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六章 胖女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六章 胖女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行,你們就去安排就行,我跟你爸怎么都行的,你說呢老唐?”

    唐建國也是答應了一聲,笑道,“對,小風啊,你和小月都不小了,我跟你李阿姨的事就交給你們去辦,我老了,也不想操那么多心。”

    “好,既然李阿姨也沒什么意見,我之前聽小月說,你們兩個也不喜歡人多,既然不在乎這些的話,那就這樣你們看怎么樣。”

    “我過兩天找個大點的莊園,古典的那種,咱們四個去那旅游一趟,在莊園里住上幾天,二老要是想出國,咱們再出趟國,旅游一次,就當是你們的婚禮了,總之呢就是好帶二老玩玩,散散心。”

    唐建國知道兒子現在有錢了,這些小錢花著對他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影響,便是欣然答應了下來。

    “好,沒問題,這樣我看挺好, 這樣一來呢,也不打擾別人。自己也玩的開心,老一套的那些確實太麻煩了,我們都這個年紀了,就不要那些東西了吧。”

    “嗯,我也是這個想法,小風想的挺周到,那我們就這樣決定了吧,我沒有什么意見。”

    這頓飯吃完,唐風起身去結賬,但被楊月兒搶先一步。

    “不是,雖然我的工作還沒什么好著落,但是你出來這頓飯還是得我請,總不能讓你一直掏腰包不是?”

    唐風最后沒有辦法,只得讓楊月兒買單。

    ……

    另外一邊,許建軍乘坐的飛機是傍晚時分降落在燕京國際機場的,下了飛機直接有專車接,一路往燕京一環開去。

    晚上八點,車子停在了一環內一個老式的胡同里,車子側面是一座平房,看著絲毫不起眼,但只有內行人知道,這個時代還能在一環內住得起這樣房子的人,可不是只有錢那么簡單。

    許建軍下了車,拉了拉衣服,深吸了口氣。邁步進了院子。

    大門推開,許建軍跨過高門檻,繞過石墻屏風,對面花園處走來一個布衣男子,約莫六十歲上下,但行走之是步履生風,臉上白白凈凈,沒有一塊老人斑,看得出來身體很好。

    “呦,許部啊,老朽沒有到門口迎接,還望許部不要怪罪啊!哈哈哈!”

    許建軍拱手,“五爺說的這叫什么話,我在您跟前也算是晚輩了,再者說,我今天過來,這不是求您來了嗎?您這樣說,讓我怎么好意思呢?”

    陳五六哈哈一笑,上前拍著許建軍的肩膀,接著二人緩步往屋內走去。

    “許部啊,你說的事情我剛讓手下的人去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原委我都知道了,許少爺身死,還希望你節哀啊……”

    “我知道,這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滋味確實不好受,但人已經沒了,自己的身體還是要注意好啊……”

    許建軍喝了一口陳五六遞過去的茶水,嘆了口氣,“五爺說的是啊,想我許建軍從無到有,做到今天這個位置上,著實不容易,在這藏龍臥虎的燕京也算是有了一點基業,沒想到自己的親生兒子居然會在安北那養一個小地方被人給殺了。”

    “五爺,那可是我唯一的兒子,我怎么可能不傷心呢……”

    許建軍大有落淚之勢,陳五六是什么人,人精里面的人精,他當年只不過就是燕京街頭的一個地痞混子而已,父輩更不是什么達官貴人,祖上就是闖關東的流民而已,能做到現在這個地步,靠的都是他自己的努力。

    生死這種事情,見的多了,也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想當年他陳五六在這燕京城從底層往上爬的時候,每天自己身邊的弟兄都在減少,那個時候,誰把自己的命都回事了?

    后來慢慢發展起來了,自己當了老大,仇家也多,好在自己的兒子多,女人多,被仇家殺了不少,這種事情在他這里,實在是得不到點什么憐憫和同情。

    但他看的出來,許建軍是真的難過,他可就那么一個兒子,死了可就搞不好真的成了絕戶。

    當然最關鍵的是,想許建軍這樣的人,從底層爬上去的,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所謂的面子,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獨面子必須要。

    一個小地方的人殺掉了他的兒子,那就是在打他的臉,挖他們家的祖墳!

    這口氣,無論如何是要出的,只不過現在一時間沒有什么好辦法,這才來自己這里,求援來了。

    “許部啊,不要太過傷心,如今少爺的大仇還沒有報,可萬萬不能你先倒了啊……”陳五六說的語重心長,看起來也十分的難過。

    但實則在心中早就把這個許建軍恥笑了一通。

    一個靠著自己老婆家發達起來的東西,說白了就是一個上門女婿,吃軟飯的東西而已,卑微到連兒子人家都不愿意給他多生一個,現在這倒好,辛苦一輩子,最后兒子都被人給殺了。

    簡直是窩囊到了極點,還好意思來找他陳五六,丟人現眼的玩意!

    不過江湖嘛,就是人情世故,心里再這么想,再看不起,臉上還是不能表現出來一丁點的不滿。

    “許部節哀,節哀啊,這件事呢,咱們從長計議,你看如何?”

    許建軍嘆了口氣,抬起頭看著陳五六,“事到如今,五爺啊,我也就不跟您隱瞞什么了,我今天過來說實話是來找你幫忙的。”

    “那個殺我兒子的人實力不俗,還是X港一個大集團的老板,手段了得,本身這個案子證據不足,他請了國內最好的刑事律師,最后判了無罪釋放。”

    “唉,五爺也知道,我現在在這個位置上,很多事情也是沒有辦法,手腳都被束縛住了,有些事我是真的不好做。”

    “所以這來找五爺,看看五爺這邊有沒有什么好辦法。”

    陳五六自然早就知道許建軍過來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也 不是傻子,但是這話說出來,陳五六心中其實并不怎么痛快。

    想他許建軍是什么地位,現在自己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不去自己動手處理,反而過來求他陳五六這樣一個地痞頭子,不就是看不起他陳五六,拿他當做一個打手嗎?

    他陳五六是什么身份的人,也就是明面上沒有他許建軍看起來風光,但實際上,在整個燕京城,也是風云人物,黑白通吃的主兒,響當當的人物!

    這樣的身份給他許建軍做個打手,他怕是真的有些想多了。

    “嗯,是啊,許部,這件事你放心,我心里也是不爽的很,好歹我們這幫人在燕京城里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平常人見了我們那都是畢恭畢敬,他們那些小地方,狗一般的東西,也敢騎在我們頭上來,看來是真的不知道許部您的厲害了。”

    許建軍呵呵一笑,“五爺,您這話算是說到我心里去了,我們這群人在燕京這地方都有頭有臉,所以這口氣,這個仇我是真的不能不報!”

    “但是您也知道,我們這些吃皇糧的人,有些事情我是真的不好出面,這才過來,還希望五爺能夠理解我一下。”

    陳五六點點頭,笑著回到,“您的意思就算是不說我也明白,這件事,我陳五六定然是要出手的,許部從前也是沒少幫我陳五六,這次,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觀呢?”

    兩人說到這里,就都笑了,但是最忌話鋒一轉,陳五六說道,“許部啊,少爺身亡這件事,不知道家中夫人知道不知道?”

    “若是夫人知道的話,我想我陳五六這種小角色怕是就不怎么好出手了,夫人家的實力在那里抱著,我也相信,可能用不到我們這些小嘍啰的。”

    說這話,多少讓許建軍有些不滿,其實說實話,自己家里那個女人就是自己的軟肋,誰讓自己是靠人家的關系才上來的,自己家就是世代的農民,而人家的背景太深,雖然他在人家娘家人面前至今抬不起頭,可還是不敢翻臉。

    絲毫不敢得罪,自己只有一個兒子,也正是由于人家覺得生孩子不好受,這才再沒有生。

    而自己的同事,哪怕是一個比自己級別低很多很多的人,外面的女人也多的是,但自己就是不敢有一個,這么多年以來,自己身邊的女人主動投懷送抱的不知道有多少了,但他就是不敢走出那步去。

    因此,陳五六提到這點,許建軍的臉色明顯就不怎么好看了。

    “還沒給她說,這種事情。我怕她聽到之后身子挺不住,受不了這個打擊,你也知道,女人嘛,都是感性動物。”

    裝模作樣的點點頭,陳五六輕嘆了口氣。

    “是啊,夫人這種嬌貴的身子,聽到這種消息怕是真的會受不了,但是吧,這不說的話似乎也不怎么好,萬一知道的晚了的話,我怕……”

    許建軍心情瞬間煩躁到了極點,“五爺說的是,但是現在我的思緒亂糟糟的,我怕到時候她在一倒下的話,我這家里就亂成了一鍋粥,還怎么為兒子報仇?”

    正說話間,屋外一人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躬身之后開口道。

    “五爺,許部,那個許夫人來了……”

    起初許建軍并沒有在意,但隨即臉色一變,看向陳五六,“五爺,許夫人是?”

    “許部,不知你岸邊有沒有走漏什么消息,這您的夫人怎么到我這里來了?”

    許建軍還在驚愕之中,外面的許夫人已經進來了。

    穿著旗袍,但被繃的都要炸開了一樣,整個人不下二百斤,但只有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行走之時地板好像都在發抖。

    “許建軍,你個狗東西,我兒子怎么了!”

    陳五六一直想不明白,為什么這么壯碩的身體,會害怕生孩子。

    “哎呀許夫人來了,快請進,快請進……”

    陳五六趕緊上前迎過來,許建軍此時臉色一片黑,他是真不知道這女人是怎么知道許聰已經身死的消息的。

    “五爺,您先讓開,我今天要好好問問這個烏龜王八蛋,狗一樣的東西,兒子命都沒了,你居然還瞞著我不說,許建軍,你什么意思!”

    “你真以為自己現在上去了,牛的不行了是吧?”

    “你現在職位高了,忘了你這個農村來的窮小子當年有多沒用了是吧?”

    “我就那么一個兒子,現在兒子死了,你不告訴我是什么意思!”

    說著,許夫人上前,抬起熊掌一樣的巴掌,對著許建軍的臉就是一下!

    “啪,”這一下,連周圍在做事的下人手下都聽得感覺瘆人,太響了,要知道,許建軍現在是什么身份,那放在古代可是封疆大吏一樣的存在,就這么讓一個矮胖的如同豬一樣的女人扇耳光,著實讓人有些不可思議。

    但一邊站著的陳五六卻看得津津有味,自己想要看得不就是這個結果嗎?要讓自己幫忙辦事可以,但是這氣勢確實得給他殺一殺,雖然他陳五六只是一個漢字出身。

    接連扇了三巴掌,許夫人的怒氣還沒有消,但臉已經腫起來的許建年有些受不了了。

    “瘋婆子,你要干什么!”

    “兒子是別人殺的,你打我干什么!有能耐你現在就去給兒子報仇!”

    “你喊我什么?瘋婆子?老娘往前推個幾十上百年那可是真正的格格,皇親國戚,就是現在也是身份尊崇,許建軍,你瞎了你的狗眼了吧?喊我瘋婆子,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許建軍被打的也是怒火中燒,指著氣喘吁吁的許夫人壯碩的身軀,怒聲喝道。

    “我不告訴你也是怕你擔心過度,你上來就這么打我,你以為我許建軍還是以前那個許建軍不成!”

    許夫人兩手往腰里一叉,“呦呵,許建軍,這話說的光彩哈,你現在怎么了?你真以為你能爬到現在這個地位,是自己能力強?你厲害?”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就你那點本事,不是我爸在后面推著你,你回家種地都沒人要,狗一樣的賤東西,還反了你了!”

    “說,兒子是怎么回事!不說出個所以然,我要你好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