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七章 金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七章 金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許聰的事說起來很復雜,現在兒子都已經沒有了,你救不要再這樣了!”

    許建軍有些惱火,但是最終還是不敢發火,他是真的害怕面前這個女人,自己的地位,自己擁有的一切如果沒有身前這個女人和他的家人,自己一輩子也別想。

    “媽的,你還長本事了,你到底說不說,不說今天你就給我跪下,兒子要不是你那么慣著的話,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

    “真是反了你了還,快點說,兒子是怎么回事!”

    許建軍忍無可忍,“你喊什么喊,你以為這里是家里是不是,我就告訴你,兒子被人在安北給殺了!”

    “這個結果你滿意了吧!”

    那許夫人壯碩的身軀一頓,臉色都變了,之前陳五爺是通知他過來,說自己兒子出事了,但沒有說是出了什么事,誰知道出了這么大的事。

    “你……你說什么?”

    許建軍的尊嚴感覺已經被按在地上摩擦了,索性大聲喊道,“你兒子許聰,在安北被人給殺了,這下你滿意了吧!”

    許夫人腦子嗡的一聲響,“我的兒子被人殺了?我堂堂老金家的子孫,也敢有人動?”

    這話聽著多少讓人有些 不舒服,尤其是一邊的許建軍,明明自己兒子跟著自己姓,但這人一一口就是她們金家的子孫,著實米有把他放在眼里。

    “對,你沒有聽錯,你們金家人的子孫,被安北一個小人物給殺了,金勝男,你聽清楚了嗎!”

    說完許建軍邁步而出,心中的怒火已然將他吞噬,這么多年了,自己還是沒有地位,哪怕人前顯貴萬分,到了這金家人面前,還是沒有一點顏面存在。

    金勝男壯碩的身軀坐在了地上,陳五六一使眼色,周邊站著的幾個人上前,將她給扶了起來。

    坐下,陳五六上前,關切了問了一句,“許夫人,不要太悲傷,事已至此,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體才是啊……”

    金勝男擺擺手,“五爺啊,今天還是多虧了你啊,要不然,我兒子沒了的消息我都不知道,這個姓許的狗東西,就是一條養不熟的白眼狼,你看看我們金家對他多好,現在這兒子沒了,這個狗東西都打算告訴我……”

    “是啊,現在他成了封疆大吏,位置高了,但他也別想忘了,他許建軍就是我們金家的一條狗,一條配種的狗而已,什么狗東西!”

    陳五六笑笑,“哎呀,夫人就不要這么生氣了,許部也是有自己的難處嘛,也為了您擔心上火,這才沒有及時的告訴您吶……”

    金勝男呵呵一笑,“得了吧,那個狗東西也知道疼我?這么多年,要不是我們家老爺子在那擺著,這個東西不知道有了多少狐貍精了。”

    “五爺,在這四九城里,您可是消息最靈通的人,您給我說說,我那兒子是怎么回事?”

    “這好端端的,怎么就被人給殺了,還是在一個我都沒聽過的小地方,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五六起身想了想,轉身對金勝男說道,“許夫人吶,我呢確實得到了一些消息,基本情況是這樣的,許少爺一直喜歡個女孩,這個女孩呢曾經在歐洲留學,這最近回國了,她們家就是安北的,所以呢,許少爺最近這段時間就去了安北。”

    “這個姑娘呢叫楊月兒,她的媽媽是在安北師范學院當老師,最近時間認識了一個老頭,準備夕陽戀結婚,而這個老頭有個兒子,叫唐風。”

    “也是事情巧,許少爺喜歡這個姑娘,跟著去了她家,然后這個唐風正好送楊月兒回家,兩人碰上,應該是幾句言語不和,唐風就打了少爺,您知道啊,這少爺不是吃虧的人啊,回了酒店心情不好,剛好這個酒店的服務員可能幾句話說的不怎么好聽,少爺就動了手,剛好又被送完人返回酒店的唐風給看到了,兩人沖突,最后少爺這就……”

    金勝男抽泣著,像一頭豬在哼哼一樣,看得陳五六都感覺膈應的不行,但這個金勝男的勢力比徐建軍的歐強太多了,根本得罪不起,只能好好的伺候著。

    “就這么點事?就把我兒子給殺了?”用紙巾擦著鼻子,金勝男開口道。

    深深的點了點頭,陳五六也是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是啊,我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就這么點事,這個唐風竟然動手把少爺給殺了,簡直有些喪心病狂。”

    “那這個唐風是什么身份,什么來歷五爺查了沒有?”

    “查了,我都替夫人給查清楚了,唐風呢,是安北人,現在是X港唐氏集團的董事長,名下資產幾千億,是凈資產,只不過為人很是低調,但不知道為什么這次會下這樣的狠手,不過我也聽說這個人不簡單,在當地很有名氣,據說前段時間跟那個退休回鄉下的齊衛東關系不錯。”

    “還有那個開國的高老將軍,關系都不錯,所以這個人究竟是什么來路,我現在還真的不好說,總之,不簡單吶……”

    金勝男哼了一聲,“看來就是個商人而已嘛,再者你說的他和那個齊衛東關系不錯,可是現在齊衛東已經退下去了,沒什么權力了,那個老將軍在我眼里,還真算不上什么人物,五爺,這件事,你看怎么處理好。”

    人的地位有時候可以決定很多事情,即便他陳五六在別人面前耀武揚威的,算是個風云人物,但是在金家這樣的百家大族面前,也是需要低頭的。

    這也是為什么他得到消息之后要瞞著許建軍告訴金勝男的原因所在,金家人的實力強,他自然需要攀附,要不然像他這樣的人,早就不知道被抓進去多少次了。哪里有命能活到現在。

    陳五六摸著自己下巴上的胡子,沉思一會兒之后說道。“許夫人吶,這件事我看,就不勞您出手了,我來,我現在就派人過去打探一下虛實,然后再做打算,您看如何?”

    “好,這件事我就先交給你,只要你辦好了,你放心,我金勝男絕對不會虧待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