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五章 秘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五章 秘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陳飛左右看了看,起身說道,“要不咱們到車上說,這里人多,不方便。”

    王嫣然嬌羞的一笑,這正是她想要的結果,創造二人單獨相處的機會,這樣以后才有機會發展。

    “好啊,那陳總請!”

    二人起身,往王嫣然的車里走去,到了車上,王嫣然主動讓陳飛坐在副駕駛上。

    “你剛才說這個案子不簡單,那究竟是不簡單在哪兒?”

    王嫣然臉色變了變,其實她是真的不愿意說,但是面前這個男人實在太有吸引力了,年輕帥氣又有錢,誰不想有這樣一個男人做老公呢?

    況且這樣的機會一旦錯過之后,可就再沒有機會了。

    “是這樣,我幾個做法醫的朋友,聊天的時候說,這個王律師的死因很不正常,至少他們這么多年以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死因,以至于到現在,只知道他是中毒導致的死亡,但究竟是哪種毒,現在還沒有查出來。”

    陳飛聽出來了些什么,既然是中毒死,那這個案子的性質顯然就變了,很有可能是謀殺,這樣以來,查出幕后的真兇是誰,就是至關重要的了。

    “那聽你說的這個意思,王律師的死因很有可能就是謀殺了?”

    王嫣然明白,有些話是真的不能說出來的,她雖然也覺得這個律師的死很有蹊蹺,但是至于究竟是什么死因,她此時不能給陳飛下定論,不然一旦出現什么后果,可就不好說了。

    “這個我現在還不好說,但我們的懷疑可能都是一樣的,可懷疑就是懷疑,我也只是聽同事多說了幾句,至于究竟是什么情況,我現在還真的不知道。”

    “所以,我只能這樣跟陳總說……”

    陳飛聽完點點頭,“行,你的意思我明白,那我想知道的是,據我所知,王律師只不過就是一個外地人而已,雖然學歷很高,能力很強,但是在燕京沒有什么背景,在燕京這樣一個大城市里,這樣的人太多了,根本不值得一提,為什么關于他的案件會搞得這么復雜,這其中是不是另有原因?”

    其實這番話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王嫣然雖然 花癡,但是輕重緩急還是明白的。

    “陳總說的不錯,按理來說像王律師這樣的人,雖然在法律界內名氣不小,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但這樣的人在燕京實在太多了,他的死按照常理來說,顯然不值得大動干戈,更不會讓我我們老大發話封鎖一些消息,因為我們是經偵,王律師的案件是屬于刑偵的,雖然有關系,但基本上沒有然大的關系,通常這樣的案件也不會通知我們。”

    “但異常的是,這次顯然不同。我們老大都發話說不讓我們往出傳,顯然不正常。”

    陳飛聽完之后眉頭皺了起來,“行,我明白了,那就你知道的,王律師的尸檢結果出來沒有?”

    “據我所知,正常的尸檢不需要很久的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了好幾天,按理應該出來了才對。”

    王嫣然感覺自己現在不想說也不行了,陳飛不是好糊弄過去的,人家有這方面的知識,不過話又說出來,這也是他喜歡陳飛的地方所在,是個聰明人。

    “沒看出來陳總對這些其實還是挺了解的嘛,是這樣,結果已經出來了,要不然肯定也不會說就知道他是中毒死的這個消息。”

    “但是您也理解一下,我不是刑偵上的人,知道的消息不多,所以……”

    陳飛趕緊擺手,“別別別,千萬不要這樣說就這些信息我已經非常感謝你了,更多的我也知道,你不是不說,就是知道,也不能給我一個外人說這么些個,畢竟……還是有紀律嘛……”

    王嫣然笑了笑,“陳總說的是,但是我知道的我已經都說了,而且您也看到了,我不是正式的,所以……”

    說到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頭,顯然在此時,她覺得自己不夠好,雖然身材好,身段好,學歷高,家庭也不錯,但是這些在陳飛面前比起來似乎不算什么,畢竟他足夠優秀,這樣的男人其實實在 不多見。

    “別這樣說陳總,您能覺得有用就行。”

    客氣了幾句,陳飛站了起來,“那天色不早了,要不今天就先這樣?我送美女回家?”

    要換做是剛見面的時候,王嫣然肯定對他是一陣的不屑,你連車都沒有開,拿什么送自己回家?

    但現在不一樣了,她明白,人家沒開車只是因為公司和家不在這里,沒有開車屬于正常,能說出這句話主動開自己的車送自己回家已經真的很不容易了。

    “好啊,那就真的麻煩陳總了,剛好這會兒是下班高峰,路上車多,我這技術著實有些危險,陳總開車,我也放心。”

    說完笑的很是溫柔,看得陳飛其實都有些臉紅,不得不說這個姑娘長得著實好看,而且還有料!

    “行,那我們就走?”

    說完兩人互換了一下位置,陳飛開車,按照王嫣然給的地址開了過去。

    一個小時之后,車子停在了燕京市區一個高檔小區大門口,陳飛停下車,扭頭說道,“到家門口了,我就不進去了。”

    王嫣然點點頭,“也行,陳總也忙了一天了,車子您先開回去吧,反正我也不經常開,您不是來燕京剛好沒有車嗎?不嫌棄的話就開幾天,方便一點。”

    陳飛不是傻子,看得出來這王嫣然現在是在追求自己,但是第一次見面就開人家的車回去,似乎有些不合適,于是還是擺手拒絕了。

    “不用了,我打車回去就行,這車你留著上班開吧,路也挺遠的。”

    “陳總真的客氣了,何況我們家我爸和我媽都有車,我隨便開一輛去都行了,這么晚了車也不好打,您就開回去吧,真的沒事。”

    這么熱情,讓陳飛還真有些意外和不知所措,人家已經說了幾次了,再拒絕的話,似乎真的有些不知好歹的意思。

    “嗯……那行,那我就開回去,謝謝你了。”

    “不用客氣陳總,那我就先回家了?”

    微笑著點點頭,王嫣然剛拉開車門,陳飛想起了什么,扭頭說道,“哎對了,我還想問你一件事……”

    王嫣然又坐了回來,笑著看著陳飛,“沒事,陳總說唄。”

    陳飛想了想,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看,能不能讓我有機會看看尸檢的報告,不瞞你說,我一直覺得吧,王律師的死跟我們有關,我想看看王律師究竟是怎么死的,如果是有人因為他幫了我們而殺的王律師,那我一定要管到底才行。”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一個想法,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我也清楚你的難處,能理解。”

    都說女人比男人感姓,在有些事情上,確實容易頭腦一熱就做出決定,此時的王嫣然就是這種女人,他看陳飛的眼神,心中就沒有拒絕的想法了。

    她心中知道,完了,自己這次算是敗在這個男人手里了。

    “沒什么難為的,其實這種事情呢,怎么說呢,我也覺得應該盡早公布出去,至少對于人家家屬來說也是個交代。但是您也理解,這其中可能有其他的愿意,我們也不好說什么,那這樣吧,明天下午,還是今天下午那個時候,我把我的那個同事約出來,咱們聊一下,我和她是閨蜜,你要真想知道,我會讓她跟你說的。”

    陳飛有種出賣色相獲取情報的感覺,但這件事即便真的需要自己付出什么也沒有什么關系,。

    “那好,就這么說定了,你的車我就開走了,明天這個時間過去找你。”

    說完,王嫣然下了車,陳飛打過招呼,倒車走了。

    王嫣然看著離去的車子,嘴角揚起,好幾年了,父母都催了不知道多少次,但自己就是沒看上一個,這次看來是有希望了,而且這個男人這么優秀,領回家自己爸媽肯定也滿意!

    想象一下自己以后和這樣優秀的男人在一起,她就開心的不得了。

    陳飛的車子剛走不久,王嫣然緩步進了小區,而在不遠處的路口,一個男子悄悄拿出了手機,給馬哥打了個電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