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一章 嘲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一章 嘲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上次見到唐風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時隔這么久,再次見到唐風,劉局心里知道,面前這個人自己以前得罪不起,現在更是得罪不起。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有的時候怎么做都無法彌補。

    走到唐風身后的時候,唐風轉過身,微笑著打量著劉局。

    “唐先生,好久不見,最近可好啊?”

    劉局率先開口,態度無比恭敬的說道,換做平時,對待一般的嫌疑人,他可沒有這樣的好態度。

    “哦?劉局,我挺好的。”

    唐風說著話,前面隊排的差不多了,他先往前走了幾步,將收費條遞進窗口。

    而劉局就一直站在不遠處等著,沒有上前去,遠處劉局的手下看著面前這一幕,心里不禁都在嘀咕,自己老大這是怎么了?

    “劉局今天這是怎么回事?怎么這么軟?”

    “呵呵,這你就不懂了吧?為官之道,見人說人話,見鬼就說鬼話,那個唐風啊,就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哦?這么厲害?”

    “這你新來的就不知道了吧?”

    “那位叫唐風,在安北可是個不小的人物,聽說啊,現在是X港一家很厲害的集團的老總,幾千億的身家,都快進福布斯排行了!”

    “只不過這個人很低調,做事不張揚,因此名氣不大,就我們劉局那點面子在人家面前根本什么都算不上,狗屁都不是。

    “這次這個案子啊,我看是不簡單吶……”

    ……

    “唐先生,您這是給誰看病啊?”

    劉局像拉家常一樣的在和唐風說話,唐風將收費條裝進口袋,微微一笑。“劉局啊,我給誰看病你心里不知道?我想,你們應該已經掌握了所有的信息了吧?”

    “什么時候準備抓我?”

    劉局心里“咯噔”一下,隨即尷尬的一笑,“唐先生,您這話怎么說的,怎么能叫抓您呢?”

    “頂多也就是請您回去,說說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已。”

    唐風雙手插在兜里,靠在窗邊,“哦?就這么簡單?”

    “劉局啊,據我所知那個人的老爸可不簡單啊,老上新聞呢,地位不低吧?”

    “難道你就沒有收到一點壓力?”

    “還真是許久不見,劉局說話的藝術造詣又提高不少,不錯,厲害。”

    唐風舉起大拇指,羞的劉局臉都有些泛白。

    “唐先生,這件事您也知道,我們這確實也不好處理,您這邊是我的朋友,而那個許家少爺誰都知道本就是個該死的主兒,要不是他爹給他撐腰,估計早都被人做掉了。”

    “今天這件事呢確實也不怪您,但是事情出了,咱們就得想辦法解決不是?”

    這話說完,唐風笑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劉局兩面派的水平確實不錯,要不然怎么這么年輕就是局一級的官兒呢?

    “嗯,劉局啊,這話說得確實是不錯,好聽,那我今天倒是想聽聽,你想怎么處理這件事。”

    劉局哈哈一笑,“唐先生,這件事呢,說句實在話,確實不好處理,您也知道,許建軍這個人的級別有多高,別說我一個小小局,長,就算是安北市的一把手王志高,見了人家也得賠笑。”

    “這個許聰可是他的獨生子,這喪子之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到的。”

    唐風點點頭,“那劉局的意思是,我跟你們回去?”

    劉局聽到這里也是跟著唐風一笑,“唐先生這話說的,頂多也就是讓您跟我們回去接受一下調查詢問,畢竟這里面究竟有什么事情,咱們誰也說不好不是?”

    唐風點點頭,“這句話說的不錯。”

    “您放心唐先生,酒店的監控攝像頭呢,咱們想說他是壞的,它就是壞的,好的也得壞。”

    “如果說當時的監控攝像頭壞掉了,那這件案件不就成了無頭案了嗎?”

    “當然,也可以說是我們這些警員水平有限,沒有查出來線索,這很多事情,是死的,但事情是死的,人是活的嘛,唐先生,您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唐風點點頭,笑了,“劉局啊劉局,怪不得你四十歲就到了這個位置,不錯,我看你很有前途。”

    話說到這里,兩人就都笑了,但唐風隨即冷笑一聲,往前走了一步,指著劉局身上的制服。

    “劉局啊,你很會做人,但是呢,你覺得你說的話,對得起你身上這身衣服嗎?”

    “你放心,這件事我唐風有自己的辦法,我會請全國最優秀的律師團隊為我辯護,讓我唐風堂堂正正的從法院無罪出來,你信嗎?”

    劉局嘴角一陣的抽顫,點點頭,“唐先生自然是有這個能力,我信,我信……”

    “所以啊劉局,有句話我想送給你。”

    劉局訕笑著點點頭,“唐先生請講。”

    唐風轉身,回頭說道,“別太自作聰明,做個人,做事做人,多問問自己的心。”

    說完之后,唐風大步離去,劉局氣的嘴都歪了,但是直到唐風走遠之后這才變了臉色,猛的一捏拳。

    身后的下屬快速圍了上來,“劉局,你怎么讓他走了?”

    “萬一這小子跑了怎么辦?”

    “就是啊劉局,他可是案件的重要嫌疑人,萬一跑了……”

    劉局轉過身一甩手就是一巴掌,“你知道個屁,你能耐大你去給我把他抓回來我看看!”

    “本事不大,口氣一天不小,你以為我不想抓他?”

    “媽得,一天長的腦子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什么身份嗎?”

    “我告訴你,這件事一點處理不好,咱們都得跟著玩完!”

    說完,氣喘吁吁的折身往外走,現在劉局是夾在兩邊,正反不討好。

    況且估計不多時之后許建軍就會到達安北,那個時候,自己該怎么辦?

    萬一搞不好自己的計劃暴露,那算是玩完了,總之是不想辦法不行,想了辦法也有很大的風險,著實讓他有些頭疼。

    剛走出醫院門診大樓準備抽根煙,兜里的電話響了。

    “喂,劉局,許部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