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八章 回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八章 回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金龍離開,但林音確實已經死了,人死不能復生,至少在現在來說,唐風的能力不足以救活他。

    這種無力和愧疚感,讓唐風內心煎熬到了極點,加之本來身體就異常的虛弱,氣血攻心之后。眼前瞬間發黑,身子一軟,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瓦莎和林楠見狀,連忙上前將唐風給扶了起來,但見唐風面色煞白一片,毫無一絲的血色,顯然已經極度的虛弱,暈厥過去。

    但好在唐風的身體足夠好,昏迷了僅僅不到一分鐘,便恢復了神智,睜眼看著身邊兩個女伴,微微搖頭。

    “我沒事……”

    說完,推開兩人,站了起來,走到林音身前。

    他有些心酸,這個地方距離安北實在有些太遠太遠,如果將她就葬在這里,唐風實在有些于心不忍,畢竟,這個地方不是她的家鄉,把她一個人留在這里,說不過去。

    唐風有些無力的坐在地上,靜靜的看著地上的林音,她的臉被自己的上衣蓋著,唐風有些不愿在看她的表情,雖然最后一刻,她的臉上帶著的是笑容……

    周圍的山林間很是安靜,安靜到沒有蟲鳴鳥叫,沒有一絲的聲響,唐風就這樣安靜的坐在地上。

    ……

    “人死不能復生,你不要太難過了……”

    林楠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說話,此時看到唐風這個樣子,走到了唐風跟前,安慰似的說了一句。

    唐風只是靜靜的坐著,并沒有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唐風輕聲說了一句。

    “瓦莎,你說我做的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么?”

    聽到唐風說了自己的名字,瓦莎輕聲慢步走到了唐風身邊,盤腿坐在了地上。

    “其實……我也不知道,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們這樣究竟是為了什么……”

    說完,她不由得苦笑了一聲,“你我都知道,在仙界,你雖然也比我強,但是再如何也不過就是個仙尊而已,可仙尊算的了什么?”

    “那仙界之上有那么多地位尊崇的天神,仙界大亂,他們投降的投降,中立的中立,偏偏將這樣艱難的人物交給你……”

    “我真的覺得,對你來說有些不公平,這些事,憑什么讓你來做,那蒼青仙人修煉了近萬年,修為甚至遠在你師尊之上,他做出這樣的事讓你去撥亂反正,簡直比登天還難!”

    “我入仙界第一天開始就知道,這世上從來都有天道這回事,但是,現在仙界大亂成了這個樣子,我們又有誰見到過天道回來解決呢?”

    瓦莎說完,無比憐惜的看著唐風蒼白的臉,淚眼婆娑,她說來也只不過就是個仙界的上神而已,沒有什么厲害的地方,即便是修為恢復,其實也幫不了唐風多少,仙界像她這種修為的神太多了,根本不值得一提。

    “說這些,還有什么用呢……”

    “師尊被殺,其實對我來說,不管怎么困難,我都有義務替師尊報仇,將仙界的秩序恢復到像以前一樣。”

    “仙界都成了那個樣子,如果持續下去,早晚人間也會大亂,到時候,我們再想做什么,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瓦莎沉默了很久,然后抬起頭看著唐風。

    “那你打算怎么辦?”

    如果中途沒有出現這樣的變故,唐風想的自然是趕緊解除掉魔戒的束縛,然后再繼續修煉,等修為恢復之后,找到回仙界的通道,然后回到仙界相機行事,但是現在,一切都被打亂了。

    林音身死,這里又是異國他鄉,自己怎么可能把她一個人留在這里,去做自己的事情呢?

    他實在是有些做不到,真的做不到這樣的絕情,更何況,林音是為了自己死的……

    “送她回安北,然后魔戒的事,再說吧。”

    瓦莎想勸勸唐風,但是看到唐風的眼神,硬是把到了嘴邊的話該眼了回去。

    “好,聽你的。”

    唐風點點頭,俯下自己的身子將林音背到了自己身上,如果是平時,這其實不算什么,但此時的唐風身體虛弱到了極點,背上并不重的林音,腿都有些發軟。每走一步都感覺似千斤一般,無比的艱難。

    可是再艱難也得背著她回去,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瓦莎和林楠跟在唐風身后,他走在前面,此處距離最近的現代城市也有上百公里,唐風走的很慢。可是中途沒有休息過一次。

    ……

    兩天之后,三人有些衣衫襤褸的站在了城市的邊緣。

    到了現代化的城市,一切都變的簡單起來,唐風專門買了一副水晶棺,將林音放在里面,然后租賃了一架飛機,從歐洲直飛江南省省會陽城。

    坐在飛機上,一切都似乎回歸了正常,但是,唐風真的有些不知道回去之后該怎么面對林音的家人。

    岳母夏素琴,岳父林木石,就連自己的父親,他見面之后都不知道究竟該怎么說。

    三天沒有合眼,唐風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這種崩潰和身體無關,就是單純心理難以承受。

    自己這趟歐洲之行沒有收獲就算了,反而讓自己修為被壓制,如今已經和一個廢人差不多,林音又遇到這樣的事,簡直有些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意思,禍不單行。

    瓦莎和林楠坐在一邊,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她們這一路上其實都沒有再安慰唐風,因為她們知道,口頭的安慰其實沒有一點作用,反而可能會讓唐風感覺更難受,除此之外沒有一點用。

    但是瓦莎和林楠都知道,林音現在死了,雖然說來和唐風沒有直接的關系,也不能怪唐風,但是人這樣沒了,他回去如何向林音的家人交代?

    這聽起來似乎沒有什么,但是面對曾經的岳父母,唐風確實很難做人。

    “如果她家里人那邊你不好出面的話,讓我去說,畢竟……她的死,其實講實話跟你沒有太大的關系。”

    瓦莎看著唐風,輕聲說道,這話是發自肺腑的,她確實想給唐風解決一些麻煩,畢竟這個男人一個承擔的太多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