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五十八章 改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五十八章 改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伸手將銅門關上,閃身往里小跑,哇哈和林楠走在前面,但眼前的空間并不大,小跑了沒有幾分鐘,面前出現了一個祭壇。

    “這是?上古時期的祭壇?”

    瓦莎低聲開口,唐風環視四周,點了點頭,“應該是西方上古時期他們神族使用的祭壇。”

    “那這里就能解除魔戒?”

    瓦莎眼中的光芒肉眼可見,她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

    祭壇整體呈四邊形,和華夏傳統的祭壇并沒有一分的相似,在祭壇的中間,有一處小平臺。

    唐風看到這個平臺之后,心臟開始不由得加速起來。

    銅門處傳來推開的聲音,瓦莎看了一眼唐風,“你快進去,這些人我來對付。”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瓦莎和林楠,不知什么時候起,他已經將生死看的有些淡,他同樣明白,自己選擇的這條路,想要一直走下去,沒有犧牲,是不可能的。

    重重點點頭,唐風跳進了祭壇,站到了那中間的平臺中間,他清晰的看到,不知哪里來的光束照在平臺中間,而在那束光照射的位置上,有個手印。

    這手掌印很大,唐風看了一眼,又回頭望了望,瓦莎和林楠已經沖了上去,和那些神族后裔纏斗在了一起,當然,還有林楠。

    只不過,這些神族后裔和上次的神族后裔似乎有些并不一樣,實力太過強勁,本身瓦莎已經沒了多少法力,如今面對這些殺心肆虐的人,又哪里能是對手?

    唐風面無表情,他這一生,注定要辜負很多人了……

    想到這里,唐風閉上了眼睛,將手放在了那一手印之上……

    ……

    意識在這一刻似乎不再屬于自己,唐風不知道自己在經歷什么,只覺得整個人天旋地轉,難受到了極點,除此之外,再沒有其它的感覺。

    當然,時間在這一刻似乎停滯了,他沒有看到瓦莎被神族后裔一掌重傷,爬起來繼續堵截的畫面,也同樣沒有看到,林楠用盡了全力,卻仍舊倒在了血泊之中……

    這些神族后裔,看到唐風將手放在了平臺之上,如同發瘋了一般想要往前,但被瓦莎和林楠阻擋。

    不過只有短短的五分鐘,也就是在這五分鐘當中,唐風感覺自己像度過了千年一樣的漫長。

    等再度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瓦莎和林楠。

    這一幕,似乎在之前就想到了,唐風眼中露出了一絲凄落,如今,真的就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了……

    他覺得自己體內很是灼熱,將手從平臺上拿了下來,無名指上的戒指不見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手看了看對面的一眾神族后裔,眼中的殺氣在逐漸的增加。

    “你們,連選擇怎么死的權力都不會有了……”

    那一眾的神族后裔互相看了看,領頭的上前一步,手中的神兵指著唐風,“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今天若不能殺你祭天……”

    他的話沒有說完,當然,唐風不會允許他說完,他甚至沒有閉上自己的嘴巴。便永遠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消失的很快,如果非要用時間去丈量,可能就是幾毫米的時間。

    剩余的眾人楞了,但他們并不害怕。

    因為領頭的人是消失了,在他們看來,這并不一定是唐風做的,因為他們沒有看到唐風動手。

    緊隨其后的,是不怕死一樣的往前沖,他們似乎覺得,自己能夠殺掉唐風,拿到唐風手中的戒指。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唐風解除掉魔戒的壓制之后,不但恢復自己之前的修為,反而獲得了魔戒的力量!

    當然,他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因為在他們往前沖的一瞬間,便化為了空氣。

    唯一值得他們慶幸的是,他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痛苦……

    對于一個沒有權利選擇自己死法的人來說,這其實是一種再好不過的待遇,在唐風自己看來,已經是莫大的仁慈。

    整個山洞里都安靜了下來,唐風走到瓦莎身前,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

    他在這一刻,開始相信天道,這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卻在冥冥之中操縱著一切。

    唐風身體之中的能量強大到讓自己都有些意想不到,但唐風此時卻覺得,這一切似乎都是注定的,魔戒的力量歸附于他,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一樣。

    唐風蹲下。身,隨后坐下,看著瓦莎,心中無限的悲涼。

    天道,天道難違,瓦莎從選擇跟著自己那一刻起,便沒有再活下去的可能。

    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唐風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么,說什么都顯得有些蒼白。

    就這樣靜靜的坐著,不知道坐了多久,唐風站起身,將林楠和瓦莎抱起來,放在了一起。

    然后伸手,一團藍色的火焰瞬時將二人包裹。

    唐風不想看這瓦莎的身體埋在土里,然后化為泥土,他不想看到,也沒法接受。

    似乎從這一刻起,唐風便再也不是以前的唐風了。

    ……

    一個人孤零零的走出洞口,第一個迎接他的,是王青山手下人的槍口。

    但此時的唐風,修為早已經超過了仙尊,這些人在他眼中,真的渺小的就像是螻蟻。

    “唐風!你居然還沒死!”

    王青山站在自己手下。身后,冷冷的看著唐風說道。

    “你的兒子是我殺的,你現在走,回去再生一個,好好做你的生意,不然,你真的hi后悔。”

    王青山被仇恨吞噬了心智,此時哪里還會考慮其它的,惡狠的說道。“你在威脅我?”

    “不,我是在勸你,喪子之痛我能理解,你算個男人,所以我不想殺你,你也不要執迷不悟,錯過這次機會,就不會再有了。”

    王青山笑了,“唐風,別在這兒裝什么大尾巴狼。我今天就是死,也要……”

    隨后。王青山身體飛在了空中,急速往下直落,這里是山腰,普通人摔下去,沒有生還的可能。

    “你自己要死的,不怪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