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澤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澤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還只是剛剛走到邊緣,他們便覺得心脈處有些難受。

    而身邊的衛司則是最先受不了的。

    他喘著粗氣,坐在地上,額頭上滿滿都是汗水,那副有些痛苦的模樣,很快便讓林楠有些心疼。

    “要不然你就在出口處等著我們吧。”

    唐風和瓦莎也同意這個提議,衛司本身身子也有些堅持不住,他只好聽從兩人的話,乖乖的往外走。

    奇怪的是,林楠絲毫沒有這些異樣的反應。

    反而,越往里面走,她越覺得身心舒適,那是一種無比奇妙的感覺,就像是少男少女初嘗禁果時的感覺一樣。

    她忍不住的加快了腳步。

    唐風想要阻止她,卻發現自己的喉嚨似乎像是缺氧一般,他在自己全身上下運行著靈氣,這才感覺氣息輕快了不少。

    而瓦莎則是晃動驅鬼鈴,在自己的周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氣場,這才抵御著外界的威脅。

    很快,林楠便跟隨著心中的感覺,來到了一片空曠的草地上。

    “你們是什么人。”

    一道有些沉重的聲音響起,唐風根本聽不出其是男是女,只能夠大概聽出他在講什么。

    他并沒有回答,而是有些警惕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十分普通的花花草草,樹木小溪,似乎沒有什么不同。

    天上的月亮如同彎鉤一般,悄悄的掛在天上。

    沒錯,不對勁的地方,便是那月亮的存在。

    剛剛他們在楓城中肆意行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這樣一彎明月。

    而此時,天上卻明晃晃的掛著一彎月亮,它的月光淡淡的照射在眾人身上,反射出淡然的涼色。

    唐風運用靈力,讓自己手上多了一道虛擬的弓箭,直接朝著天上的月亮而去。

    那背后的聲音迅速出現,一只類似于獅子的野獸沖了出來,它獠牙十分鋒利,竟然直接把唐風的靈力箭一口給咬碎。

    仔細看去,它的頭如獅,身上的毛發鋒利又順滑,腳掌如同龍爪一般令人有些膽寒。

    那守護獸如同通了人性一般,雙眼中充斥著惱怒。

    它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唐風。

    而唐風,腦海中則是閃過一句話。

    “大膽人類,膽敢冒犯本座。”

    唐風確信,這個聲音就是眼前這怪獸的口中傳來,可他并沒有看到這怪獸開口,他瞇了瞇眼。

    “你是什么東西?”

    這句話,顯然把眼前的守護獸惹怒了。

    它名為大澤,是楓城中人人敬如神的神獸,今日居住之地竟然被一眾人類隨意的闖了進來。

    這為首之人,竟然還冒犯自己,詢問它是什么東西?

    這不禁讓大澤的心中充滿了怒火。

    它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樣猖狂的人類了。

    哪里見到這樣上來就對自己不敬的人?

    可唐風卻也是故意惹怒眼前的大澤,他能夠看出來楓城的古怪,眼前這所謂禁地也并不是什么簡單的地界,這奇怪的野獸,很明顯就是在保護那月亮。

    他今日就要破壞掉這禁地,看看楓城到底一直在保護著什么東西。

    唐風掏出那把匕首,閃身上前,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大澤身上巨大的能量。

    瓦莎看著這幅場景,心中有些無奈,只好拿出驅鬼鈴,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她在布一個龐大的陣法,也還好他們路過了鬼窟,她才能夠拿到這驅鬼鈴,不然,唐風想要以虛弱的身軀對敵大澤,實在是有些困難。

    果然,大澤的身子慢慢被瓦莎的陣法所困住,但她的陣法還沒有大成,只是簡簡單單的拖住了它的動作。

    大澤看出了這人類女人對自己身上下了某種禁制,雙眼一時間有些通紅,它明明在外面設下了威壓,又布了迷陣。

    這群人類能夠進來,就已經十分令它驚訝了。

    可沒想到,這群人竟然還能夠把自己的腳步給絆住。

    大澤獸口一張,便直接釋放出自己身上醇厚的力量,朝著唐風追逐而去。

    看到這種畫面,林楠的心中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若是唐風繼續的與這大澤打斗下去,只怕又要落得之前的那種狀態。

    但她卻無能為力,林楠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女孩,最多身上有些特殊的標記。

    她一時間突然十分痛恨自己的無力。

    就在林楠暗自神傷之時,唐風果然用自己的靈力匯集成一個靈力團,阻擋著大澤的攻擊。

    二人的交鋒十分迅速,快到讓瓦莎根本看不清他們之間的身影。

    可她還是通過辨認氣息,聞到了那大澤身上血腥的野獸味道。

    她微微的勾起唇,溫柔的道:“來。”

    下一秒,大澤便驚訝的發現,自己似乎無法動彈,它驚訝的轉過身,就在這一息之間,唐風直接把手上那靈力團朝著天上的月亮攻擊而去。

    不好!

    大澤惱怒的甩開瓦莎的禁錮。

    這男人的目標根本就不是自己!

    當月亮破碎之時,幾人周圍的場景也盡數消失。

    就好像他們離開鬼窟之時的場景。

    瓦莎渾身的戒備全都豎了起來,她們接下來要面臨的場景,可能比剛剛還要危險。

    就像是觸發了什么禁制一樣,剛剛還美麗而又幽深的環境瞬間破碎,變成了與楓城相融合的場景。

    似乎,這處才是現實世界一般。

    此處就像是一個中央廣場一樣,剛剛唐風與大澤打斗留下的痕跡,全都留在了地上。

    而楓城中的人就像是沒有聽到他們之間的爭斗一般,竟然根本沒有人出來查看。

    實則,是因為大澤與其他幾個守護神獸,他們愛好清靜,所以楓城城主便把城內的人數控制在一個數量之內。

    又命令所有人在夜晚之后不得隨意走動。

    所以才會出現剛剛那副詭異的場景。

    “幾個老朋友們,有人膽敢踏進我們的領地,快醒來吧!”

    那蒼老的聲音再次出現,果然,又是那大澤開口了。

    不過這次從陰暗中走出的幾頭守護獸,它們身上的氣息竟然比大澤還要強大幾分。

    真是令人詫異。

    瓦莎剛剛布下的陣法應聲破碎,她口吐一口鮮血,表情有些憤怒。

    自己只不過用了三分氣力去布陣,可也不應該被大澤這樣輕松的掙脫開來。

    看來,眼前的這些守護獸,實力并不容得他們小覷。

    她擦掉那口血跡,唐風有些擔憂的看著她:“瓦莎,你沒事吧。”

    “沒事,不要分心。”

    那幾個守護獸走出來之后,它們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兇狠的打量著唐風,隨后表情便有些了然。

    這個人類身上,竟然有魔戒的氣息。

    大澤是他們之中能力最弱的一個,感受不到魔戒,十分正常。

    可他們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眼前的這個男人渾身充斥著亦正亦邪的氣息,一雙眼睛雖然充斥著浩然正氣,可身上的感覺,卻讓他們十分不喜。

    對視一眼后,幾個守護獸便決定,把這男人直接斬殺在此地。

    免得打擾他們的安寧!

    似乎看出了這些守護獸的意圖,唐風冷冷一笑,直接使用靈力化出了一把劍,那靈力劍充斥著威力,他只是輕輕一揮,便有一道傷害朝著其中一個守護獸而去。

    它的移動能力似乎十分差勁,沒有躲開唐風的攻擊,可那一道靈力波,竟然沒有對它的身上產生任何傷害!

    瓦莎的嘴角勾了勾,這倒是有意思。

    她直接盤腿坐在了地上,緩緩的閉上雙眼,驅鬼鈴就這樣慢慢的漂浮在了空中,林楠看著這場景,心中有些慌亂。

    她只好站到了瓦莎的身后,戒備的看著眼前的那些守護獸。

    既然不能夠幫忙,那便時刻的看住唐風,只要他有被魔戒吞噬的先兆,她便想辦法讓他冷靜下來。

    此時,閑下來的大澤,這才把目光轉移到了林楠的身上。

    它從開始就覺得,這個人類女人身上有些不對勁。

    它剛想要走到林楠的面前,便被唐風直接攔下,他此時的雙眼有些通紅,一副遇神殺神的氣勢,竟有些驚到了幾個守護獸。

    他們還是頭一次看到,實力這樣強大的人類。

    楓城中那些廢物在這人的對比之下,瞬間都如同小嘍啰一般,不足掛齒。

    可它們也不是吃素的。

    守護獸們算上大澤一共有四只,它們站在了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把唐風牢牢的圍在手中,讓他一周都充斥著壓力。

    而四只神獸之外的瓦莎,她手上的陣法卻越來越完整。

    瓦莎雖然失去了仙力,但并沒失去記憶,她的眼界和曾經的能力,便是她現在能夠使用的金手指。

    她今日就讓這些守護獸看看,什么叫做仙尊上神的底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