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零八章 湊熱鬧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零八章 湊熱鬧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女子清秀的面龐出現了些許紅暈。

    “好的,真是謝謝了!”

    女子看著唐風遠去的背影有了一些思想掠過她的心上,如一群野鴨飛過天空。

    唐風他感到有一些奇怪,自己的實力,他自己是很清楚的,可是這段時間他發現,他越修煉他的修為就越是受一股力量的牽制,他沒有辦法,像之前一樣有神光相助一般。

    “難道是魔戒在吞噬著自己的力量嗎?”

    唐風在心里面默默想道。

    看來尋找楓城這件事情是刻不容緩的,不能夠在這里繼續呆下去了。

    回到酒店。

    唐風為瓦莎把了脈,她的氣息平穩,身體正呈飛一般的速度恢復著。

    他那一顆懸著的心,這個時候緩緩的放了下來。

    有一些語重心長的說道:“瓦莎,林楠,現在我們需要離開這個地方了,不能再此繼續待下去了,加上王宇這個家伙,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繼續待下去,對我們有害無益。”

    而瓦莎和林楠也贊同唐風所說的話。

    “是呀,王宇那個家伙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瓦莎直接說道。

    她拿出之前唐峰讓他查的地圖,“這是上次你讓我查的路線,你給看一下。”

    唐風接過瓦莎手中的平板,平板上那錯綜復雜的路線,那高高低低的山巒,那曲折的河流,無疑表示著這一次路途的艱難。

    “可是林楠跟著我們,他吃得了那份苦嗎?”瓦莎還是有一些擔心,畢竟林楠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因為這樣的一場事故而跟著他們去受那樣的苦,這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也是有些擔憂的。

    唐風聽了,他眉鋒微微皺起。

    令他們兩個都沒有想到的是,林楠說:“沒事的,這一路途中,我也能夠為你們打打雜什么的,畢竟我學過醫術,也能夠幫助你們一些。”

    “你們救了我,如今我也沒有地方可去,如果讓我一個人的話,說不定還會受到王宇的威脅,何不跟著你們一起去探險呢?”林楠兩只細長有神的眼睛含著笑意。

    其實林楠只是為了完成自己的任務罷了,她的爺爺從小就告訴她,她生來便與人不一樣。

    可哪里不一樣?她的爺爺并沒有告訴她。

    他們將東西收拾以后,唐風就到了一家車行提了一輛凱迪拉克。

    他選擇這一款車,主要是這一款車,象征的是一只金戈鐵馬,英勇善戰攻無不克,無堅不摧的英勇之師,而這樣的象征對于他來說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他們這一行還有探險的意味,而這輛車也給予了他們美好的意義。

    唐風開著車帶著瓦莎和林楠朝著南方一路前驅。

    王家大宅內。

    王宇他的眼睛里閃射著兇光,臉上浮出惡毒的獰笑,“給我想辦法聯系到外籍軍團,我一定要將唐風那個臭小子碎尸萬段!”

    他暴力地用拳頭砸向茶幾,那用上等的大理石制造的茶幾依然紋絲不動,倒是讓王宇疼的哇哇叫。

    “給我去!”他嘶吼著。

    從小到大他都是高貴無上的王公子、王少爺,從來沒有受過這般的委屈,而唐風對于他來說就像是過不去的坎一般,如果不將唐風鏟除,他的心里就有如卡了魚刺一般很難受,很痛苦。

    唐風他們驅車到了一個小城鎮,恰巧碰上小鎮上有人結婚,而他們本來只是路人,但是這個小鎮上的人格外的熱情變將他們邀請去參加婚禮。

    “唐風,咱們趕路也趕得累了,要不就去看看熱鬧吧,也順道休息了!”瓦莎噙著一抹放蕩不拘的微笑。

    林楠應和道:“對呀,我還從來沒有在這里參加過外國人的婚禮呢,看起來還挺好玩的!”

    唐風也不忍心看到兩個喜歡熱鬧的女孩子失望,便說道:“那咱們就在這里休息一晚吧。”

    當林楠用當地語言告訴新娘新郎的時候,新娘新郎都對他們展示了最熱烈的歡迎。

    新娘用著蹩腳的中文說道:“歡迎歡迎。”

    新郎留著有些雜亂的頭發,往后梳著,俊朗的臉龐與高高的個子,看起來就像是扮演復聯的雷神一般。

    威猛而又帥氣。

    新娘也長的很漂亮,大大的藍色眼睛與那白皙的臉龐,配合起來就是一個天生的大美人。

    這一場婚禮是熱鬧非凡的,而這一個小鎮上的人也是格外的親切。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夏至的天色,即使是黑暗,也格外柔和。晚風習習之后,竟是一種別樣的愜意。

    在這樣熱鬧而喜慶的場合,再加上這樣的氛圍,令人感到很舒適。

    “唐風,沒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就好像是一個世外桃源一般。”瓦莎道。

    唐風舉著高腳杯,將杯子里面的紅酒抿了抿,“是啊,這個地方和其他地方不一樣,沒有城市里的煩雜。”

    那金發碧眼的美女過來拉著瓦莎和林楠,“走了,去跳舞!”

    “哥們兒,一起吧!”一個金發高鼻子的男子也推攮著唐風走入舞池。

    唐風一進舞池,就吸引了大把女生的眼光。

    頎長的身影,與帥氣的面孔,他一進舞池就是鶴立雞群的存在。

    他幾杯酒下肚之后,也變得開朗起來,這樣輕松的氛圍也讓他放下了偽裝。

    他們在舞池扭動著身軀,為新郎新娘吶喊著祝福著。

    而在唐風的不遠處,有一位老人在看到唐風手上的戒指以后,著實怔了一下,他身體猛然一震,心里,陡然一驚。

    那不是……

    等了這么些年,終于等到了。

    唐風跳累了之后便退了出來,那個老人拿著一杯紅酒來到了唐風的身邊。

    他一口純正的中話說道,“小伙子,來喝一杯?”

    唐風驀然怔了怔,“啊?恩,好啊。”

    看著眼前這個穿著黑色袍子,留著大胡須的外國人,唐風感覺有一些驚訝,這個人居然操著一口正宗的中文。

    二人碰杯之后,唐風感覺眼前的人似乎一直在盯著他手上的戒指。

    他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手躲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