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章 白律師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章 白律師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心里一驚,陳飛心中暗道不妙,“那個孩子你先幫我看一下,謝謝了,我有點急事,上去一下馬上就下來。”

    說完,不等服務員答應自己,陳飛如飛一般進了電梯,幾十秒后,到了她所在的房間外面,站在外面,里面什么動靜都聽不到,畢竟這里是高檔酒店,隔音效果實在有些太好。

    左右看了看沒人,陳飛拿出自己的錢包,然后往門鎖縫里一捅,再往下一按門把手,猛推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床,床上有兩個人,女人被一個白胖男子按在身下,身上的衣物所剩無幾,整個人臉都通紅一片,哭的聲嘶力竭!

    兩人看到門打開,都是一愣,床上的白胖男子錯愕的看著陳飛。

    “陳總。快救救我……”女人看到陳飛的第一反應就是求救,聲音都有些沙啞。

    “喂,你走錯門了吧你,你……”

    話還沒有說完,陳飛往前兩步,然后腳下一踏,身體驟然離地,飛起一腳直接將男子踹的倒在了地上,翻了兩個跟頭,最后撞在了墻壁上,發出一聲悶哼。

    床上 的女人身上已經沒剩幾件衣物了,那對正在哺乳期家伙實在有些大,陳飛趕緊將滾在地上的被子撿起來,蓋在了她身上。

    “你沒事吧?”

    女人得救,整個人身體有些哆嗦,驚恐的看著陳飛,“陳總你快救救我,他是騙子,騙子……”

    本身之前那就是一個軍人,人品方面沒有一點問題,他最看不慣的就是像這個白律師一樣的衣冠楚楚,打扮的像個人,但干的事壓根就不是人做的!

    地上的白律師腦袋嗡嗡的,用盡力氣站了起來,看著陳飛,看了半天似乎也不認識。

    “你誰啊你,你擅自進我的房間,小心我告你!”

    陳飛上前,抬手就是一記耳光。“你他媽的也算是個人?”

    要知道陳飛可是真正的練家子,這一巴掌的手勁兒可不輕,直接將剛剛站起來的白律師打的暈頭轉向,一個不穩又坐在了地上。

    “你……你誰啊你,上來就打人,你知不知道這樣的是犯法的!”

    “我可實話告訴你,我是燕京最有名的事務所的老板,你這樣打我,我能把你告到傾家蕩產你信不信!”

    陳飛臉色一變,“談法律?你這種人也敢跟我談法律?”

    一步上前,抬手又是一巴掌,打的這人臉通紅一片,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后槽牙掉了!

    滿嘴的血水,他捂著嘴巴,手里都是血水,驚的不禁暴怒起來,猛地站了起來。

    “你他媽的誰啊,好啊,你今天打了我兩巴掌,我不給你還回來,我他嗎的跟你姓!”

    陳飛還在再度上前教訓,但隨即手臂被一邊的女人拉住,“不要,不要了,我沒事了,你不要再打了,萬一出點事,我的就對不起你了,反正我現在也沒事了,算了吧……”

    一句算了吧,透露出太多的無奈和心酸,陳飛轉頭看了一眼女人,不禁有些心酸異常。

    “好。”答應了一句,陳飛扭頭對臉色通紅的白律師冷聲開口道。

    “滾!”

    白律師起身穿上自己的衣服,膽戰心驚的從陳飛身邊走過,飛一般的出了酒店房間,往樓下去了。

    “你沒事吧?他剛才?”

    女人看到白律師走后,眼淚又下來了,她也很年輕,哪里遇到過這樣的事兒,加上丈夫剛去世不久,心中的悲痛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

    “沒事,他沒得逞……”

    聽到這里,陳飛點點頭,“那就好,孩子還在下面,你把衣服穿好,我們下去吧?”

    女人點頭答應了一聲,陳飛先躲開了,在門外等他,不多久之后女人出來,兩人一起下了樓。

    從服務員手里接過孩子,兩人開始回返。

    “現在事情成了怎樣,看來想從你老公同事那里獲得一點信息的可能性是幾乎沒有了,這個人是領導,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女人抱著孩子,有些沮喪,“嗯,我明白,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這個白律師居然是這樣的人,虧的我老公以前還說他是個好領導,我一直都對他印象很不錯。”

    陳飛嘆了口氣,“知人知面不知心,現在像這種衣冠,獸太多了,你以后還是多加小心吧……”

    女人點點頭,“嗯,我現在也想通了,我這邊等老王的事情處理結束之后,就把燕京的房子賣了,然后回老家,這里不是我們孤兒寡母待的地方。”

    “還有陳總,今天我們兩個算是一起得罪了這個白律師,他的名字叫白少東,在這里的法律界,甚至在全國都有名氣,有影響力,甚至還是好幾個名牌大學的客座教授,年紀輕輕就名譽滿天下。”

    “我們得罪了他,以后肯定會被難為的,尤其是你啊陳總,您是做生意的,得罪了這樣的人,以后恐怕會添很多麻煩給你的。”

    “真是對不起,但是這我也沒有辦法,真的只能跟你說一聲,對不起。”

    兩人走在大街上,陳飛有些不好意思,“別這么說,這個白律師今天這么反常,我越覺得你丈夫的死有蹊蹺,幫你是我們應該做的,不幫你,我心中難安。”

    “對了,你怎么對這個白律師這么了解?”

    女人抱著孩子笑了笑,“我也是法律學得碩士。只不過我和老王總有一個人要帶孩子,所以我就做了全職太太,專職照顧孩子。”

    陳飛還真有些意外,“沒想到,你和老王居然都是高材生。”

    “我不算是吧,老王是,他是西南政法的博士,已經在準備博士后了,但是可惜,我們的孩子沒有能等到這一天。”

    “我們之前想象的很好,我們兩個都是農家出身,孩子戶口能落在燕京,以后就不會像我們兩個這么難了,可如今看來是不可能了。”

    陳飛感覺這些話聽著著實有些難受,可這就是大部分人的現實生活。

    “你先不要這么悲觀,這件事我會跟到底,我陳飛也不是好惹的,我曾經是燕京軍區的特種部隊第一教官,這地界兒上,好歹也認識些人,他要真找我們麻煩,我饒不了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