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章 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章 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許建國上了飛機之后,將電話直接打給了安北市的警局一把手劉局。

    心里早就有準備,但當電話真正給自己打來的時候,劉局還是渾身一震,自己是什么級別,而許建國又是什么級別?

    這次的事情一旦一個環節處理的不好,惹怒了這個許建國,自己的仕途可以說就到頭了,曾經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會白費,沒有一絲回旋的余地。

    更何況,劉局心里明白,一個人失去自己的獨生兒子會是怎么樣的一種心理感受,在這種狀態之下,做出的事可就不能按照常理去推測了。

    “許……許部,那個……”

    “劉局是吧?”

    劉局趕緊點頭,雖然現在面前根本沒有一個人,也沒有許建國,但他還是表現出了一副很是尊敬的樣子。

    “你給我說實話,我兒子現在什么情況。”

    電話那頭的許建國似乎很平靜,但劉局知道,這樣的人物,自然表現出來的會很平靜,但實際上是裝出來的,絲毫不能大意。

    劉局心里暗道,你兒子都成了兩段了還問什么情況,能有什么情況,簡單來說就是死了唄。

    但心中可以這么想,嘴巴上可不能這么說。

    “那個許部啊,您先別著急,那個具體的情況呢……”

    許建國平時最喜歡的就是打官腔,但在這個時候,他卻覺得自己最討厭的就是打官腔,但此時還不能暴露自己的情緒,這是大忌。

    “劉局啊,有些情況可以等我到了之后你再說,但是我現在問你的是,我兒子什么情況,你簡單說一下。”

    劉局實在是不想說,雖說這件事完全和他的關系不大,但是稍微懂點心理學就知道,這件事要從自己嘴里說出來,那到時候許部長記住的人里面就會有自己,而且還會印象深刻,畢竟是自己把這個消息傳遞給他的。

    可現在不說看來是不行了。

    “劉局,那個許公子他……在醫院搶救呢,具體情況醫生還沒有說,等下我給您問問,只要有消息,我立馬第一時間通知您。”

    當然,人早都死了,但是,劉局知道,現在還不能自己說出這個消息。

    許部長心里咯噔一下,瞬間看到了一絲希望,這是他最想聽到的消息。

    “好,劉局,你聽著,不管用什么樣的辦法,一定盡全力去救,聽到沒?”

    “您放心許部,我已經給醫院的醫生囑咐過了,一定盡全力去救,您放心。”

    電話掛掉,劉局長出了一口氣,但隨即反應了過來,拿出手機,拔出了一個號碼。

    “喂,宋法醫,你那邊什么情況?”

    “什么?準備解剖?別,立馬給我停下!”

    接電話的法醫也有些摸不著頭腦,按理來說這樣的刑事案件,一般的流程就是需要解剖的,最起碼得需要知道具體的死因是什么,但現在劉局的話顯然讓他們不理解。

    但更讓他們沒有想到的事情還在后面。

    “宋法醫,宋主任,我現在跟你說的話,你不要問什么,立馬給我去做,知道了嗎?”

    “我這邊實話告訴你,你要不按照我說的去做,那咱們接下來肯定都沒有好日子過,明白了嗎!”

    聽到自己的直接上級這么說話,法醫那邊心里也不敢說什么。

    “現在,你們把那尸體給我送到安北第一人民醫院,記住,直接送到急救室,把那些急救的東西全部給我用上!”

    “你也別問為什么,馬上去辦,我現在馬上去第一人民醫院!”

    劉局說完,馬不停蹄的下了樓,車都沒讓司機開,自己直接坐進了駕駛室,往第一人民醫院開去。

    不多時之后,安北第一人民醫院,急救室外,劉局長面色鐵青,院長已經到了,子啊等他。

    “劉局,您這是……”

    劉局先沒有說話,轉身走到一邊的角落。

    左右看了看沒人,這才開口道,“陳院長,我實話告訴你,這個人的身份背景不簡單,他爸是許建軍……”

    第一醫院的院長一聽這話,臉都綠了,許建軍誰不認識,那個級別可真不是一般人。

    “所以,人現在在我們安北出了事,搞不好我們這些人都得遭殃,我的意思是,做出一副還在搶救的假象,然后等許建軍來了,告訴他人最后沒救回來,這樣一來的話,我們的責任會小一點。”

    院長不傻,聽到這里便明白了,這個辦法似乎確實是唯一的辦法,不然這責任落到他們任何一個人的頭上那都不是他們能頂得住的。

    “劉局,您的意思我明白,行,我現在就去安排,您放心,醫院的人不會有人走漏半點風聲。”

    劉局重重點頭,“嗯。這件事關系到你我的前途命運,多上點心。”

    院長點了點頭,實際上他們兩人的級別相差不大,但劉局顯然有實權,而他一個小小的院長自然沒什么權利。

    轉身去安排,劉局也返回到了急救室門外,面色蠟黃。

    ……

    碰巧的是,唐風也在第一人民醫院,他是陪被打的小美過來的,急救是都在醫院的一樓,繳費處離著不遠,唐風過來繳費,劉局身邊的手下一眼看到了排隊準備繳費的唐風。

    劉局肩膀被人拍了兩下,有些不耐煩的一回頭,是自己的手下。

    “劉局,那個人好像就是唐風……”

    “放你娘的狗屁,出了這么大的事,他能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這里?”

    說話的同時,他扭頭向一邊看去,果然,第一眼就看到的是唐風。

    畢竟他和唐風之前有過交道,也在一起吃過飯,唐風的身影他一眼就看出來了。

    眉頭瞬間皺了起來,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出了這么大的事,唐風居然還不走,而且在這樣的公眾場合露面。

    “劉局,我和弟兄幾個上去給他逮了?”

    按理來說,確實應該這樣才對,但劉局急忙一抬手,“一邊去,就你們幾個?我看你們是忘性太大了,當初那么多的雇傭兵都不是他的對手,就你們能行?”

    “那劉局,我們現在?”

    劉局深吸了一口氣,擺手讓自己手下呆著,一個人朝著唐風走了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