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六章 監獄風云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六章 監獄風云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因為自己涉嫌的是殺人這種罪名,因此關押的地方也是重刑犯的房間。

    “新來的?叫什么名字?”

    不遠處靠近窗戶邊上的一個光頭大漢,斜靠在高低床的鐵制隔斷上,笑瞇瞇的看著唐風,嘴里含混不清的問道。

    唐風也沒理他,徑直走到窗戶邊上,扭動了一下脖子,看著外面的大院子。

    人生就需要多樣的經歷才顯得有意思,才算是精彩,這看守所里,有太多外面人無法接觸到的東西了,人性的黑暗面在這里才能窺探到一二。

    眼見唐風不說話,剛才問唐風話的光頭沖整個屋子最中間位置床鋪上的老大使了使眼色,“疤哥,今天看來是遇上個筋骨好的……”

    “就是疤哥,咱們房間可是好久沒進來過硬茬子了,今天來了一個,運氣不錯啊,有玩意松松筋骨了。”

    坐在中間床鋪上的疤哥臉上一道十幾公分長的刀疤,從左半邊臉上的眼瞼位置一直到了右半邊臉的嘴唇下面,一眼看出去觸目驚心,常人見了不說話都得膽寒三分。

    加上本身行事狠辣至極,身上天然帶著一股子殺氣,這種東西看不見莫不著,但確實真實存在的東西。

    緩慢的從床榻上坐起來,疤哥摸了一把自己進來時被推光的光頭,扭動了一下脖子,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在了唐風身上。

    “年輕人,犯什么事兒了?”

    “這次是幾進宮了?”

    疤哥的聲音有些刺耳尖利,并不低沉沙啞,但其中所蘊含的冷意卻并不減少半分。

    唐風沒有搭理,只是站在窗前,如今很少有這樣獨處的環境,能夠讓他有獨自思考的機會。

    但這幾個人顯然不怎么知趣,唐風知道這里面的規矩,剛進來的新人都會被欺負一通,這也是潛規則之一。

    可是自己這種人,顯然不是他們這些豬狗一般的狗東西不能惹的,和自己說話,他們都沒有資格。

    等了幾秒鐘,眼見唐風沒有回答的意思,疤哥點點頭,心里樂了。

    這些重刑犯平時幾乎是沒有什么自由時間的,放風的時間也也很短,樂趣自然也就更少了,他們這些人又沒有什么文化,也看不進去書一類的東西,唯一的樂趣基本上就是打架欺負人了。

    而這八人間一共就只住了五個人,之前進來的都被整怕了,一點反抗的意愿都沒有,欺負起來都沒有意思,好不容易遇到個唐風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權當是樂子來了。

    “小子,可以啊,你知道你疤哥進來之前是做什么的嗎?”

    “你知道我這雙手上有多少人命嗎?你這種態度,恐怕是會后悔啊……”

    “哥幾個,準備家伙,給這位大哥松松筋骨,咱們今天也算是鍛煉鍛煉身體了……”

    身后四個人開始準備東西,自然都是能夠傷人的器物,但在這里面,肯定是帶不進來什么利器的,不過他們是老手,牙刷此時就派上了用場。

    將牙刷后面摩成尖銳的形狀,扎起人來,一點都不比一般的匕首差。

    四人手中拿著家伙,站在疤哥身后,虎視眈眈的打量著唐風。

    他們心里簡直激動到了極點,顯然 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所做所為立馬就會讓自己感到悔恨終身。

    “小子,我現在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跪下給疤哥我磕三個響頭,說一聲疤爺我錯了,以后我都聽你的,今天這件事就算是過了,你呢,頂多也就是讓兄弟幾個揍上一頓也就完事了。”

    "但如果不的話,有什么樣的后果我可就不敢保證了,死了是你運氣不好,殘疾了呢,就算是你這個人還福大命大,總之,不可能囫圇著出去。"

    “你自己可要想好了才行……”

    唐風微微轉身,看著這疤哥,淡然一笑,還是沒有開口,身后的幾人沒有看到唐風身上動,但眼前的疤哥跪下了。

    跪的毫無征兆,好像膝蓋關節在一瞬間壞掉了一樣,疤哥臉上露出了驚慌的神色。

    很明顯,他自己也不厚道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自己就一下子跪在了面前這個人面前,更為可怕的是,自己的膝蓋一點感覺都沒有,直直的站立著直接跪下去,居然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

    想要再站起來,整個人的下半身好像都沒有了知覺一樣,哪里還有力氣?

    整個監室內都安靜了下來,四個人站在疤哥身后,看到疤哥跪了下來,都有些意外,這看著著實有些新鮮,疤哥平時可不是這樣的啊!

    “疤哥。你這是什么意思?”

    身后一個馬仔不解的開口問道。

    疤哥心中慌了,但更多的憤怒,自己已經混到了這個地步,今天這一跪,以后出去了還怎么混?

    就算出不去,現在這段時間內在這里面,顏面何存?

    他們這些所謂的混社會的,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

    “你他嗎的廢話什么呢,還不快把我拉起來!”

    眾人雖然都不解,但是一聽到疤哥發話了,也都不敢再多問,上前趕緊把疤哥拉了起來。

    但是人是起來了,疤哥卻感覺自己根本站不住,或者說,下半身根本就沒有力氣,甚至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幾人扶著疤哥,看他起來之后也就下意識的松開了手,結果,疤哥整個人直接就躺在了地上!

    整個人扔在地上的響聲有些大,剛剛放開手的幾人都嚇住了,連忙上前,想再度把他給拉起來,但遺憾的是,疤哥摔的七葷八素,自己都懵了。

    “不用拉他了,他再也站不起來了,下半身廢了……”

    唐風還是原地站著,笑瞇瞇的看著面前的幾人,隨口說道。

    幾人都是一愣,這是什么情況,疤哥剛剛還好好的,這怎么突然之見就成了這樣了?

    難不成中了邪不成?

    關鍵他們也根本就沒有看到唐風動手,是疤哥站著站著自己跪下的。

    幾人再度嘗試,而疤哥此時整個人的臉慘白一片,驚嚇和恐懼吞噬掉了自己的心智,自己要是真的下半身廢掉了,那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不能走路是小,不能傳宗接代那還能算是個男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