過你,現在集團做的不小啊……”

    唐風笑笑,“夏老過獎了,不值一提。”

    聽到唐風對自己的哦稱呼都變了,夏良儒心中明白,這唐風和自己孫女林音的事,八成是有問題了。

    雖然對于這件事他知道的不多,但是從現在的狀態他能隱約看出來些什么。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腦子轉的快,這個時代是屬于你們的了,好好干,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唐風哈哈一笑,“夏老說的是。”

    夏素琴和自己母親在一邊聊天,也不過問唐風這邊和夏良儒說的究竟是什么,他們都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女人,知道什么時候說的話自己該聽,什么時候說的話不該聽。

    “小風啊,今天古來你要是有什么事呢,你就直說無妨……”

    又閑聊了幾句之后,夏良儒直接開口說道,他看的出來,唐風今天古來可不是夏素琴說的什么,他是來看自己的,唐風多余的話不想說,再者他和自己沒有什么關系,怎么可能平白無故的過來看自己呢?

    唐風也沒藏著掖著,客氣什么,坐在沙發上身子微微往前一傾,說道,“夏老既然都這么說了,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是這樣,今天我過來呢,確實是有點事想找你。”

    “你說。”

    夏良儒微微抬手,示意唐風盡管開口。

    “其實也不是什么要緊事,我就是想問問夏老,我手上這枚戒指,當年您是從歐洲哪個地方得到的?”

    夏良儒看向唐風手上戴著的戒指,想到了什么,這戒指本是一對,是第一次見到唐風和林音的時候,當做禮物送給他們兩人的。

    而終于唐風為什么現在會問這樣的問題,他心里也有些意外和不理解,但是既然唐風問起來,他自然沒有拒絕回答的理由,畢竟這個問題似乎并不太敏感。

    “你說這個戒指啊,是我在歐洲瑞士旅游時,在阿爾卑斯山底下的一個小古董鋪子里買到的,當時看它造型古樸,就買了……”

    “怎么?這枚戒指?”

    唐風搖搖頭,“沒事沒事,我就隨便這么一問,那夏老,那個古董鋪叫什么名字你還記得嗎?”

    夏老笑著搖搖頭,“這我確實不記得了,畢竟我也不認識外文。”

    唐風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行,我來就只有這一個問題,多謝夏老解惑。”

    問完問題,唐風自然也就沒有繼續留下來多待一會兒的意義,起身問了夏素琴一聲,她還想多住幾天,因此唐風便向兩個老人告別,帶著瓦莎出了夏家大院。

    “他給的這些消息確實可靠嗎?”

    出門上了車,瓦莎皺眉問到。

    唐風點點頭,“應該是可靠的,阿爾卑斯的山確實在瑞士,而且這座山是歐洲境內最大的山脈,魔戒出現在那里似乎也說的過去。”

    瓦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行,那我們什么時候出發去歐洲?”

    車子發動,唐風系上安全帶,沉思片刻之后說道。

    “過兩天吧,我爸剛醒過來,得把他安頓好。”

    ……

    車子如飛一般駛出林州,直奔安北而去。

    等唐風再次回到醫院的時候,遠遠的站在仁德醫院的病房外就聽到了自己老爸病房之中傳來嘈雜的說話聲。

    急忙幾步走了過去,打開門,眼前的一幕讓唐風有些皺眉。

    只見自己老爸病房內,站滿了之前老城的鄰居。

    他們買了很多東西,看樣子一個個都花了不少錢,正圍坐在唐建國身邊七嘴八舌的說著什么。

    唐建國一輩子熱心人,人家老街坊過來,他也沒有什么不高興的,正坐在床邊和自己之前那幾個老哥們聊天,說的正火熱呢。

    “爸,你身體剛剛恢復,要盡量多休息。”

    再次看到這些人,唐風心里沒有恨意,但只不過直接無視了他們的存在,走到窗邊,對自己老爸關切的說道。

    “沒事,爸沒事,這你叔叔阿姨們都來了,我心里開心,這一開心,所有的不舒服都沒了……”

    唐風苦笑一聲,他了解自己老爸,一輩子不愿意讓別人看臉色,永遠都笑吟吟的對待別人。不管被人怎么對他,都是如此。

    而看到唐風進來,病床邊上坐著的幾個老大叔,臉上有些掛不住了,畢竟唐建國的病突然惡化復發,他們有很很大的責任,唐風沒有追究他們,其實也已經是算仁至義盡的了……

    “小風,干坐著干什么,快給你幾個叔叔問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