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六十七章 得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六十七章 得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老弟啊,我真的說的可是實話,現在趕緊走呢,真的沒什么事,畢竟我今晚心情不錯,看到小月這張臉我就心情好的不行,所以你今天運氣好,等會我的耐心要是耗光了,沒有了,那后果可就嚴重了,所以,你還是要想清楚。”

    唐風淡淡一笑,目光并沒有離開客廳里的沙發,“難道,你現在是在威脅我不成?”

    那許聰顯然有些不耐煩了,目光猛的看向唐風,“你怎么那么多的廢話,我現在就問你一句,你是選擇現在自己走出去呢還是等會我叫人把你打廢掉了抬出去,你自己選一個!”

    “磨磨唧唧的,哪里來的那么多的廢話!”

    楊月兒看到許聰這么 放肆,終于有些忍不住了,指著許聰喝道,“許聰,別太過分了!”

    唐風緩緩一抬手,楊月兒停住了說話,這種感覺從未有過,不知道為什么,唐風不讓他說話的時候,他就真的不敢在多說一句。

    “如果我偏偏就是不走呢?”

    許聰這下眼神瞬間變了,說實話,他的身份還真不是一般的小混子或者二代公子哥,那些人他根本都不放在眼里,別說在安北這座小城市,就算是在燕京那種地方,他都沒人敢惹。

    就安北這種小城市,不是說大話,就算是一把手來了,他也能一聲就給震住!

    這就是許聰的能力和背景,就是這么得強大,不是開玩笑。

    “朋友,你這是存心要跟我作對了是吧?”

    “我再跟你說最后一遍,安北市的一把手過來,我讓他給老子滾出去,他媽的他也不敢站著走出去,你信嗎?”

    唐風點點頭,“信啊,怎么不信。”

    “只不過可惜的是,我信也沒用,因為我不是安北市的一把手,你在別人面前多威風跟我有什么關系?”

    “我也跟你說最后一遍,我給你一分鐘的說話,給楊月兒道個歉,然后從這個里滾出去,我就當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不然的話……”

    “不然怎么樣?你能把爺咋的?”

    許聰簡直都要笑出聲來了,這個人在他眼里簡直有些憨,更有些彪,他許聰自打出生以來,好像還真的沒有人跟這么跟自己說話。

    “我就把你扔出去。”

    唐風話說得很輕,似乎并沒有什么威懾力,因此在許聰眼里,這完全就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好啊,那你有種就把爺扔出去,我看你……”

    “哎,你他嗎的真的……”

    許聰的話沒有說完,爺沒有看到自己是怎么被唐風一把抓起來的,整個人驟然之間就懸在了空中。

    楊月兒吃驚的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她可是真的沒有想到,唐風居然真的敢把許聰這樣,更重要的是,一百多斤重的許聰在唐風的手中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輕飄飄的,直接一把被唐風舉了起來。

    那兩條腿和胳膊在空中不斷的揮舞著,根本沒有一點的還手之力。

    許聰是怎么都想不明百,自己是怎么到了樓底下的,然后怎么到的垃圾桶,他是一點印象和感覺都沒有。

    唐風將這個三代公子哥扔進了垃圾桶,折身上樓,而楊月兒就站在窗戶邊上,跟看電影一樣,唐風的一舉一動簡直帥呆了!

    此時,她的心里不禁有些懊悔,那就是自己媽媽嫁給了唐風的爸爸,那這樣一來他們就算是一家人了,想到這里,她的心里居然有些小難受。

    不過看到唐風上樓,還是趕緊站到了門口,等唐風上來。

    “這人是誰,這么張狂,簡直是一點邊都沒了。”

    楊月兒跟在唐風身后,“你說他啊,就是個無賴!”

    唐風坐在沙發上,“不是一般的無賴吧?聽他說話的口氣,似乎家里的背景不一般啊……”

    楊月兒此時聽到唐風這么說,心里咯噔一下,猛然之間想了起來,“對,我現在才反應過來,你現在算是把這個許聰給得罪了,他們家幾代人都是大官兒,我之前聽說,他爸爸現在是什么大官兒,級別挺高的。”

    “而且他們家就他一個兒子,三個女兒,就他最小,所以從小嬌生慣養,脾氣和人壞到了極點。”

    唐風點點頭,“行,沒事,今晚這事兒咱們說破天那也是咱們占理,我還就不信了,他能有多厲害!”

    楊月兒此時情緒逐漸的緩和了下來,而內心之中的擔憂也增加了不少。

    說實話,就許聰的身份,他們這些人真的是得罪不起的,光纏著自己的時候她就報警不下好幾次,但真的是一點作用都沒有,至于為什么,她是真的想不明白,只能解釋為,這個人背后的實力太強了。

    心里正想著什么,唐風站了起來,“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正說著,窗外樓底下傳來許聰的叫罵聲,“好啊,你們兩個給我等著,不把你們收拾了,我許聰不是人!”

    唐風站在窗戶邊上往下看去,許聰上了自己的車,揚長而去。

    “對不去啊,今晚的事害的讓你動手,得罪這樣的小人,真的是對不起。”

    唐風淡然一笑,“好了,未來都是一家人,真的不用這么客氣。”

    “行,沒啥事我就走了,改天見。”

    唐風起身離開,楊月兒一直把他送到樓下,看著唐風上了車,這才依依不舍的轉身回自己家。

    那一道帥氣的如同電影里的男主角一般的身影在她的腦海之中不斷的閃現,久久不能散去。

    她是真的有懊悔,這以后自己媽媽要真的和唐風的老爸在一起,她可就真的和唐風成了兄妹了。

    ……

    許聰氣呼呼的回了酒店,身上衣服上全是垃圾桶里的臟東西,腦袋上都是泔水!

    渾身臭烘烘的,要不是自己開著豪車,估計酒店門口的保安都不會讓他進去。

    “先生,那個?要不……”

    剛走到酒店房間門口,正準備刷卡進去,身后一個服務員急匆匆的走到了許聰身邊。

    “那個什么?要不什么?滾!”

    “嫌棄老子臟是不是?滾尼瑪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