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五章 律師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五章 律師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到了現在,劉局別無選擇,只有孤注一擲。

    “完了完了,他們來抓你了,現在怎么辦?”楊月兒急的滿頭大汗,站了起來,“你有沒有護照,我送你先去英國。那邊有我好幾個同學,我能讓她們幫你……”

    唐風笑著看著楊月兒,輕描淡寫的表情讓楊月兒看著心中更是火急火燎的不行。

    “你這么著急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說了,我有分寸的嗎?”

    劉局的人已經沖進了咖啡館,前面是幾個帶著槍的警員,嚇得周圍幾個顧客動都不敢動了。

    “那你到底……”

    楊月兒話沒有說完,身邊已經被警員們給包圍了起來。

    劉局后面走了進來,站在唐風面前,看著一臉悠閑喝著咖啡的唐風,一陣干咳。

    “唐先生,你現在涉嫌故意殺人,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吧。”

    楊月兒哪里見過這樣的陣仗,看到劉局和身邊這么多的警員,心里緊張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是怯生生的看著周圍的人。

    “劉局 ,可以啊,臉變的速度挺快,但是你可得想清楚了,今天帶我走容易,日后想讓我出來,可就難了……”

    這顯然就是一句赤裸裸的威脅的話語,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劉局臉上有些掛不組合了。

    “唐先生,我聽你這話的意思,是在威脅我了?”

    唐風一笑,“我只是在陳述事實,你可要想清楚了才行……”

    此時的劉局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再者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實在不好意思唄唐風幾句話說著嚇住。

    “唐先生,跟我們走一趟吧。”

    唐風一點頭,楊月兒上來顧不上兩人的關系,直接一把抓住了唐風的胳膊,說道,“你們別這樣,肯定是抓錯人了,你們有什么證據!”

    “我跟你們說,抓錯人可是要負責的!”

    劉局瞪了一眼楊月兒,“你是什么意思?想阻攔我們辦案不成?”

    唐風將一邊的楊月兒推開,“你先回去,我沒事的,回去捎帶給我爸爸說一聲。”

    “我就先走了。”

    說完之后,唐風起身,率先走出了咖啡館,劉局也很識趣,沒有上去給唐風帶手銬,跟在后面,上了警車。

    ……

    陳飛請的律師是第二天到的,而許建軍處理完了兒子的后事,派人將其骨灰送回了燕京,中午時分進了安北警局。

    劉局和王志高早已經等候多時,許建軍進來之后,立馬安排進了審訊室。

    當然,他是去看唐風的。

    唐風坐在審訊椅上,打了個哈欠,看著外面剛剛坐下的許建軍,淡然一笑。

    “唐風,我今天是來告訴你,你的案件現在證據確鑿,很快就會走簡易程序宣判……”

    “殺人償命,你很快就能體會到子彈穿過腦袋的感覺了。”

    “當然,我會找人給你申請安樂死的,讓毒液慢慢的流入你的體內,然后讓你自己看看自己一點一點失去意識……”

    “不僅如此,你死了之后,不是還有你老爸嗎?哦對,聽說他最近給你找了個后媽,馬上就要結婚了是吧?你放心,我會好好保護他們的。”

    許建軍此時已經接近喪失理智,在他看來,失去了兒子,其他的事情就顯得不那么重要了,做再大兒的官兒又能如何?

    他不在乎那些了,現在想要的就是怎么把唐風一家給整死!

    唐風一扭脖子看著玻璃窗外的許建軍,笑了笑,“好啊,我等著呢,就怕你沒有那個本事。”

    兩個人互相看著對方,都笑了起來,只不過兩個人的笑顯然有著不同的意味。

    ……

    唐建國在客廳之中,楊月兒將唐風被抓走的消息說給他聽只有,讓她有些意外的是,唐建國并沒有表現出一絲的焦急和擔憂。

    “叔,我們現在怎么辦?得想點辦法不是?”

    楊月兒和她媽媽都心急萬分,唯獨唐建國不著急。

    “沒事,我自己的兒子我比誰都清楚,沒事的,他做事一向都有自己的分寸,你說的他殺了人,我相信這件事里一定有內幕,所以,我不擔心,你們也不用跟著一起擔心了。”

    雖然唐風被抓進去看起來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但現在幾人都覺得,他們成了一家人。

    ……

    陳飛和律師一起進了警局,不多時之后,許建軍離開,陳飛和律師一起進了審訊室。

    這個世上有很多事是有錢就可以辦到的,比如說,你可以找到全國最好的刑事案件專業律師,為自己做辯護。

    而且唐風的案子除了有一段監控視頻之外,沒有任何的其他證據,更沒有兇器。

    總之,這樣的案件在陳飛請的這個律師眼里,其實不算什么有難度的案件。

    當然,這里面唯一的阻力就是許建軍,畢竟他的背景在哪里放著,想巴結他的人可是不在少數。

    “唐先生您放心,這個案件的難度不大,更何況我在進來之前也看了不少關于這個許建軍的負面新聞,這些因素對他來說都是負面影響,我想他應該會有所收斂才對。”

    “嗯,這件事我就交給你,盡力去做,酬勞那邊的話去跟陳飛談,不用擔心這個。”

    那律師哈哈一笑,“唐先生這話客氣了,能給您這樣人物做事是我的榮幸,談錢做什么。”

    “應該的嘛,你這么大老遠的過來,也不能讓你白干不是?”

    又聊了一會兒,律師和陳飛出了審訊室,唐風隨即被轉運進了安北市看守所。

    唐風隱約記得,這個地方應該是自己第二次進來了,看著還真有些熟悉。

    “姓名,唐風,編號1842,五監104房,記住你的編號和房間好,進去吧!”

    獄警跟在唐風后面,將唐風帶到了五號監區的104號面前。

    厚重的鐵門打開,唐風穿著一身藍色的制服和一雙拖鞋走了進去。

    八人間的大通鋪,條件似乎沒有之前看起來那么好,有股子刺鼻的味道,應該是消毒水。

    巨響傳來,鐵門關上,唐風站在不大的空地上,轉頭看了看周圍,有五個人,全是光頭,不少人身上或者臉上帶著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