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六章 驟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六章 驟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而此時另外一邊,陳飛開著車,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拿起手機,里面傳來自己戰友的聲音。

    “陳哥,不好了,出事了!”

    陳飛心中一緊,大聲問道,“怎么了?慢慢說!”

    那邊說話的戰友聲音有些嘶啞,“陳哥,幾分鐘之前,來了一幫人,很能打,還帶槍,我們兩個實在是沒有辦法,那個女人和孩子全都被人給帶走了!”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陳飛剛剛還說終于可以放心下來了,沒想到這才幾個小時,就出事了!

    “多久之前的事情!”

    “人剛走,前后腳的功夫!”

    陳飛一拍額頭,“那你們兩個呢?有沒有受傷?”

    “沒事,我們兩個都是腹部挨了一槍子,沒什么大事,這幫人看來是慣犯,根本不打要害,也不跟我們周旋浪費時間,上來就是幾槍給我們兩個撂倒了!”

    陳飛猛的砸了一下方向盤,“沒事,你們兩個先簡單處理一下傷口,我馬上就到!”

    說完掛掉了電話,陳飛心里知道,現在想追上那幫人肯定是不可能的,現在最重要額就是趕緊將自己兩個戰友送到醫院,女人和孩子已經被人給抓走了,總不能讓自己兩個無辜的戰友把命搭上。

    一腳油門,連續闖了三個紅燈之后,車子停在了小區門口,將自己兩個戰友扶上車,陳飛猛踩油門,車子快速往前竄去。

    “你們兩個捂住傷口,別讓血流多了,什么都別想,馬上就到醫院了!”

    十幾分鐘之后,車子到了醫院,兩個戰友分別進了急救室,陳飛站在急救室門外,越來越覺得這件事不簡單了。

    但是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花這么大的勁搶走女人和孩子,有些讓自己不能理解,他們兩個也沒有什么價值,更不知道王律師的真正死因,為什么抓他們兩個?

    這顯然讓人有些不能理解。陳飛你心中郁結難解,憤怒的一腳猛踏地面,惹的周圍人都駐足,目光紛紛朝他。

    走到角落,陳飛心中焦急,等了足足一個多小時,兩個戰友才都出來,好在腹部中彈,且子彈的威力不是很大,暫時沒有什么大的危險,修養幾天就可以了,沒有什么大礙。

    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陳飛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感覺怎么樣?要不要我通知一下你們兩個的家人,這最起碼要休息一段時間的。”

    兩個戰友都是連忙擺手,“不用了陳哥,我們出來的時候說過了,不知道什么時間回去,這種消息就不要告訴家里人了,不然又得替我們兩個擔心,不值當的。”

    “是啊陳哥,你快走吧,我們這是槍傷,很快就會來警員的,到時候你又得配合調查,會浪費很多時間,我們知道那個女人對你來說很重要,你還是趕緊去忙你的吧,我們這邊沒事,都是槍林彈雨里出來的,什么事情沒有經過過,沒事的!”

    看到自己兩個戰友這么能替自己著想,陳飛心里一暖,“行,那我就先去了,你們兩個好好在這里養傷,我辦完事就來看你們。”

    說完之后出了病房門,坐到王嫣然的車上,轉頭往后一看,車座上有血跡,陳飛嘆了口氣,將車子開到洗車的地方,將車里里外外又洗了一遍,這才開上出來,但是走在路上之后,陳飛忽然感覺自己根本沒有線索,完全沒有目的地!

    車子停在馬路邊上,陳飛狠砸了幾下方向盤,心中的煩躁更生幾分!

    在燕京這個大都市里,他深深的感覺到自己的無力感,完全沒有任何方向,就連現在是誰抓走的這個女人他也不知道。

    一時間,他真的覺得這次的水有些深,絕對不僅僅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但是現在再迷茫也得繼續往下查,不然自己就徹底的被這些人擋在了真相之外,如果真的是這樣,唐風回來之后該怎么交代?

    想到這里,陳飛決定,先好好捋一下思緒,接著再做打算。

    第一個值得懷疑的人必然是殺死王律師的兇手,但是這些人如果真的想對他的妻子孩子下手的話,那早就下手了才對,為什么會等到現在自己來了,還專門找了人保護的時候下手?

    從邏輯和現實層面去想,說不通,不管換成誰這件事都不會這么去做,完全一點道理都沒有。

    那至少現在看來,雖然不知道害王律師的人是誰,但可以排除他們,這女人和孩子不是他們抓走的。

    那么隨后問題又來了,既然不是他們這些人綁的,那還有誰會是兇手呢?

    緊接著往下想。那還會有誰是會這么做呢?

    隨之想到是,就是今天下午那個白律師!

    但是,陳飛想了想,似乎有些不可能,他有些不敢相信一個律師會真的干出來這種喪心病狂的事。要知道這里可是燕京,天子腳下,皇城之中,居然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做出這種事情,簡直是喪心病狂到了極點!

    但是,出去這個人之外,陳飛似乎想不到還會有那個這么做,至于是不是真的是這個人做的,他不敢確定,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自己知道的人中,就只有這個人是最值得懷疑的,也最有動機的那一個。

    也許有其它人,但是陳飛現在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就先從這個自己認為的嫌疑最大的人開始查起!

    不管最后結果如何,這已經是目前唯一的一個辦法了。

    想到這里,陳飛啟動車子,往白天市區的那個律師事務所開去。

    至于那個事務所具體的位置他不知道,但是之前他和王律師合作過,知道他們事務所的名字,那尋找起來其實就不難了,能確定他在那個寫字樓里,找起來就只是時間問題。

    半個小時的時間過去,車子停在了寫字樓下的停車場,陳飛做電梯上樓,這算是整個寫字樓設計的一個缺陷,在地下停車場直接上樓的話,是不需要經過安檢的,沒有卡也能進入。

    雖然此時已經是晚上,但是大廈內還是燈火通明,加班的人很多,陳飛轉了一圈之后,便找到了律師事務所的位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