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七章 計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七章 計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你……你對我做了什么?”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么!”

    “我這是怎么了?我這是怎么了!”

    疤哥心里慌了,此時的他面色藍黃一陣慘白一陣,顯然已經六神五主,但是雖然這么大聲呵斥唐風,但他并不確定自己這樣奇怪的變化就是唐風所為。

    唐風靜靜的站著,微笑著打量了這人一眼。

    “你這話說的,我把你怎么樣了?跟我有關系嗎?”

    “你應該清楚,這古話說的好,惡有惡報的嘛,你手上沾了那么多人的血,難道就不應該遭報應嗎?”

    “再者說了,我就是承認是我做的,那又能怎樣?大家都看著,我沒有動手啊,你說是不是?”

    唐風說完,坐到了旁邊空著的鋪位上,而地面那幾人此時反應過來之后沒了命一樣的喊獄警過來,不多時之后,疤哥被獄警抬了出去,屋內就只剩下了唐風和其余四人。

    氣氛有些微妙,剛才第一個問唐風話的光頭先站了起來走到唐風身邊,蹲下。客客氣氣的,甚至有些討好似的蹲在唐風面前。

    “這位大哥,貴姓啊?”

    唐風一轉頭,“嗯?我姓什么,跟你有關系嗎?”

    那光頭被噎了一下,干笑兩聲,“大哥說的是,大哥說的是,您姓什么確實跟我沒有關系……”

    ……

    而此時,在外面市招待酒店里,許建軍看著面前一個穿制服的人,冷聲說道,“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之前也是刑警出身,心里清楚的很,在里面死上一個人,太簡單了,也不會有人會去問什么,你說是不是?”

    那個穿制服的人哈哈一笑,吸了口煙,“許部長的意思我自然明白,這件事說起來其實也好辦,就是不知道您把這件事交給我,您是否放心??”

    說話是一種技巧,穿制服的人這樣說話,旁人聽不出來什么,但許建軍這種老油條怎么可能不懂,微微一笑。

    “你放心,你也看得到,我許建軍手下的人,哪個沒有好的前途?”

    “只要這件事辦的好,加上你又這么年輕,前途不可限量啊……”

    穿制服的人一聽到這里,滿意的笑了笑,“許部這話說的客氣了,我哪有您口中夸的那么好,還不都是您帶的好?”

    許建軍一哼,“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好聽的話的時候,你馬上去安排一下,盡快給我一個大致的方案,我要看看你選的人怎么樣。”

    穿制服的人笑了,拿出手機給許建軍看了看,“許部啊,您說今天怎么就這么巧,我剛還想著怎么安排進去人呢,沒想到啊,唐風所在的監室就有一個人犯了病,送出來了,這下我剛好有理由換個人進去。”

    天意如此?許建軍心里終于有了一絲的高興,不過這高興實在是有些狠毒了。

    “好,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這件事看來很快就能實施了是吧?”

    “你啊,一定要選擇一個靠譜的人過去才行啊,我必須要一次就成功,不惜付出任何代價,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所以說,不管你派進去什么人我都覺得沒有問題,唯一的要求就是,他一定要能殺死唐風,殺死!”

    手中的煙頭直接在手掌心上掐滅,制服男子點點頭,“許部稍等一下,我給您看一個人的資料。”

    說著話,這人拿出手機,不知道給誰發了一些什么,沒多過久,手機上收到了一個文件。

    “許部,這是我心里想到的,最合適的一個人,您是老刑警出身,應該能看出些什么來,要是沒什么問題的話,我這就下去安排。”

    許建軍點頭接過這人遞過去的手機,上面是一個在押犯人的資料,很詳細,案底也很多。

    翻看了幾眼之后,許建軍關掉手機,問道,“這個人怎么還沒有被處死?”

    “正在走程序,您知道,這死刑不是說判就判的,得經過最高法那邊核實無誤才行。”

    許建軍點頭,“好,就是他了,你去安排吧。”

    接過手機,穿制服的人起身準備離開,但剛走了兩步之后停了下來,轉頭說道。

    “許部,畢竟這種事的話,他肯定知道厲害,恐怕不會我們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一點好處都不給,沒道理吧?”

    許部呵呵一笑,“這我自然知道,你去告訴他,就說讓他放心,只要完成這次的事,我不能保證他會被無罪釋放,但是死罪可免,明白了嗎?”

    既然是交易,那就需要等價,只要等價的交易才是最安全,風險最低的交易。

    制服男子說完出了酒店房間,出去做事了。

    ……

    凌晨時分,一個密閉的小房間內,制服男子吸著煙,面前坐著一個矮瘦男子,皮膚黝黑,滿臉的硬胡茬子,眼眶深陷,眼珠子有些泛紅,頭發蓬松,身子有些佝僂。

    一眼看過去,有些癮君,子模樣,即便是在人群之中,也不會有人講他和連環殺人案的作案者聯系在一起。

    警方能夠抓到他,也純屬是運氣好,上面的老板出賣了他,給了警方消息,這才讓他得手,要不然,他仍然能夠繼續瀟灑下去。

    “老鱉,剛才給你說的事,你只要完成,我向你保證,死刑不會落到你身上……”

    那矮瘦男子笑了笑,眼神中露出不屑,“你向我保證?你拿什么跟我保證?難道就憑著一張嘴嗎?”

    “你的嘴又不能給老子口,不能讓老子爽,在我眼里他什么價值都沒有,你拿他給我保證?”

    穿制服的男子臉色一變,但沒有發作,現在不是發作的時候。

    “老鱉,你覺得跟我現在這樣作對,對你有什么好處?”

    “你搞清楚,你是階下囚,馬上就要被判死刑……”

    “那又怎么樣?說吧,你們給我什么好處。”

    “幫你運作,免去你死刑。”

    老鱉笑了。“那又什么意思?不死待在牢里一輩子,比他媽的死了還難受……”

    “那你想怎樣!”制服男子有些慍怒,這個人果然是茅坑里的石頭。

    “我做了他,第二天我就要站在外面,你答應我就去,不答應,重新找人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