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章 守夜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章 守夜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等人并沒有注意到衛司那一帶而過的情緒,只是重新整理好行囊,又重新出發。

    臨走前,瓦莎看了一眼在地上瞪大雙眼的黑三,冷哼了一聲。

    她的雙眼靈動又有神,如秋水般剪影讓人忍不住多瞧兩眼,瓦莎收回自己的心思,又放在了趕路上。

    能夠把他們放在這奇奇怪怪的森林中,都是對這群人的仁慈了。

    他們做盡惡事,也算上他們運氣好,碰到了唐風。

    “接下來的路途,一定會更加困難。”唐風緩了緩,突然道,他看著周圍詭異的環境,已經能夠預想到,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能夠穿過這片森林。

    但瓦莎卻面色絲毫不變的道:“那又如何,我們什么樣的人沒遇到過,區區一個森林,你就有些擔心了嗎?”

    雖然嘴上這樣說,但瓦莎心里清楚,唐風并不是擔心他自己。

    現在她的仙力被那黑三小人奪取,而林楠也算得上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唐風又時不時的可能被魔戒吞噬。

    這樣一看,的確不是什么好的前景。

    瓦莎走到唐風的身邊,她的皮膚本就白嫩,就算在這森林中長時間被暴曬也只是微微變紅,看得唐風有些心疼。

    從前,她哪里需要受這種罪。

    她十分活潑的把手搭在唐風的肩膀上道:“放心啦,有本大小姐出場,什么樣的苦難都能給你克服,你就不要擔心那么多了!”

    瓦莎笑著的模樣,突然給唐風的心中注入了一種莫名的力量。

    他此時,就像是四肢被注入了什么奇怪的藥劑一般,突然十分有力,唐風點了點頭,那雙眼中充斥著對瓦莎的情緒。

    那種情感,是除了兩人,都無法理解的。

    林楠便在一旁看著這樣的場景,不知為何,她的心中有些酸酸的味道。

    她壓下自己心頭的不舒服,勉強的笑道:“那我們便往前走吧,趁著現在日頭還大,我們還能夠辨別方向。”

    對啊,在這森林中,最怕的便是迷路了。

    唐風被點醒,連忙退出剛剛與瓦莎的眼神交流中,帶著幾人走向了剛剛前行的方向。

    而就在幾人慢慢離開之際,剛剛被衛司用銀針封穴的那些人,逐漸的被一種奇怪的蟲子覆蓋上了全身。

    他們的血液慢慢的被吸走,如同一具干尸般躺在地上。

    黑三自然也看到了這場景,他驚恐的想要躲開這丑陋的蟲身,卻只能夠運用隱身的技能,讓自己隱藏起來。

    果然,蟲子看不到他的存在,但卻不妨礙它們在黑三的身上爬來爬去。

    這不禁讓他渾身都戰戰兢兢。

    索性還能夠保住命。

    這邊,唐風撿起一根粗壯的樹枝拿在手上,他在其中釋放著淡淡的靈力,讓樹枝有了削鐵如泥的韌性。

    這才讓一行人前進的道路,慢慢變的暢通了起來。

    畢竟這一路上,荊棘與雜草可是不少。

    “糟了,天上的日光慢慢的變得稀少了。”林楠是眾人之中一直最關注方向的,畢竟她是空姐,最在意的便是這些東西。

    唐風聞言抬頭,果然,頭上的太陽似乎因為一行人越走越深,慢慢的被樹木的枝葉擋住,再沒有剛剛那種沐浴的感覺。

    “沒事。”

    他掏出身上的一個指南針,這不禁讓瓦莎驚嘆了一聲。

    “這東西不應該早就失靈了嗎?”

    沒錯,指南針的確在這迷霧森林中早就迷失了方向,畢竟在這亦邪亦正的地方,根本沒有什么磁場可言。

    而這枚指南針,可是經過唐風精心改造過的。

    他把自己身上的力量穿成了一根線,在眾人進了森林之前便直接伸展到了那頭,而這指南針也會順著這條靈力線,慢慢的帶著他們走向出口。

    聽完了唐風的解釋后,林楠點了點頭,平靜的臉上隱藏著對唐風的贊嘆。

    沒想到,在那么早的時候,他便開始籌謀了。

    不過唐風心中卻是沒有什么感覺,他從前世開始便已經習慣了謹慎生活,這只不過是他眾多保命手段中一個小小的心思罷了。

    就這樣,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迷霧森林三分之一的腳程。

    四人都有些疲憊了,看著手上的表,衛司開口道:“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我們一直前進,十分耗費體力,不如找個地方歇息一會。”

    出門在外,聽到歇息兩個字,本就應該十分高興。

    可唐風這一行人,心中卻是真正的開始警惕了起來。

    在這詭異的地方中,他們可說不好遇到什么樣的物什,在歇息的時候,才是最應該小心的時候。

    “這樣,唐風和林楠一起守夜,我和瓦莎先休息,你們看如何?”

    衛司的安排其實很合理。

    四個人之中,唐風的武力值是最高的的,其次便是瓦莎,最后才是衛司和林楠。

    這樣兩兩搭配著守夜,不但安全系數高了很多,還會讓互相之間可以聊聊天,不至于無聊的睡著過去。

    “可以,就在這處吧。”

    唐風雖嘴上似乎只是隨便指了一處地方,但可是經過他深思熟慮的。

    四人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一處大樹的腳下,那樹的根蔓十分龐大,緊緊的盤繞在周圍,正好能給他們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

    “你說這大樹會不會是活的啊。”

    瓦莎不禁大開腦洞,畢竟她在做仙人的時候,也遇到過不少以樹木花草為原型的精怪,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兒。

    聽到這,唐風的嘴角抽了抽:“你快洗洗睡吧,你也不看看這森林中的靈氣有多貧乏,這樹要是能在這修煉成精,我跟你姓。”

    “切。”瓦莎撇了撇嘴,她行走了一天,身體本就疲累,早就有些支撐不住了,只不過是看在唐風,才沒有主動的提出來。

    現在衛司看出了她的身體狀況,瓦莎自然求而不得。

    兩人便找了一處還算光滑的地方,脫下自己的外衣蓋在身上,瓦莎身子本就有些嬌小,蜷縮在那枯草上的模樣看起來更加楚楚可憐。

    唐風尋了一些殘枝碎葉堆在了一起,然后用靈力催動了一簇火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