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九章 遇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八十九章 遇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雖然對于陳飛獨自一人去處理這件事還是多少有些擔心,但唐風畢竟還是相信陳飛這個人的實力的。

    等候,登機,經過長途的飛行之后,唐風一行四人準點到達了夏威夷。

    到了酒店,洗了澡,換上寬松衣服,唐風帶著他們三人到了當地比較有名的餐廳先吃了頓飯,出來旅游,大家都比較放松,唐風也是很多年沒有看到父親臉上洋溢出來這樣輕松的笑容了。

    而唐風在夏威夷玩的開心的時候,陳飛這邊則是到了燕京。

    這座城市他在熟悉不過了,之前他曾經是燕京軍區的特種教官,生活訓練了多年,人脈也不少,因此到了燕京的第一時間,之前的戰友就來了,將他接了過去。

    戰友至今還在服役,對于燕京這里明里暗里的事情了解的不是很多,陳飛四處打聽了消息之后,第二天一早到了之前那個律師的家。

    律師家只有兩個人,一個女人一個孩子,看來之前是三口之家,雖然是國內有名的刑事律師,但在燕京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住的房子也不大,很一般,陳飛進去的說話,看到女人眼睛腫脹著,應該是哭了很久,孩子精神看起來也有些萎靡不振,沒有一點精氣神。

    “您是之前……”

    陳飛點點頭。“沒錯,我就是之前找王律師代理的那個人。”

    說完遞過去了自己的名片,那女人接過去看了看,閃身抬手請陳飛進屋。

    “陳總,快進來吧,家里有些亂,您別在意。”女人說著忙不迭的去倒水,看得出來,是個勤儉持家的好女人。

    “陳總喝水,您是什么時候到的?”

    陳飛接過水放下,“昨天到的,在朋友那邊住了一晚上,今天一早這就趕過來了,王律師那邊?”

    女人低了低頭,孩子年紀不大,兩歲左右,應該怕生,哭了,她趕緊過來抱了起來,想喂奶又不好意思,只能沖了點奶粉,孩子不怎么喜歡喝,哭的更大聲了,陳飛站了起來。

    “要不你先給孩子喂奶,我等會,沒事的。”

    女人抱著孩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那行,陳總在客廳等一下,我去臥室。”

    陳飛笑著答應一聲,坐在外面的沙發上,等了應該有一個小時左右,孩子沒動靜了,臥室門推開,女人換了一身稍微正式一點的衣服走了出來,但看著還是十分的簡樸。

    “陳總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孩子有點鬧,現在睡著了,您喝點水。”

    陳飛笑笑,“沒事兒,小孩子嘛。”

    女人坐在對面,雙手放在一起,低著頭,擦了擦鼻子,沉聲道,“孩子他爸是昨天走的,醫院給我的說法是沒有搶救過來,具體死因是什么讓我回家等,說是警方要進行尸體解剖,完了之后才能告訴我結果。”

    陳飛嘆了口氣,“您節哀,孩子還小,需要人照顧,千萬注意身體。”

    女人點頭,“謝謝陳總,我明白,但是……”話說到一半,應該是有些情緒不能自已,女人拿著紙巾,抽泣了起來。

    “老王身體一直很好,雖然說經常熬夜什么的,但是我是全職太太,伙食給他一直吃的很好,三個月體檢一次,定期休息,況且他才三十二歲……”

    其實在來之前,陳飛心里明白,這個律師的突然暴斃,很可能和唐風這個案子有關系,但究竟是什么關系,現在還不清楚。

    “您先不要那么難過,可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一下嗎?也就是王律師出事那天或者最近,有沒有什么異常?”

    律師老婆很明事理,抽泣了一會之后應該是緩過來了,“其實真的沒有什么前因后果,大前天你們那邊的案子完結之后。老王就趕回來了,接著第二天去事務所上班,早上我和往常一樣起的比較早,還專門給他做了早飯和午飯,接著他帶著就上班去了。”

    “我們剛買的房子,房貸還有幾百萬,您也知道,燕京這邊消費有多高,我們是外地鄉下人,老王讀書讀得好,但近三十歲才博士畢業,為了買套好房子,省吃儉用的,從不自己開車,也沒買車,都是做地鐵去上班。”

    “大概是中午十一點左右,我給孩子喂奶,手機來了個電話,是老王的手機號,我有點意外,因為老王工作很認真,從沒有在上班時間給我打電話的先例。然后我接了,發現是他同事,然后他們告訴我,老王暈倒了,送進醫院了,我連忙抱著孩子去了醫院,昨天中午,人就沒了,人家也不讓我們看,說是牽涉到刑事責任,直接交給了警方的法醫……”

    “我們房貸還有幾百萬,他老家還有爸媽要養,現在他走了,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您也知道,做律師這一行的,容易得罪人,我自己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這才找到的您,我連個燕京戶口都沒有,房子沒有人還貸款,搞不好我都住不了多久了,老王的事什么時候查清楚,我都不確定我能不能等下去……”

    絕望和無助,這是陳飛聽完這女人說的話之后的第一感覺。

    其實這大概就是很多人的真實生活狀態,這個房子雖然很破。但地理位置很好,價值肯定在千萬以上,現在家里的頂梁柱倒下了,對這個家庭,對這個女人來說無疑就是滅頂之災。

    深吸了口氣,陳飛拍著腿,想了想之后說道。“您不要太心急,我也覺得這件事很蹊蹺,我只能說,你老公的死,很可能和我們這次的代理有關系,當然,現在我也不能確定,但是既然覺得應該是有可能,和我們有關系那你放心,這件事我就會管,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女人眼淚婆娑,“陳總,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多了,您也看到了,我們這孤兒寡母的,我確實沒那個精力,您也知道,這里是燕京,有勢力的人太多太多了,萬一是老王得罪了什么厲害的人物,說實話就算是我們占理,我覺得我最后也贏不了官司,還希望陳總看在我們家老王幫你們打贏官司的份上,能幫我們這一次……”

    陳飛擺擺手,“您別這樣說,王律師幫了我這么大的忙,現在你們遇到這樣的難題,出手幫一下你們真的是應該的。”

    “這樣吧,王律師所在的律師事務所你有沒有認識的人,我想王律師的同事一定水平都不低,要不你先打個電話,問問基本的情況,然后咱們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如何?”

    那女人點了點頭,但隨即又搖搖頭,“陳總,不是我不愿意打電話,而是……我一直都是全職太太,老王那邊的同事我沒有認識的,所以我……”

    “沒事,就是打個電話問問情況,我想他們知道是你的話,即便不認識你,也會出于人道,說一點情況出來的,畢竟說幾句話也沒什么,對吧。”

    面露難色,但她還是進門拿出了手機,然后看了陳飛一眼,“那行,我給他們事務所的負責人打電話吧,老王在的時候經常給我說,他們事務所的老板對他還不錯,現在出了事,他應該會幫忙。”

    說著,電話接通了,女人連忙客氣的對著聽筒說道,“是白律師嗎?”

    “嗯,我是,你好。”電話里傳來的是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很粗,帶著一絲的疲憊。

    “您好白律師,我是王曉東的老婆,您現在有時間嗎?我想問您一點事?”

    女人的語氣很是客氣,但對面那個白律師聽到女人說明自己的身份之后,停頓了幾秒鐘,隨即說道,“哦?原來是老王的家屬啊,你好,我有時間,那個老王的事我也聽說了,你要節哀啊,要相信警方一定會給你個滿意的答復。”

    女人似乎有些感動,“謝謝您白律師,我今天給您打電話,就是想問問老王那天暈倒之前究竟發生了什么,也就是他那天早上去事務所之后,究竟發生了那些事,我現在很想知道,您能不能跟我說一下?”

    陳飛靜靜的坐在一邊聽著,電話里白律師繼續說道,“哦,是這樣啊,行,我大概明白了,但是呢是這樣,這件事說起來比較復雜,說起來有些長了,要不你看這樣行不行,你現在出來,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我慢慢給你說,畢竟老王出了事,我心里也不好受,我們事務所大家也都捐了些錢,。正好你出來,把這點錢拿回去,你看如何?”

    女人看了一眼陳飛,一邊的陳飛也覺得有什么,人家領導有這份心也著實難得。

    隨即沖女人一點頭,“那就太謝謝您了白律師,那您看現在我去哪兒找你?”

    “就萬達里面那個咖啡廳吧,怎么樣?”

    女人連連點頭,她不僅想得到消息,也更想得到那筆錢,畢竟現在丈夫去世,留下他們孤兒寡母,日后的生活沒有錢,寸步難行。

    “好的白律師,那我現在就立馬往過去趕,您稍等一下。”

    她知道這個律師事務所就在萬達邊上,而自己過去還需要一段不短的距離。

    掛掉電話,女人進了臥室,將孩子包好,抱在懷里,“陳總,要不您看?”

    陳飛起身,將孩子接過去自己抱著,“我明白,我跟你一起去,畢竟這孩子不能離人。”

    兩人出了房間,出了門之后打車,半個小時之后,到了萬達外面,此時,女人的手機響了。

    “喂,白律師,我到了,您在……”

    女人的話沒說完,那邊的白律師說道,“哎呀不好意思啊,我現在在萬達旁邊的酒店里,剛見了一個客戶,手頭還有些工作,要不你先上來,我們在這里談也行。”

    聽到這個人這么說,陳飛有些覺得不對勁,這讓人家一個女人去酒店房間和自己說事情,恐怕聽上去多少有些不妥當,這個男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女人聽到讓她進去酒店,也覺得有些意外,歪頭看著陳飛。

    “你先去,沒事,”陳飛小聲說了一句,女人點頭,有些難為情的說道,“好,那白律師您把房間號給我一下,我馬上就上去。”

    說完之后,電話掛掉,手機來了一條短信,是房間號,陳飛接過去一看,是個雙人間。

    想了想,將女人的手機拿了過來,設置了一下,“現在是這樣,你直接上去,我給你的手機設置了錄音,從現在就開始錄了,而且有個緊急模式,你連按三下關機鍵就會給我打過來,上去之后又任何危險,按三下我就知道了,孩子我先幫你看著,去吧。”

    女人此時心放下了一半,轉身進了酒店,陳飛抱著孩子坐在酒店大廳里,等著女人的消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陳飛倒希望那個所為的白律師是真心想說點什么,真心想幫助這女人和孩子。

    但是自己也是男人,潛意識里陳飛覺得,這個男人的言行似乎不像是好人,疤人家一個老公剛去世的女人往酒店里叫,顯然不怎么合適。

    常理來說就是這樣,如果是自己,也不會去那養做。

    女人走了十幾分鐘,懷里的孩子哭了起來,陳飛面對這個小家伙可真是有些難以招架,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好在這里是高檔酒店,服務員的素質都很高,有女的看到陳飛哄不住,跑過來幫忙。

    陳飛剛把孩子遞給身邊的女服務員,然后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