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六章 拯救林月蓉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二十六章 拯救林月蓉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他們和鬼窟中的鬼怪交著手,但對方畢竟人多勢眾,很快,兩人便有些支撐不住了。

    就在那女子險些被一只鬼抓到脖子之時,唐風迅速打開窗戶跳了下去,林楠驚呼,忍住大叫出聲的沖動。

    只見唐風手持一把匕首,如同魔煞般行走在眾人之中,他的動作迅速而又致命,一刀一個鬼怪,很快便給兩人殺出了一重包圍圈。

    那兩人對視一眼,隨即便一起幫助唐風殺敵,讓幾人驚訝的是,這兩人竟然能夠在鬼怪身上留下傷口。

    他們還十分難受的模樣,這不禁讓瓦莎若有所思。

    “走,此地不宜久留。”

    看著越來越多的鬼怪往這個地方聚集,唐風便往客棧的正門跑去,那對男女緊緊跟上,三人又想盡辦法回到了最開始的房間之中。

    “看來,我們還是沒辦法逃出去。”

    女子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她名為林月蓉,是驅魔林家的后代,也是要繼承未來家主之人,身邊的男子,則是她的仆從。

    他們此行,誤入了魔窟,實屬意外。

    “小姐,別擔心,我們遲早會找到出路的。”

    林堂安慰著林月蓉,她的臉色沒有任何轉好,她一向是個現實之人,怎會被林堂這種明顯是套話的話語誆住。

    她搖了搖頭:“不知幾位道友是如何來到此處的。”

    唐風這才開口道:“我們此行是被一個神婆給騙了,不然也不會走錯了路,你們來到此處幾日了?”

    他并沒有否認林月蓉那聲道友的稱呼,幾人交談了一陣,這才知曉雙方的境遇。

    原來,林月蓉和林堂都是修行驅魔之法,他們以符咒陣法為攻擊手段,這才能對那些鬼怪造成傷害,可這也敵不過這些鬼人數眾多。

    白日時,桂城就像籠罩了一層迷霧般,根本叫人找不到出口。

    他們已經在這桂城呆了半個多月。

    只有在夜晚之時,桂城才會顯露出它本來的樣子——惡鬼叢生,城門大開,所有鬼怪都在阻攔著外來人想要出去的步伐。

    “我們嘗試過想要從入口離開,可那入口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我們只能夠看到最西邊的城門,看來,那便是出路了。”

    林月蓉總結著他們這些天探索到的東西,瓦莎想了想道:“會不會整個城市都被布了一種陣法。”

    陣法?

    林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不可能吧,我們平時布一個大型陣法,最多也只能十米左右了,這么大一個城池,那人得多厲害啊。”

    瓦莎白了林堂一眼,心里不禁說道,這見識短淺的人類。

    她沒被奪走仙力的時候,想要布這種陣法,其實也是捏捏手指就能夠辦到的事,哪有林堂說的這么恐怖。

    但她并沒有說出來。

    “我覺得可能那西城門門口都不一定會是出口,畢竟那可是能夠逃離鬼窟的地方,為什么要這樣明顯的擺在我們眼前呢。”

    瓦莎說的十分有道理,可是林堂卻不愿意相信。

    這么長時間,支撐他們的,便是那一道虛無的門。

    現在瓦莎告訴他們,這可能是假的,林堂心中自然有些接受不了。

    “那你們這半個多月,都是靠吃什么活下來的?”衛司問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說到這,林月蓉便有些臉紅了。

    “我們最開始不愿意碰著城市中的任何東西,但后來實在受不了了,發現這城池中的貨物還是沒有問題,我們便一直在店鋪中拿東西吃。”

    “真的沒有問題嗎?”

    衛司緩緩開口,他指了指那白日里老人遞過來的飯菜,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塊塊帶著臭味的腐肉。

    林楠的瞳孔縮小,顯然被嚇到了,她白日里還動過想要食用這飯菜的念頭,可現在,她卻是十分想吐。

    “這!”

    看著這奇異的場景,林月蓉自然不傻,她也被那老人招待著住過這家客棧,自然知曉這是什么。

    想到自己曾經還親口吃過這里的飯菜,一股反胃之感便忍不住的涌了上來。

    “林小姐,沒事,你們現在也沒有任何事,不用擔心。”

    瓦莎試圖安慰著兩個人,不過很明顯,不是很奏效。

    她有些無奈,如果自己碰到了這種事,想必也會有些接受不了吧。

    “看來我們今天晚上,必須得出去尋找出口了。”

    唐風的聲音響起,打斷了林月蓉的思路,他說的沒錯,既然這城市中的食物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他們的身上沒有食物,只能被迫的邁開雙腿,尋找出口。

    “我林月蓉今日便和這群怪物拼了,我就不信,找不到那傳說中的鬼窟出口。”

    她的臉色顯然有些不好,一張漂亮的臉上充斥著怒色,顯得她更加生動。

    幾人稍稍商議了一下,林月蓉分給了衛司三人一人一把帶著符咒之氣的刀,這都是他們在武器店搜集的東西,現在竟然派上了用場。

    “如果你們在這客棧住的超過三天,客棧之人便會把你們趕出去,我們也是白日睡覺,晚上東躲西藏。”

    說到這,林堂的臉上果然有些悲戚。

    他好歹也是林家小姐身邊的紅人,雖然只是個下人,但也是頭一次過這種生活。

    林堂搖了搖頭,可能這就是他們二人命中的那道劫難吧。

    小姐曾經被家中的祖師爺算過命,二十歲那年必有一道大劫,只有遇到生命中的貴人,才能夠逢兇化吉。

    幾人重整行裝,又從客棧門口走了出去,瓦莎從一開始,便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意圖找尋出什么東西。

    果然,那些鬼怪瘋狂的涌了上來,他們皆拋去了白日里的偽裝,把最真實的一面全都暴露了出來,青面獠牙,十分恐怖。

    瓦莎轉身一個轉手,便直接把一個鬼怪的脖子割斷。

    “瓦莎,你有看出什么問題嗎?”

    唐風知曉瓦莎在陣法上似乎有自己的獨特看法,他沒有像林堂一樣,只是沖著西城門而去,而是在周圍敲敲打打,想要發現些什么。

    “我發現了點眉目,跟我來!”

    她迅速的奔跑著,幾人便跟隨著她一起走著,唐風則走在最后墊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