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六百三十一章 擊殺黑袍男子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六百三十一章 擊殺黑袍男子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任其自生自滅。

    “他們里面的人一向看不起我們這種低等人,自然不會進來搜尋你們,楓城對待外來者的態度一向是監視,如果不能為己所用便直接擊殺。”

    聽到這,唐風的眸子微微變了變。

    他們真的是為了利用他們才這樣對待他們的嗎?

    他不相信。

    自己身上的秘密,雖然只有少數人才知曉是怎樣一回事,可現在已經有眾多勢力想要去爭奪。

    “謝謝你,不過你幫助我們,想必也是有目的吧。”

    瓦莎先是道謝,隨后便死死的盯著那少女,這楓城中的人十分古怪,她可不相信在這里有什么善男信女,會無緣無故的幫他們。

    “沒錯,你這女人倒是十分聰明!”

    就在此時,方欣的嘴角裂開一個詭異的笑容,她身后的門突然被打開,里面一個全身黑袍男人走了出來。

    他打量著眼前幾人,那紅色的舌尖慢慢的舔了舔嘴唇周邊,一副垂簾欲滴的模樣,贊嘆道:“小欣,你這次做的不錯。”

    隨后他便猛然沖了上來,那速度十分驚人。

    唐風一驚,可還是迅速的接上了這黑袍男人的招數,兩人一時間便斗在了一起。

    見此情景,瓦莎直接冷笑一聲,她操起手上的驅鬼鈴便微微晃了晃。

    一股子神秘的邪氣便從里面散發出,方欣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幅場景,雙眼中滿是驚訝:“怎么可能!”

    她對上瓦莎的驅鬼鈴絲毫沒有反抗能力,方欣很快便被那股神秘力量禁錮住,慢慢的被抽干了精力。

    沒錯,瓦莎能夠利用驅鬼鈴為媒介,把別人身上的精氣全都吸到自己身上,從而恢復體力與精神力。

    “就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如果瓦莎沒猜錯,這眼前的黑袍男人修煉的便是一種跟她差不多的秘術,能夠以吸別人的精氣亦或者是靈魂之力,以強大自身的邪惡功法。

    可瓦莎的精神力之海無比龐大,自然不是這男人能夠比擬的,她能夠隨意控制是否把眼前的人吸干,那黑袍男人卻不行。

    很快,那男人便敗在了唐風的手下。

    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風,自己雖然說功夫只是一般般,可他這些年,卻通過吞噬了不少人,得到了許多力量。

    只要再吞噬一些,他便能夠重返楓城,恢復自己尊貴的地位了。

    想到這,黑袍男子有些不甘心,可唐風迅速的封住了他周身的幾個穴道,讓他體內的氣力流失,瓦莎迅速上來,吸干了他身上的所有精力。

    這不禁讓黑袍男子心中大怒。

    他還是頭一次被別人用這種招數給算計!

    唐風看著他微怒的雙眼,冷笑一聲,想要算計他的人,迄今為止,還沒有出生。

    他直接一刀下去,便斬斷了男人的心脈。

    黑袍男人的呼吸,驟然停止。

    就這樣,這兩個人一個被唐風直接終結了生命,一個被瓦莎吸干了身上的精氣,虛弱的躺在了地上。

    她看向瓦莎的目光有些復雜:“你怎么可能會使用驅鬼鈴。”

    瓦莎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得意,她可是仙尊,區區一個驅鬼鈴的使用,就想要難道她?

    現在她是虎落平陽,也只能用這些小玩意意思意思,而方欣竟然就被唬住了。

    真是無用。

    “你現在該說實話了吧,剛剛為什么要跟我們廢話那么多,那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你若是不跟姐姐講清楚,姐姐的這雙手,可就不客氣了!”

    瓦莎下手絲毫不留情面,直接拿過唐風的匕首在方欣的胳膊上劃了一個不小的口子。

    下一秒,那匕首便緩緩貼上了方欣的臉上,狠辣之色,溢于言表。

    她能看得出來,這個小姑娘的五官長得不錯,只不過被黝黑的膚色和一身臟兮兮的衣物掩蓋住了而已。

    方欣是個聰明人,自然不會用自己的臉開玩笑。

    果然,當瓦莎把匕首比在了方欣的臉上時,她的眼中閃過一絲懼怕,直接開口道:“我說,我全都說……”

    她剛剛從楓城被趕出來不久,還指望著以后能夠回去,怎么會把自己的臉毀在這個時候?

    原來,剛剛方欣跟他們說的也都是實話。

    只不過那時候楓城的侍衛在搜尋唐風一行人,所以那屋內的黑袍男子才沒有出現。

    方欣今年三十多歲,只不過修煉了一種秘法,才能永葆青春不老,但她因為在楓城中與不敵其他勢力,這才被趕出楓城。

    她與那擅長吸人精力的黑袍男子合作,只要見到個人便拉進來,黑袍男子則許諾方欣,自己回到楓城之時,會把她帶回去。

    不過這也誤打誤撞的幫助唐風一行人躲避了楓城之人的追捕。

    “福陵山是什么?”

    林楠突然想起眾人在懸崖之上看到楓城時,那群侍衛口中說的東西,連忙追問道。

    可當林楠問到這個話題之時,那方欣卻像是中了某種禁制一樣,她有些想要張開嘴講話,可卻一個音節都發不出來。

    一分鐘左右過去,她的氣息便停止了。

    “怎么回事?”

    唐風很清楚的知曉,他們四人之中,并沒有人對方欣下死手,畢竟,他們還指望這人給自己多多說些情報。

    可當講到福陵山,這人竟然直接咽氣了。

    “看來,方欣的身上怕不是被下了一種禁制,只要她有了想要背叛的心思,便會被那禁制直接收取生命。”

    “只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身上有這種東西。”

    唐風緩緩的開口道,這種禁制有些不人道,也是他們這些上位者控制手才喜歡用的招數,竟然會出現在這楓城之中。

    可真是有些神秘。

    他緩了緩,然后道:“我覺得這福陵山中絕對有他們不想讓外人知曉的秘密。”

    瓦莎點了點頭,衛司隨后查看著方欣身上的情況道:“她死的倒是有些怪異,身上沒有任何傷口……”

    唐風拽下黑袍男人身上的身份令牌,上面刻著一個大大的“云”字。

    聽剛剛的方欣所說,這人似乎是楓城中云家的一個庶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