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九章 難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四十九章 難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不用了,她是為了我才去那樣做的,現在人都已經沒有了,我去跟她們家人撒謊,這種事我做不出來。”

    “更何況,好歹夫妻一場,她的家人也都是我的家人……”

    瓦莎聞言再沒有說什么,她看的出來,一直都看的出來,唐風對于林音的感情,一直都在,要不然也不會現在這個樣子。

    至少,她從認識唐風那天起,就從來沒有見唐風有這種模樣。

    飛機經過15個小時的飛行,終于在凌晨時分到了陽城機場。

    出發之前唐風就已經在遠在X港的陳飛打了電話,讓他趕回安北替自己準備一些事,下了飛機,陳飛就已經在地面等著,還帶了人和車。

    將林音安然放在車上,唐風出了機場,冷靜了幾分鐘,將電話打給了夏素琴。

    不久,電話接通,對面傳來了夏素琴和藹的聲音,“小風啊,好久沒給媽打電話了,這段時間也沒有見你,去哪里了?”

    唐風沉默了幾秒,壓低聲音說了一句,“媽,有個事,我想給您說一聲,您能不能出來一趟。”

    本來打算直接在電話里給她說的,但唐風一想夏素琴是一個人住的,怕她聽到這個消息接受不了,出點意外,身邊又沒有其他人,著實有些危險。

    “行,媽現在自己在家呆著也沒事,你說個地方,我這就過去。”

    “星輝大酒店。”

    說完,兩人掛掉了電話,唐風沉吟良久。再次將電話打給了林木石,雖然也和夏素琴已經離婚了,但是畢竟是林音的父親。

    “小風,怎么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面對林木石,唐風沒有多說什么,直接說道,“小音出事了,星輝大酒店。”

    林木石那邊有些不知所以然,一時間楞了,“發生什么事了?”

    “意外,她……人沒了……”

    電話里的林木石沒了聲音,又過了一會兒,掛掉了電話,唐風蹲在地上,重重的喘了口氣,上了陳飛的車,直奔星輝大酒店。

    “你們兩個等會就住酒店房間里,在我處理完這件事之前,不要出來,明白嗎?”

    瓦莎和林楠相視一眼,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不久之后,到了星輝大酒店,唐風讓陳飛安頓林楠和瓦莎進了開好的房間,自己一個人坐在酒店大廳里,等著夏素琴和林木石的到來。

    最先來的,是夏素琴,此時的她收拾的很是體面,讓人根本看不出來真實的年齡,風韻猶存的感覺。

    遠遠的,她看到了坐在酒店大廳沙發上的唐風,笑著說道。

    “小風啊,這段時間去哪了,也不回來看看媽……”

    唐風起身,遠遠的看到,門口出現了林木石的身影,行色很是匆忙,臉上陰云幕布,大踏步往這邊走來。

    “小音出什么事了!”

    唐風看到林木石的時候,林木石也看到了唐風,冷冷的開口問道。

    夏素琴一瞬間聽出來了是林木石的聲音,臉色一變,回頭看了一眼。

    唐風先沒有開口,林木石幾步走到了跟前,氣勢洶洶的喝問道,“小音出什么事了,啊!”

    夏素琴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對,茫然看向自己身邊站著的林木石,“你說什么?小音出……”

    “爸媽,小音沒了……”

    唐風說完,微微低了低頭。

    夏素琴大腦“嗡”的一聲,一個支撐不住,整個人往地上倒去,好在林木石站在身邊,將她扶住放到了沙發上。

    “唐風,你說什么!”

    深吸了一口氣,唐風重新抬起頭,“小音在歐洲為了救我,沒了……”

    林木石瞬間臉色煞白,坐在沙發上的夏素琴呆呆的看著唐風,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風,你說……你說什么?”

    林音是她唯一的女兒,唯一的孩子,林木石和她離婚,現在這唯一的親人也沒了,可想而知,夏素琴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人現在在哪?”

    林木石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但畢竟是男人,還堅持的住。

    “我把她送到仁德醫院了,在太平間。”

    夏素琴聽到這里,終于相信了,這是真的,唐風沒有在騙自己。

    但是聽到這句話的同時,暈了過去,陳飛此時剛好下來,看到夏素琴暈了,趕緊過去給她掐人中,索性這是急火攻心,按了一會兒就醒了過來,只不過臉上沒了人色。

    “我要去仁德醫院,我要去看小音,我要看我的女兒……”

    沒有眼淚,有痛哭,在這樣一個時候,是哭不出來的,已經忘記了怎么哭……

    唐風一擺手讓陳飛帶林木石和夏素琴過去,自己隨后就到。

    本來應該給自己父親唐建國說一聲的,但唐風想了想,父親剛好過來不久,還是不要經受這樣的事情最好,不然發生意外,有些得不償失。

    上車,直奔仁德醫院,車子開得很快,那是因為夏素琴不斷的催促陳飛,以至于闖紅燈三次。陳飛的駕駛證都沒了。

    ……

    站在太平間里,夏素琴和林木石怔怔的站在床前,里面很冷,但二人都拒絕了穿上厚衣服的要求,直接走了進去。

    沒有說話,良久的沉默,夏素琴真的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真的無法接受,這是她唯一的女兒。

    過了許久,林木石轉過身一把抓自住了唐風的衣領。“你說,小音究竟是怎么死的!”

    “你給我說清楚!”

    陳飛看到林木石的情緒有些激動,趕忙上前拉了拉,但是被唐風擺擺手退了回去。

    “為了救我。”

    唐風平靜的說道,不帶一絲的波瀾。

    林木石雙眼通紅,“為了救你?唐風,你是什么人,什么事情需要林音一個姑娘家去救你,你給我說實話!”

    “不說實話我現在立馬就報警,你說還是不說!”

    唐風將林木石的手推開,“我說了,是為了救我,你不信,是你的事=。”

    夏素琴轉過頭看著唐風,眼睛紅了,嘴唇在顫抖,看的出來,她真的很難過,“小風,媽真的很難過,但是媽媽相信你,你說的話,媽媽都相信,你和小音雖然以前感情不好,可是媽媽看的出來,你對小音情深義重,我說過,小音不是那種薄情的人,她為了你,做的出來這樣的事,我相信,我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