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三章 對話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三章 對話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哦?劉局居然沒告訴你們一點消息?”

    “那這個可真是讓我有些意外了,我以為你們一來他們就會告訴你們什么呢……”

    許建軍和他身邊的人自然不認識唐風是誰,聽到唐風這樣說,一時間都有些沒明白過來意思。

    而許建軍則是一歪頭,打量了唐風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轉頭看向一邊站著的,此時已經臉色大變的劉局的王志高。

    “劉局,這是……”

    欲言又止,很明顯,許建軍是讓劉局自己說出來。

    劉局扭頭看了一眼唐風,心里氣的不行,但是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么,尷尬的笑了笑。

    “你先別著急問他,我呢想先問問你,你的車為什么要停在救護車的位置上,你難道眼瞎沒看到后面兩輛救護車拉著病人沒地方停車了嗎?”

    許建軍感覺內心的火已經在升騰,人是分等級的,雖然大家嘴上都說人人平等,但人和人怎么可能平等,因此這樣被人質問的場景,許建軍在三十歲之后就再也沒有過了。

    身邊的人一瞬間有些怒了,瞪眼看著一邊的王志高,“這是什么意思?”

    “還不派人給他轟出去!”

    王志高臉色一黑,干巴巴的看著唐風,這唐風他自然是不敢往外趕的,但是這邊的許建軍也不敢不能得罪,夾在中間做人的滋味實在是有些太難受了。

    王志高定了定神之后走到唐風身前,“唐先生,要不您先……”

    “我先走?我為什么先走呢?老王,咱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吧?你知道我這個人的脾氣,今天他要是不給我解釋一下為什么占用救護車的位置,恐怕,我是不會走的。”

    唐風說得斬釘截鐵,態度很是堅定,這讓一旁站著的許建軍很是不爽,本身兒子去世的消息已經讓他邪火升騰,正是沒有地方發火的時候,這下唐風還過來招惹,一時間讓他有些煩躁到了極點。

    “年輕人,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現在沒時間跟你閑扯,你要解釋是吧?好啊,我給你解釋,你別急!”

    唐風臉色驟然一凜。冷冷笑了一聲之后說道,“好啊,那我今天就等著你給我一個答復!”

    “我知道,許部長現在心里一定很煩,因為你那個該死的兒子今天終于死了對吧?”

    “那我也得告訴你,你兒子早就死了,這會兒恐怕人都涼了很久了。”

    “你這個做老爸的,來的太晚了些啊……”

    許建軍腦子“嗡”的一聲,轉身看著唐風,“你說什么!”

    劉局和一邊的王志高臉都白了,王志高趕緊走到唐風身側,“唐先生,您這畫說著是什么意思啊。要不您先……”

    “王志高,你讓他說!”

    唐風一笑,并不在意,接著輕描淡寫的說道,“你肯定要問我為什么知道對吧?那我就告訴你,因為,你兒子是我弄死的。”

    “因為他該死,你這個做父親的不知道好好管教自己兒子,那沒有辦法,只能讓我來替你管教了。”

    許建軍渾身都在顫抖,用手指著唐風,情緒接近崩潰,“你……你可知道,你說的話做的事會有什么后果!”

    “年輕人,你莫不是瘋了吧!”

    唐風冷冷一笑,“許部長,我敢做這事,就不怕它后面的后果!”

    “我還告訴你,我唐風今天能站在這里跟你說這些,我就保證我不會有事。”

    “你兒子罪有應得,本身就該死,你不要以為自己的權勢可以做很多事,我告訴你,你想多了……”

    “我就是要讓你知道,作惡多端的下場就是死!”

    許建軍渾身都在顫栗,“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難不成你以為我許建軍就是這么容易被人欺負的不成!”

    醫院本來就是人多的地方,許建軍這個名字高聲喊出來之后,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畢竟這個名字可是經常在電視上出現的,大家一聽到這個名字就覺得很受熟悉,再一看人之后,瞬間這就認出來了。

    許建年身邊的隨從低聲在其耳邊說了一句,“許部,這里是公眾場合,不要影響您的形象……”

    “狗屁,我兒子都被人弄死了,我還要什么形象!”

    “唐風是吧?好,你有種,我許建軍要不弄死你,我就不姓許!”

    唐風哈哈的就笑了起來,“許部長,你姓什么我不管,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我肯定會陪你斗到底,但是呢,咱們一碼歸一碼,你剛才自己的車占用了救護車的位置,讓需要急救的病人得不到盡快的治療,這件事恐怕說不過去吧?”

    “就我所知道的,這種行為顯然是不符合醫院的規定吧?而且一旦人家病人因為你的行為而沒能搶救過來的話,我看你許部長難逃其責啊……”

    “所以說,我現在需要你給我一個答復。”

    說完之后目光一轉看向劉局,“劉局啊,你說她這種行為的話,是不是應該帶到局子里好好問問??”

    劉局臉都黑了幾圈了,唐風這果然名不虛傳,整起人來手段高明到了極點。

    但是他現在能怎么辦?左右不好說。

    “唐先生,您看要不那個?”

    唐風擺擺手,“不不不,劉局,你直接就告訴我,他這種行為,你們該怎么辦?”

    “你要是不好說的話,我替你說說?”

    劉局心里涼了,知道這件事今天是肯定躲不過去了,唐風這是存心的。

    “唐先生,您這樣咄咄逼人的話,不好吧?”

    劉局知道今天這是躲不過去了,心里氣憤到不行,轉頭看著唐風,冷聲說道,“你別忘了,這人可是你殺的,你現在是犯罪嫌疑人!”

    “我放你走不抓你,是給你一個面子,免得你在人多的地方被抓不好看,現在你這是什么意思?誰都想欺負一下不成?”

    唐風早就想到了這一點,呵呵一笑,“劉局,我可沒有讓你給我面子,人是我殺的沒有錯,但是殺人這件事不一定就是犯罪,你說對不對?”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正當防衛呢?劉局,說話可得負責,你有些上頭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