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一十二章 反噬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一十二章 反噬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他好像倒在了一個軟墊子上,飄乎乎的,沒有痛感、沒有感覺。

    而那個饕鬄一般的大型怪物正咧著大嘴笑呵呵的對著他,“你又來了。”

    唐風有些拿不準眼前的狀況,他想著,這是夢吧?

    他用力的捶打自己的手臂,居然有了痛感,那么剛才倒下去為什么會什么感覺都沒有,這樣光怪陸離的世界讓他心生疑問。

    “你到底是誰!”

    唐風心里打了個撲棱,未知的恐懼如同天邊的螻蟻一般,讓他拿捏不住。

    同樣的夢境已經是第二次了。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呀。”那道邪魅的聲音再次從怪物的口中傳了出來。

    “我怎么會是你這般的怪物!”唐風憤怒了,他不敢說自己是純正的正義使者,但絕不會成為這般丑陋的惡魔。

    “你看,你怒了!”

    怪物的語氣極其怪異,語調也令唐風感到陣陣惡寒。

    “你夠了,趕緊離開我的身體,我還能放你一馬!”

    唐風實在是難以忍受如此一只惡心的龐然大物在眼前,他手心逐漸將靈力凝聚為一團紅色的結界。

    “唰”的一下朝著怪物攻擊而去。

    這和他之前和普通人戰斗的情形不一樣,以往他對付那些凡間身體戰斗力強的人,根本就不用費氣力,隨手就能解決的事情,可是現在他卻需要運用大量的靈力對付眼前的這個怪物。

    只見怪物慢悠悠的往后挪動一步,似乎揚起了嘴角,道:“沒用的。”

    唐風的攻擊好似無用一般,他的靈力皆被怪物的身體吸收,唐風的攻擊已經算是猛烈的,沒想到怪物還是毫發無損。

    怪物的話對于唐風來說是巨大的嘲弄,想他一屆天尊,何曾懼怕過?此等怪物,也不過是趁虛而入罷了。

    “哼,丑八怪,你最好知難而退,否則我不會讓你好過!”唐風小心翼翼的站在怪物面說道。

    他這一路走來,什么艱難險阻他都未曾怕過,經過了大風大浪,踏遍大山大河,他何曾為眼前這么一點小小的困難而憂愁過。

    “哈哈哈,你的貪嗔癡怒都是我,我們共生同體的,唐風,別掙扎了,為我服務吧。”

    唐風啐了一口,“放屁!你癡心妄想!”

    一個穩穩的馬步讓他穩如泰山的在那兒立著,他手上漸漸凝聚的紅色光波也越來越大。

    他丹田處的熱流緩緩上升,他的臉上流下了滴滴汗水,面色紅緋,額頭上的青筋暴露。

    “嘭”!巨大的氣流朝著怪物沖擊而去。

    怪物張開了大嘴便將氣波吞入了口中,一切攻擊化為虛無。

    “啊!”

    唐風有些懷疑的看著自己的雙手,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

    漸漸地,眼前的龐然大物幻化成了唐風的模樣,邪邪的笑著對唐風說:“都說了,你便是我,我就是你啊,為何這么懼怕我呢?你傷害我,便是傷害自己啊,你沒有發現,你的攻擊都到了自己的身上嗎?哈哈哈哈哈。。。。。。”

    。。。。。。

    翌日,然其時雪又紛紛揚揚而下來,跳舞在灰空里的雪羽,任意地飛著。

    唐風滿身傷痛的醒了過來,他動一下,身體便像被千萬根針扎一般,身體被強力碾壓一樣的疼痛。

    衛司來看唐風的時候,被唐風蒼白無力的樣子嚇到,趕忙為唐風把了脈。

    “不行呀,唐風,看來魔戒已經開始反噬了。”

    唐風道:“難道是那個夢境,啊!”衛司手中的銀針一下扎到了唐風的手中。

    他的手一下子被變成了黑青色,就像是中了毒一樣的跡象。

    衛司問道:“這段時間,有什么感到異常的?”

    唐風說道:“這是第二次,夢到那個怪物了。”

    他那張棱角分明的俊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是神色,夢中那怪物對他說“傷害怪物便是傷害自己。”

    如今他對怪物的攻擊都反噬到了自己的身上。

    衛司臉色陰郁,眉心隆起,思索了一會兒才說道:“這北歐是魔戒的誕生地,越是接近,魔戒的力量便會越強,現在是第二次反噬,由精神到身體,你會遭到它不盡的侵蝕。”

    他頓了頓,對唐風問道:“上一次的夢境是怎么醒過來的。”

    唐風閉著眼想了一下,道:“是林楠那個小姑娘把我拉進一道白色的光明之門,然后就這么醒來了。”

    “就是那個披著長發的姑娘?”

    唐風點了點,“對,當時我記得我醒來的時候她就在我身邊。”

    “那就對了,那女孩是關鍵啊!”

    唐風有些疑惑,林楠只不過是他路途中救下的小女孩,本是萍水相逢,本著道義便救了她,現在帶著她也是為了她的安全,她會和魔戒有什么關系?

    他重重的甩了甩頭,絕對不可能的,她只是個無辜的姑娘,他不想把她也扯進這場亂七八糟的事情當中。

    “不可能的,她不過是個普通人罷了,別說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

    衛司為他治療之后,他覺得自己也沒那么難受了。

    “唐君。。。。。。”

    見唐風如此執著,衛司也不好說什么了。

    而這個時候唐風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屏幕上面閃爍著的是瓦莎的名字。

    他快速的接了起來,“喂?”

    果不其然,話筒那邊傳來了王宇那令人厭惡的聲音。

    “唐風。。。。。。”

    “王宇?你究竟要做什么,我警告你,把她們放了,有什么事情沖我來!”

    唐風極力克制自己怒氣,道:“如果你一意孤行,膽敢傷害她們,我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與此同時,唐風已經在平板上搜索瓦莎她們所在的位置了。

    還好王宇用的是瓦莎的手機嗎,要是用林楠的手機,還真是不好找,可瓦莎的手機是與唐風的手機相連接的。

    “唐風,我勸你,還是乖乖與小爺我跪下認個錯,也許我還會對她們溫柔點,玩你玩過的女人,我覺得沒意思。”

    王宇吸著北歐特產雪茄,眼里對唐風的恨意明顯,而不遠處被捆綁吊掛在高懸梁上的兩個美女,他已經沒了興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