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六十九章 惹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六十九章 惹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謝謝……謝謝你就我……”

    唐風抬手示意她不要說話,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自己救人沒有什么其他目的,這小姑娘被那個許聰往死里打,唐風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有些人實在張狂的有些過分了。

    不過許聰現在再也張狂不起來了,命只有一條,可惜他已經沒有了。

    “我幫你打了120,很快就到了。”

    小美看著唐風,不知道該說什么,她這是真的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心情到現在才算是平復了下來。

    “先生,您,您叫什么?”

    唐風坐在沙發上回頭看了一眼,雖然此時的她有些狼狽,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處地方是好的,但一身紫色的制服包裹下,身材很是曼妙,看得出來平時定然是一個絕美的女人。

    關鍵年紀不大,正是好看的時候。

    “唐風。”

    做好事自然要留名,不然誰還喜歡去做好事,唐風沒有隱瞞,將自己名字說了出來。

    小美在床上躺著,吃力的點了點頭,屋外傳來120的警報聲,小美尷尬的一看自己,然后目光看向唐風。

    “好了,我抱你下去。”

    說完,起身走到床邊,將渾身發軟的小美一把抱了起來,打開門往樓下走去。

    此時,整個萬豪大酒店都亂了套,死人了這種事在安北這種小城市可不是經常有的,加上本來住酒店的人就多,聽到外面亂哄哄的,都出來看熱鬧,這一下,聚集的人越來越多。

    唐風不管外面這些,抱著小美下了樓,接著到了救護車前面,將人交給了醫生,人已經上了救護車,肯定不會再有什么危險,于是唐風轉身準備走,但被醫生給叫住了。

    “先生您不能走。”

    “嗯?”唐風有些不解的回頭看了一眼說話的醫生,意思是問,還有什么事嗎?

    “先生,需要一名家屬陪同的,不然到了醫院,很多手續沒法辦……”

    “我不是他的家屬。”

    唐風說得很是直接,救護車里的小美聽到唐風這么說,心中稍稍有些失落,不過看得出來唐風這個人沒有什么壞心眼,為人實誠。

    “那人是你送來的,你就先替她幫個忙吧。”

    唐風看了一眼小美,回頭又看了看亂成一鍋粥的酒店,轉身上了救護車。

    ……

    這邊,酒店里很快被警方封鎖,所有入住的客人一縷待在自己的房間不許出來,所有人都要配合警員的調查。

    霎時間,萬豪酒店出了人命案的消息不脛而走,圍觀的群眾將整個萬豪酒店所在的萬豪廣場都擠滿了,不大的安北小成一時間滿城風雨。

    安北市警局,劉局臉本來就黑,  此時的臉更黑,在自己的轄區內出了人命案,關鍵死的人還是不一般的人物,他現在想的都不是怎么處理案子,而是自己頭上的烏紗帽是否能夠保得住。

    “劉局,酒店的監控視頻調來了,技術那邊已經看完了,基本鎖定了犯罪嫌疑人。”

    劉局長內心并沒有一絲的興奮,查出來兇手又能怎么樣,反正許大少爺是已經沒了,人都折成了九十度,這一幕要是被許建軍知道,恐怕自己的好日子是到了頭了。

    “是誰?”

    “就是您的老朋友,叫……”

    “我的老朋友?”劉局長臉色一變,看著自己的下屬。

    “沒錯,您的老朋友,叫唐風……”

    腦子“嗡”的一聲,劉局長心里都是一緊,剛開始自己還想不明白,這許聰這樣背景的人怎么會出這樣的事,現在他能想明白了,誰讓他得罪唐風這樣的人了!

    那不死才怪!

    擺擺手讓自己下屬下去,劉局長心里暗暗覺得,這件事最后怕是要鬧大了,不過呢,這鬧得越大,對自己其實越有利,俗話說得好,這人間神仙打架的話,和自己的關系就沒有那么大了。

    “劉局,那這個人我們現在抓嗎?”

    既然嫌疑人已經鎖定了,那接下來按照慣例的話就應該抓人了,只不過,劉局長有自己的算盤。

    “先別急,這件事牽扯眾多,等上面派人下來在說,你們不要動,保護好現場就行。”

    手下人出去了,劉局長穿好衣服,出了門,往萬豪酒店趕去。

    ……

    燕京,一座高檔別墅內,徐建軍抽著煙,眼珠不滿紅色的血絲,看得出來有些疲憊。

    手機響了,是自己秘書的,有些不耐煩的接起來,“喂?怎么了?”

    電話那邊停頓了幾秒鐘,接著壓低聲音說道,“許部,少爺他……”

    “又惹事了?”

    “不是……”

    許建軍本來心情很煩躁,聽到自己秘書這么說話,瞬間有些不耐煩的道,“那是怎么了,快點說。”

    “要是又把人家女孩子肚子搞大了的這種事,你們出面辦一下就行了,就算是打傷了人,你去處理就行了,我現在很忙,沒時間管這些事。”

    “許部,少爺他……被人殺了……”

    許建軍第一瞬間沒有聽明白,一愣神,“你說什么?”

    “許部,您先別急,少爺他……”

    “你是說,小聰被認殺了?”

    秘書支支吾吾的回答了一句,隨后,手機掉在了地上,許建軍呆了……

    這可是他唯一的兒子,生了四個孩子才生出來的,年級最小,最受他喜愛,這才二十出頭,被人給殺了!

    況且他許建軍也不是尋常人,那殺自己兒子的人得狂到什么地步??

    “什么時候的事,人在哪!”

    許建軍壓低了聲音,撿起地上屏已經摔爛的手機,低聲問道。

    他竭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緒,畢竟在下屬面前,他是不能失態的。

    “就一個小時前,在江南省安北市的萬豪酒店,聽當地警方說,嫌疑人已鎖定了。”

    沒再說話,許建軍掛掉電話,踱步往外走,沒走兩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出門,自己的專車就停在院門口,隨時待命,他幾步上了車,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然后沖司機說道。

    “去機場,快點……”

    司機答應了一聲,發動了車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