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四章 無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四章 無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兩個警員留在駕駛室,另外兩個從后面下車,打開車門,將唐風從獄警那邊接了過去,上了車。

    坐在車內,唐風感覺到了異常。但他并沒有一絲的驚慌,自己修為恢復,甚至比之前能厲害,現在整個地球上也沒有人能把他怎么樣,何況這么一點的炸藥能將自己如何呢?

    車子發動,唐風左右看了看,沖兩位身邊的警員說道。

    “二位,你們是誰派來押送我的?”

    兩個警員眉頭一擰,沒好氣的回了一句,“這是你該問的嗎?”

    唐風哈哈一笑,“不該我問?你們不說我也猜的出來,是你們的頂頭上司劉勇,對吧?”

    二人對視一眼,不知道唐風說這些是什么意思。

    “這跟你有什么關系?”

    唐風身體左右搖晃著,淡淡道,“確實,跟我關系不大,但是對于你們來說還是有些關系的。”

    “你這話什么意思?”

    沒有立即回答,唐風扭頭往外看了一眼,接著朝兩人一笑,猛的起身,一步就到了車門后,而車門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打開,唐風縱身一跳,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時間不超過三秒!

    兩個警員瞬間沒有反應過來,但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間,兩人都是亡魂大冒!

    丟失了這樣重要的犯人,兩人回去那就算是完了!

    于是趕緊拍打窗戶讓前面兩人停車,車子在大馬路上一個急剎車停住,四人從車上跳下,遠遠的看到,唐風就站在不遠處的橋頭看著他們在笑。

    四人邊跑邊拿出腰間的配槍,對準了不遠處的唐風,距離不超過五十米,他們做好了隨時開強擊斃唐風的準備。

    而唐風就像一個沒事人一樣站著,笑著看著他們,忽然之間,四人腦子像挨了一悶棍一樣,意識在一瞬間的時間內喪失,他們的第一反應是,自己被人襲擊了,看來是有人要救唐風。

    其中一人拿出手機,眼睛模糊一片,但最終還是撥打了出去。

    劉勇坐在自己辦公室內,雙手抱著頭,有些痛苦,是他自己按下的引爆按鈕,是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兄弟,最相信自己的兄弟……

    但不知何時,手機響了起來,心煩意亂的他準備掛掉,但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劉勇整個人都是一震!

    顫巍巍的拿起手機,他看了一眼,咽了口唾沫,按下了接聽鍵。

    “喂?”

    “劉局,我們……我們遇到襲擊,你……你快來……”

    說完,電話傳來了忙音,劉勇心里暗道不妙,難道自己放置的炸藥分量太少了不成?

    怎么還會有人活下來?

    不該,真的不該是這樣!

    但是此時來不及多想,他趕緊穿好衣服,出門叫上幾個人,開車趕緊往去趕。

    押送唐風的專車在橋邊已經被炸的面目全非,好在四個警員下了車,雖然也受傷了,好在不怎么重,趴在地上暈了過去。

    唐風沒有走,他就站在原地,等著劉勇的到來。

    不多時之后,劉勇帶著人,荷槍實彈,來到了唐風面前 ,在燃燒著的專車旁邊停下,有人上前將暈倒的四人扶起,這四人傷勢不重,一動之后醒來了。

    “劉局,是他……這個人有武器……”

    劉勇面前鐵青,拍了拍這人的肩膀,“放心,你去醫院,這里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說完子厚拿起槍,對著唐風。

    “雙手抱頭,慢慢走過來!”

    所有人一起舉槍對著唐風,而唐風則沒有動,呵呵一笑,“劉局,我本來就沒有罪,而現在是階下囚的,應該是你了吧?”

    “你以為穿著那一身衣服,就能保你無憂不成?”

    劉勇身子一震,眼神有些不穩了。“唐風,你胡說什么!”

    唐風一笑,“我有沒有胡說你心里清楚,車子底下的炸藥是你放的吧?你為了達到目的,連你的弟兄你都下得去手,你的心真是狠毒啊……”

    四個警員沒有走遠,此時聽到唐風說這話,似乎明白了什么,本來他們根本沒往這方面想,現在一想才明白了過來。

    確實,如果是唐風放置的炸藥,那他豈不是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嗎?

    不應該,不應該是這樣的,他們同樣是警員,仔細一想便能想明白一些事情。

    四人推開扶著自己的人,走到劉勇面前。

    “劉局,這是怎么回事?”

    “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劉勇拿槍的手有些不穩了,表情有些不自然,大家都是警員,都是做這一行的,此時他們都明白了過來。

    “老劉,我們是多年的同事了,我家里兩個孩子都在上學,你這樣做,真的合適嗎?”

    劉勇嘴唇開始發抖,他的眼神有些不敢直視他們四人,“你們……你們不要聽他亂說!”

    “亂說?炸藥如果是唐風放的,難道他要把自己送上天不成!”

    “老劉,我們這么相信你,你想網上爬,我們知道,我們不南著你,難道你非要踩著兄弟們的尸體往上爬不成?”

    周圍其余人都將手中的槍放下了,他們紛紛開始質疑,面前的這個領導,是不是值得自己信任。

    “不,不是這樣,不是這樣,你們要相信我!”

    “相信你?我們一直很相信你不是嗎?可你是怎么做的?你想弄死我們!”

    “劉勇,你不仁不義,就別怪我們了!”

    說完,四人用盡力氣上前,將劉勇一把按住,“劉勇,你這種狗東西也算是個人?兄弟們,他這種東西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拿我們的命去交換!”

    “兄弟們,讓人寒心到了極點,這種狗一般的東西,必須得送進去,讓他這一輩子都出不來!”

    這邊發生的一切,很快傳到了正在酒店里的許建軍耳朵里,他扶著沙發坐下,深吸了口氣。

    現在的局勢看來,安北的這些小蝦米真的不是這個唐風的對手,不顯示出自己的實力怕是不行了。

    “唐風,你真以為我堂堂的許建軍,就拿你沒有辦法?”

    “從現在起,你我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許建軍在心中惡狠的說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