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下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下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想到這里之后,陳飛深吸了一口氣,接下來最重要的一點是怎么先把人救出來,至于這個白少東后面怎么處置,那是以后的事情,往后再慢慢算賬也不算遲。

    深吸一口氣,陳飛將電話號碼發了一條短信給剛剛認識不久的王嫣然,然后緊接著打了一個電話。

    凌晨時分,王嫣然其實才剛剛睡著不久,昨天晚上她神奇的失眠了,要知道這么多年以來,她可從來沒有失眠過。

    但今天晚上自從和陳飛分開之后,就再也睡不著了,翻來覆去半晚上,其實想來也算是正常,畢竟自己已經快三十歲了,只是看著不顯老,這么多年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主要家庭條件好,本地差不多的男生自己都看不上,他的眼光有些高。

    以至于到了現在一個男人都沒有擁有過,長夜漫漫,不想陳飛這種優秀的男人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凌晨四點左右,王嫣然猛地醒了,她醒來的很快,手機響起來的第一聲她就醒了,接著,有些迷迷糊糊的將手機拿出來,一看來電顯示,她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居然是陳飛的!

    心中如小鹿亂撞一般,她沒多想趕緊按下了接聽鍵,生怕耽擱的時間長了之后陳飛掛掉了。

    “喂?陳總?”

    陳飛輕聲道,“不好意思啊這么晚了打擾你睡覺,實在是不好意思……”

    王嫣然輕柔的一笑,“陳總客氣了,這不都四點了,已經是早上了不是晚上。”

    陳飛哈哈一笑,“也是,那個……我這會兒打電話呢,是有件事想問問你,讓你幫我個忙。”

    王嫣然自然不會拒絕,機會都沒有任何的猶豫就說道。“行啊,陳總你有什么事就說唄,我聽著呢。”

    思前想后,陳飛還是覺得,想要通過一個電話號碼查出這個人的下落,一定要去警局。

    “你看你現在方便出來一下嗎?這個忙可能要麻煩你回一趟警局才行,不過你可以放心,不是什么違法亂紀的事情,這個你可以放心,我可以跟你保證的。”

    輕聲笑出了聲音,王嫣然說道。“可以的陳總,您現在在哪,我過去找您。”

    “不用你找我,我現在過去接你就行。”

    “好啊,那我在剛才的大門口等你。”

    說完,二人掛掉電話,陳飛下了電梯,出了小區樓,然后越墻之后回到了車里,飛速往王嫣然家趕去。

    二十幾分鐘后,車子停在了大門口,王嫣然提著包站在原地,笑著看著陳飛。

    “不好意思,這么晚了還讓你幫我的忙,實在是不好意思,但我的事情有些緊急,所以……”

    王嫣然擺擺手,“陳總不要再跟我客氣了,走吧,我們抓緊時間。”

    不多時之后到了警局,陳飛給了王嫣然一個手機號碼,讓她先查一下這個人的信息,接著用最后一次發送信息的電子信號來確定他的大致位置。

    很快,號碼持有人的信息出來了,和白少東通訊錄上的名字一樣,白亮,燕京人,沒有文化水平,但是前科不少,進去過幾次。

    陳飛隱隱覺得,這個人就是劃走女人和孩子的兇手,而背后的指使人就是白少東,這個狗東西未免有些太過于猖狂。這種事情都干的出來。

    “位置信息出來了,最后一次發出信號是在郊區的一家老舊居民樓里,這里我有印象,是原先的石油小區,現在已經很少有人住了,位置很偏僻。”

    陳飛得到這個信息,大喜過望,來不及多想,謝過王嫣然,然后說明天請她吃飯,接著就出了警局,上車之后往郊區狂奔!

    早上五點多,車子停在了原先的石油小區前,這里是老式小區,沒有什么物業,但是為了不打草驚蛇,陳飛還是沒有把車直接開進去,而是走后門進了小區大院。

    這里住的應該大多數都是老年人,但是沒有具體的門牌號想要找到一個人,顯然有些難。

    但是再難也得找,不找的話是一點可能都沒有了,找的話想辦法還是有可能的。

    陳飛繞著小區走了一圈,發現了一個異常的房間。

    此時的燈光還亮著,里面似乎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且是年輕人的說話聲。

    沒有多想,進樓道,上樓,站在門口,陳飛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的聽里面的動靜。

    “六萬!”

    “哎,我碰一下,來,拿過來!”

    里面是打麻將的聲音,早上時分打麻將,有些不正常,但是此時陳飛還不敢完全確定里面就是抓走女人的人。

    想了想,他拿出手機,給白亮的手機打了個電話!

    “嘟……”

    很快,電話接通,陳飛想都沒有想,直接將電話掛掉,然后拿出銀行卡,一把將門打開,接著猛的進門,里面客廳里坐著五六個人,其中一個人站在臥室門口拿著手機正在看,睡眼惺忪的,看到門口突然站著一個人,瞬間清醒了過來!

    “你是誰!”

    陳飛摸了摸鼻子,眼珠子四下看了看,槍就在不遠處的沙發上,但都開著保險,他此時很有把握能將這些人在十秒鐘的時間內全部制伏,他們的槍根本沒有機會朝著自己開。

    “都是堂堂七尺男兒,男子漢大丈夫,對一個女人和孩子下手,不地道吧幾位?”

    白亮將手機裝在身上,瞪了一眼陳飛,“兄弟,哪個道上的,有事咱們商量這來,別太沖,都是講道理的人。”

    陳飛有些想笑,看了一眼白亮,“那你說這話的意思就是說,這人確實是你們抓的了?”

    其實這個時候已經不用問了,陳飛聽到了屋里傳來的呼喊聲,但是應該被堵住了嘴巴,因此聲音很小。

    “明人不做暗事,沒錯,人是我們抓的,怎么了?”

    陳飛低頭呵呵一笑,“那也就是說,我的兩個兄弟也是你們打傷的了?”

    白亮絲毫不懼,他們人多,手里有家伙,怕這個人做什么。

    “沒錯,但我們做事講道義,沒往要害處打,兄弟,有些道理我們懂,你識相的呢,還是趕緊走,你要是不懂事的話,這槍子打的可就不是肚子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