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六百六十一章 高安夏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六百六十一章 高安夏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施主,真不是我們難為你不讓你進,真的是因為我們這里不接待香客的……”

    唐風臉色不怎么好,兩個小尼姑看著唐風,有些怯生生的,臉上帶著幾分懼意。

    “我讓你們讓開,我來這兒是有事。”

    “施主,你來這兒有什么事,可以跟我們說的。”

    陳飛站在一邊,他很懂眼色,知道這個時候了,該輪到自己出面說話,有些事不適合讓唐風做。

    “你們兩個怎么那么多的廢話,我們已經說過了,來這兒是有事,你們山門敞開,卻唯獨阻攔我們是什么道理,惹急了我,把你們這青衣庵給你燒了你信不信!”

    陳飛心中本來就有氣,畢竟高安夏就是在這里出家的,他和安夏的關系擺在那里,看著她走上這一條路,心中自然不滿。

    “施主,您別難為我們,我們都是……”

    說話間,山門之中走出一個老尼,端步走到唐風和陳飛面前,微微躬身之后開口。

    “二位施主,請進。”

    沒有拖泥帶水,老尼姑閃身讓開,唐風和陳飛一前一后走了進去。

    青衣庵人不多,但是面積很大,應該是年代較為久遠了,里面古色古香,頗有佛門清靜之地的恬淡之感。

    “二位施主是來找清霜的吧?”

    唐風回頭看了一眼陳飛,后者開口道,“清霜是安夏梯度時起的法號……”

    唐風點點頭,“是的,可以的話,請帶我去見她。”

    老尼姑高頌一聲法號,“施主,清霜不愿見你,早些回去吧……”

    唐風眼神一變,冷哼一聲道,“你們佛門不講究四大皆空嗎?既然都已經四大皆空不問世事,跳出了紅塵之中,又何必怕見我這樣一個故人呢?”

    “若是真的心歸佛門,那就不怕見我,若是沒有,那躲在這深山之中,又有什么用呢?”

    老尼姑臉色微微一變,“施主,這是清霜的意思,難不成你當真要難為她不成?”

    唐風呵呵一笑,“少給我戴這個帽子,我這樣做,只不過是想勸她而已,你也看到了,既然她連見都不敢見我,又怎么談得上是皈依佛門呢?”

    “我看,讓她跟我走,比待在你們這里強太多了。”

    “而且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索性我也就直說了,佛門收納弟子,也不該劍刃就收,有些人是真的不適合青燈古佛了卻一生的,你收了她們,無異于殺生,虐生,明白我的話嗎?”

    老尼姑神情不變,接著又高唱一聲佛號,“施主,這話說的就有些偏頗了吧?清霜只不過是不想見你而已,何必惡語相向于整個佛門?”

    “更何況,我佛慈悲,眾生皆苦,因此才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胸懷接納這世上之人,安夏姑娘情愿皈依我佛,施主何必如此嫵媚我們佛門呢……”

    唐風笑了,接著擺擺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拿著刀的人立地就能成佛,被屠刀殺掉的人呢?”

    “無稽之談,簡直虛偽至極,好了,我也沒時間跟你在這兒說這些,安夏本人在哪里?”

    來尼姑臉色都成了通紅色,看的出來,她很憤怒,但是很無奈,唐風這段話,一時間居然讓她有些反應不過來究竟要怎么反駁。

    于是,只是恨恨的看了一眼唐風,不甘的指了指一邊的偏殿。

    唐風隨后快步而走,幾步進了一旁的偏殿。

    殿內的蒲團之上,高安夏盤腿而坐,沒有念經,只是安安靜靜的坐著。

    唐風抬手示意讓陳飛出去,接著走到了高安夏身邊。

    一頭烏黑的秀發此時不剩一根,但從側面便看的出來,很美,即便沒有頭發也同樣很美。

    良久, 兩人都沒有說話,唐風站在一邊,就安靜的看著。

    “為什么要成這樣?”

    許久之后,唐風徐徐開口。

    看的出來,高安夏深吸了一口氣,沒有扭頭,正色開口道,“不為什么,為了我自己。”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你真的沒有必要這樣折磨自己,你也別告訴我說,你真的是心靜如水,所以才來的這里。”

    “佛門之地,又有幾人是心靜如水的,真正心靜的人也不會來這里。”

    “回去吧,為了自己,也為了家人。”

    高安夏轉頭看向唐風,那一雙眸子格外的清澈,唐風不禁覺得,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到過這樣清澈的眸子了。

    “既然已經出家,那便不再有家,施主請回吧,清霜馬上要做晚課了……”

    說完,高安夏站了起來,準備離開,她似乎顯得很是平靜,臉上沒有絲毫的波瀾。

    “高安夏,我今天這是第一次來,也是最后一次,你想好了。”

    “如果你真的選擇要在這里待一輩子,我不攔著你,這是你自己的選擇,無可厚非,但是不管怎么樣,我們相識一場,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然后再做決定。”

    “你現在跟我走,日后過個普通人的生活,我相信,都會好起來。”

    高安夏停住了腳步,轉頭看向唐風。

    那一雙眼睛之中似乎有淚花閃動,隨后笑了笑,躬身唱了一聲佛號,出門去了……

    門外,陳飛緊隨其后跟了上去,不住的勸說道,但高安夏只顧往前走,并不搭理一臉焦急的陳飛。

    唐風隨后出門,叫了一聲,“陳飛,我們走。”

    陳飛站在原地,心里是真的著急,本來以為唐風來可以勸她回心轉意的,沒有想到唐風也只是說了幾句話便不說了,高安夏絲毫沒有回心轉意的意思。

    “風哥,這……”

    “每個人都為自己而活,她有自己的想法,我們不要再難為她了,走吧。”

    陳飛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唐風的性格他了解,今天說了這話,那以后自然是絕對不會再來的,那這么一來,安夏就真的是沒有機會再回心轉意了!

    “風哥,你就再多說幾句啊,萬一……”

    唐風擺擺手,“沒有萬一,走吧。”

    陳飛快三十歲的漢子,此時急的都快哭了,上前一把拉住了唐風的胳膊。

    “風哥,你再說幾句,就當是幫我一次忙,好不好……”

    兩人說話間,身后傳來高安夏的聲音,略帶一絲幽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