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零四章 在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零四章 在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白少東覺得自己腦子有些迷,眼前一團霧氣,整個人的精神似乎都恍惚了一樣。

    做男人的心思都是一樣的,自己可以亂搞,但是自己的女人絕對不能給自己戴帽子,現在這一幕真實的發生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有些不能接受這是真的。

    白少東有些恍惚的走到廚房,腳步聲音其實很大,但是臥室內的兩人太激他媽的情了,根本就聽不到外面的腳步聲。

    柜子里,放著平時切菜用的菜刀,白少東將手伸了進去,一把抓住了明晃晃的菜刀,剛直的刀柄有些涼,以至于讓他一驚,與此同時想起,自己這個老婆,已經有好多年沒有給自己做過一頓飯了。

    他白少東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努力,為了在這個城市混的風生水起,他用盡了力氣,到了中年,終于算是達到了自己的小目標,但是,那個曾經風度翩翩,中政法的高材生白少東也變成了一個自私自利,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陰險小人。

    甚至有時候想起來,白少東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都覺得不認識,這和自己心目中的白少東似乎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拿著菜刀的右手在不斷地顫抖著,他的心在絞痛,臥室內的二人叫聲一陣一陣的傳進他的耳朵里,似乎是有千萬根根在扎他一樣,疼到讓人不能忍受。

    呼吸逐漸的急促起來,腦子里所有的法律條文在此時好像都已經忘記了一樣,白少東感覺自己喪失了理智,一步一步的往臥室走去。

    人到了真正憤怒的時刻,不會大吼大叫,真正的大吼大叫很多時候只是在掩飾自己的怯懦和無能,給自己壯膽。

    他白少東沒有什么可怕的,自己這么多年辛辛苦苦為了這個家,自己的女人卻在家和別的男人魚水之歡,這樣的羞辱又如何能忍得了?

    走到臥室門口,白少東眼珠子已經成了紅色,他手中的到舉著,一腳將虛掩著的門踹開!

    “砰!”

    床上的馬哥一瞬間回過頭,眼睛看著門口站著的人,血液開始往大腦倒流!

    一瞬間,腦子也是“嗡”的一聲!

    “老白,你……你怎么回來……”

    而此時站在門口的白少東也愣了,床之上的男人不是別人,是之前找自己合作弄死王律師的那個五爺的手下。

    “是你……”

    手心汗水打濕了刀柄,白少東怒不可遏,用手中的菜刀指著一絲沒有的馬哥,“你他么……老子替你做事,你上我的老婆!”

    馬哥雖然厲害,但這人一旦做了虧心事,也難免心虛,慌忙穿衣服,然后勉強提高音調說道,“你他娘的給誰玩刀呢,放下!”

    看著自己老婆屁股朝著別的男人的這個姿勢,白少東覺得自己眼前天旋地轉的。

    “我告訴你白少東,我馬六爺舞刀弄槍的時候你他么的不知道干嘛呢,我手上的人命多了,你他媽的給我注意點!”

    白少東仰起頭,哀嚎了一聲,他真的覺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爆喝一聲,“你放你娘的屁,老子今天不砍死你!”

    說完,舉著菜刀就沖上前去,刀口朝著馬哥的肩膀就砍 了上去!

    馬哥見狀亡魂大冒,他雙手此時正在拉拉鏈,猛的一轉頭看著白少東,雖說只是菜刀,但殺傷力可是一樣的,看到白少東此時眼珠子通紅一片,馬哥心中知道,這今天是真急了。

    不過好在他也是身經百戰的大馬仔了,打架斗毆什么的是沒少做,反應還是有的,抬起一腳,朝著白少東的腹部就踹了過去!

    本來白少東平時也不鍛煉,經常應酬什么的,也有啤酒肚,這一腳直接將他踹的往后倒退了幾米,大腦似乎都清醒了不少。

    只不過,臉成了豬肝色。

    蹲在地上兩三分鐘之后,白少東這才站了起來,捂著肚子,不過此時的他冷靜下來不少,看著床,上面坐著的兩個人,腦子嗡嗡作響。

    “賤人,你背著我偷人是吧?”

    “行,行,行啊,我讓你偷,老子今天不殺你,我要讓你凈身出戶!”

    說完,拿出自己兜里的手機,打開了家里攝像頭的控制軟件,然后將今天早上的視頻保存了下來。

    他有這個習慣,喜歡把自己和女人的視頻保存下來,當然這也包括他和自己老婆的,可萬沒有想到,這個攝像頭今天拍下了這樣的畫面。

    “狗男女,看好了,這是你們兩個的視頻,這就是證據,我要讓你凈身出戶,一分錢都拿不到!”

    此時,白少東的老婆有些著急了,要知道她已經好多年沒有上過班了,自己一直都是白少東養著,而一旦自己真的凈身出戶的話,別說享受了,以后連吃飯都成了問題。

    “白少東,差不多得了,你以為你是誰,你很清高嗎?”

    “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嗎,我不知道嗎!”

    “就允許你在外面和別的女人做這種事,就不許我做?憑什么!”

    看到自己老婆臉漲得通紅,白少東簡直就要氣炸了一樣,抬手指著她,“你放你媽的狗屁,我在外面亂搞?你有證據嗎?別忘了,你他媽的是靠我養著的,你有什么資格管我!”

    馬哥看著這兩口子吵起來了,作勢想走,但轉眼看了看白少東的老婆,又不好意思走,不得不說的是,白少東這老婆確實不錯,活兒好,關鍵是成熟,有女人的味道,自己只是見了一次這就放不下了。

    “我今天就告訴你,你們兩個,一個都別想走,老子現在就報警!”

    說完,將菜刀扔在地上,接著就要打110,馬哥一看這個陣勢,心里一下子慌了,看到地上的菜刀,此時也顧不上其他的,一個閃身到了地板上,拿起了菜刀就對上了對面的白少東。

    “姓白的,你他媽的是不是瘋了?報警?你是不是已經忘了自己做過什么事了?你跟我玩這一套?是不是他媽的你也不想活了!”

    馬哥本來就是道上人,長得就有些兇神惡煞,這一聲爆喝確實將白少東給嚇住了,這明晃晃的菜刀架在脖子上,沒有人不害怕。

    “姓馬的,你他媽的拿我白少東當什么人了?你真以為我白少東那么好欺負?”

    白少東將手機收了起來,氣喘吁吁的壓低嗓音低沉說道。

    “你給我戴綠帽子,你覺得那個男人能受得了?行啊,你有本事,你不按個什么五爺手底下的馬仔嗎?牛的很嗎?好啊 ,來啊,弄死我,砍死我啊!”

    說著說著,白少東笑了起來,馬哥看著白少東,知道這個人現在肯定已經不是平常那個十分聽話,見了自己畢恭畢敬的白少東了。

    但是這也是自己沒有想到的事情,自己和這女人已經睡過好幾次了,每次都沒有什么事情的,誰知道今天這白少東這是怎么了,突然這就回來了,搞得兩人很被動。

    “白少東,注意你的措辭,你搞清楚,我是什么身份,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要大吼大叫的,你自己對你老婆什么樣子你自己心里知道,別裝的你很愛她一樣,有意思嗎?”

    “今天這事兒咱們就這么過了,對誰都好,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白少東一把將菜刀擋開,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馬哥,“姓馬的,你想騎在我的身上拉屎撒尿,還要讓我受著,還要讓我拍手叫好是不是?”

    “我告訴你,不可能!”

    “你他媽的給我聽好了,我白少東跟你們兩個沒完,跟你們兩個沒完!”

    說完,轉身出了臥室,隨后,房門傳來打開又關上的聲音,他憤怒的出了家門。

    屋里的馬哥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今天這肯定是惹禍了,這個小子知道一些事情,萬一熱血上頭,做出點什么事情來,那可就完了。

    “馬哥,他現在肯定不要我了,我怎么辦啊,他是做律師的,又有我們兩個的證據,我肯定是要凈身出戶的,這以后我沒有了錢可怎么過啊……”

    馬哥此時本來就心煩意亂的,聽到這女人這么說,一擺手,“行了,別他么的吵了,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情,跟我沒有什么關系,媽的!真他嗎的晦氣!”

    說完,馬哥走出了臥室,做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拿著手機給白少東打了過去,說實話他心里還真有些擔心,萬一到時候出點事,可就真的不好了。五爺那邊自己怎么交代?

    “白少東,咱們都是大老爺們,我們有事說事,別牽扯到其他事情,不然你知道五爺的手段……”

    電話接通,馬哥帶著威脅的口氣說了一句。

    白少東坐在車里,冷笑一聲,“姓馬的,到現在了,還在這里威脅我呢?你以為我就是那么好欺負的?”

    “少拿什么五爺在這里壓我,你算個什么東西,你他媽的在五爺跟前說的上一句話嗎?你連一條狗都算不上,裝他媽的什么呢!”

    “有種你這次就弄死我,要不然,我他媽的就弄死你,你不要以為我們這些人就怕你們這些地痞,咱們走著瞧!”

    說完,那邊掛掉了電話,馬哥氣得手機都砸在了地上,之后靠在沙發上,開始想接下來該怎么處理掉這個白少東,現在他可就是一個定時炸彈,指不定什么時候就爆炸了。

    確實得盡快做掉才行,而且得做的干凈,這些人是學法的,一旦做不干凈,后患無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