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二章 騙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二章 騙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什么?這么快就到了,他是怎么來的?現在人在哪兒!”

    劉局心里都在發顫,天知道這個許建軍居然來的這么快,雖然已經做了很久的心里準備,但是當這樣的大人物真正到來的時候,他還是有些意外和吃驚。

    “人家是坐專機來的,現在剛到安北的軍用機場,應該不到三十分鐘能到安北接待中心。”

    劉局點點頭,招手帶著人就往接待中心趕去。

    ……

    許建軍的心里還有著一絲的希望在,唯一的兒子,死了之后他可怎么辦,都這么大年紀了,難不成再找個年輕姑娘給自己生一個不成?

    但聽起來似乎很容易,畢竟自己的地位在那里擺著,但事實上,事情遠遠沒有普通人想的那么簡單。

    他許建軍的老婆雖然長相很一般,但家庭背景方面絕對不是自己許建軍這樣的普通家庭能比的,如果自己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情,恐怕他許建軍身敗名裂只在一年之間!

    不禁感覺腦袋有些疼,多年以來的偏頭痛早就稱呼了頑疾,此時更是愈發的疼!

    “許部,要不我聯系一下醫生,讓他們給您看看?”

    許建軍擺擺手。“不用了,沒那個心情看醫生,我們現在快到安北了吧?”

    身邊的隨行人員點點頭,“嗯,大概還有十幾分鐘就能到接待中心,我已經聯系過相關人員了,警局的劉局和安北市的一把手王志高都在,等您過去。”

    許建軍沒有說話,只是微微一點頭。自己這個身份,下來到了安北這種小地方,理應受到這樣的待遇。

    王志高面色難看,看到劉局帶著人進來,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下,等待劉局過去。

    “老劉啊,坐吧。”

    劉局一點頭,微笑一下坐下。

    “老劉啊,事情處理的怎么樣了?”

    劉局點點頭,隨即說道,“老王啊,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我知道輕重緩急,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王志高面色鐵青,重重的點了點頭,“好啊,我們兩個可需要先說好,到時候許部到了,這件事你得跟他解釋清楚。”

    “你知道的,他是什么人,我們兩個可是得罪不起的…”

    劉局點點頭,不置可否,“我知道,不過我們兩個現在可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休戚與共啊……”

    王志高敏感的神經瞬間緊繃,“劉局打的一手好算盤啊……”

    “我聽說許部家的少爺是唐風動手干的?”

    “老王啊,難道你心里有什么想法了?”

    “沒有,但我的意見是,如果是唐風動的手,這件事對我們來說就比較好處理了,矛盾直接引到他們兩個人身上,讓他們兩個人互相斗行了。”

    兩人相視一笑,屋外,黑色紅旗轎車停在門口,身邊的人低頭沖王志高說了一句。

    “許部的車到了……”

    王志高和劉局同時站起,快步往外走去。

    許建軍下了車,一抬頭,王志高伸出了自己的手,“許部,一路辛苦……”

    許建軍看了一眼,身邊的人給他介紹道,“王志高,安北一把手。”

    點點頭一伸手,許建軍握了握王志高,轉頭看向一遍穿著制服的劉局。他倒是挺好認出來的,一看衣服就知道了。

    “許部,您好。”

    劉局伸出手,許建軍看了劉局一眼,沒伸手,直接開口問道。

    “小聰那邊什么情況?”

    劉局眼珠一轉,直接說道,“我來的時候人還在搶救室,我們請了安北最厲害的重癥科專家,現在正在搶救,具體情況,等會才能知道。”

    許建軍一擺手,“走,去醫院。”

    說完頭也不回的上了車,王志高和劉局對視一眼,跟在他身后上了自己的車。

    不多時之后,車子到了安北第一人民醫院,許建軍心急,車子直接就開進了醫院救護車停放的位置,將后面兩輛救護車的車位都給占了。

    安北第一人民醫院是安北市最好的醫院,占地面積最大,醫生最多,每天接待的病人也最多,這救護車幾乎是沒天24小時有,紅旗車停在救護車的位置上,擋住了救護車的位置。

    而許建軍心急,并沒有注意到這些,也不顧及形象什么的,下了車之后快步走進了醫院里面。

    王志高下車冷冷的瞪了一眼后面鳴笛的,拉著病人的救護車,吩咐手下人過去訓斥,而這一幕,都被唐風看在了眼里。

    他沒有多說什么,本來給小美交完住院費之后就準備走了,看到這一幕,他想到了什么,折身返回了醫院。

    急救室門外,許建軍一臉的焦急神色,劉局快步走到許建軍身邊,“許部,人還在搶救,您先別著急……”

    這種話當然沒有什么用,許建軍聽完嘆了口氣,臉色黝黑。

    不多時之后,劉局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發了一條短信給急救室里面的人。

    不多時之后,急救室門打開了,院長等一眾專家走了出來,許建軍擺擺手,身邊的人上前將醫生叫了過來。

    “我兒子在里面什么情況了?”

    醫生看了看這人,摘下口罩,嘆了口氣說道。

    “先生,我們已經盡力了,但是病人的傷勢過重,脊柱斷裂,神經受創,我們無力回天了……”

    許建軍瞬間如墜冰窟,他雙目圓睜,直直的看著醫生,“你是說,我兒子沒救了……”

    醫生低著頭,重重的點了點,許建軍整個人差點暈倒在地,城府極深的他在這個時候也有些掩飾不住自己內心的悲痛。

    這可是親生兒子,其它的事情真的沒法和這件事相比。

    而就在此時,唐風不知道何時站在了許建軍身側,抬手拍了拍他。

    許建軍感覺到有人拍,轉身,一眼看到了唐風。

    而此時劉局和王志高也看到了不知何時出現的唐風,心里一陣的肝兒顫!

    天知道唐風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關鍵是他出現在這里目的是什么,沒人知道。

    “你是誰?”

    許建軍身邊的隨從冷聲開口問了一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