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零七章 害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零七章 害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陳飛點了點頭,雖然現在還是青天白日的,但他絲毫不懷疑這些人會殺人滅口,畢竟王律師只是得罪了那個許建軍而已,這些人都能做出這樣的事,更不要說現在白少東直接出賣了他們。

    “好,不過你可以放心,跟我在一起,我會保證你的安全。”

    白少東還是比較信任陳飛的,一來是因為陳飛背后的唐氏集團實力在這里擺著,當時他們談合作的時候,白少東就專門了解過唐氏集團的來歷,發現不簡單,幕后真正的老板的發家史他是沒有見過,總之就是一個字,牛!

    二來也是覺得陳飛能打,最起碼一般的馬仔不是他的對手,跟他在一起能夠保證自己暫時的安全。

    “陳總,你說的我信,我這么跟您說吧,現在我是徹底的跟他們翻臉了,不光是我現在很危險,包括您在內,我們都很危險,他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要注意安全的,是我們兩個,而不是我一個人……”

    陳飛看著白少東,笑了一聲,“白律師,剛才發生什么事情了?”

    突然問這么一句話,白少東一愣,隨即把目光收了回來,沒有立刻回答。

    “沒什么,我就是單純的想通了,所以……”

    “你在撒謊……”陳飛堅定的打斷了他。

    “你的眼神和表情以及身體的語言都在告訴我,你在撒謊,剛才你回去這幾個小時中間,一定發生了什么變故,要不然你絕對不會這么快的就來見我,然后跟我說這么多。”

    “我說的,沒錯吧?”陳飛往前湊了湊,這就是在給他施加心里的壓力,陳飛是軍人出身,這地啊你心理知識還是有的。

    這事情說出來其實真的有些難以啟齒,對于一個男人來說,而且還是一個事業上有成的男人來講,說出自己老婆出了軌這件事,實在有些太丟人了。

    “那個陳總……”

    “你還想活下去嗎?如果想的話,就跟我交代清楚,畢竟真正的合作伙伴之間,還是需要互相交底以建立信任,對吧?”

    到了現在,他也確實是沒有辦法了,只能垂頭嘆了口氣。

    “好啊,我就實話跟你說了吧,我剛才回家了,我老婆在跟別的男人睡覺……”

    “而那個男人就是當初五爺派來跟我談合作的那個人,太他媽的不是人了,簡直欺人太甚了……”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陳飛是笑不出來的,他明白一個中年男人遇到這個事情時,心里會有多難受。

    “原來是這樣……”

    陳飛點頭之后再沒有說話,陳飛走到窗邊,看著車窗外的一輛奧迪,緊皺起了眉頭。

    “你來的時候已經被盯上了,看來你說的沒有錯,這些人確實很肆無忌憚……”

    陳飛心里多少有些沒底,自己現在孤身一人,燕京這個地方不比其它,高人能人惡人多了去了,雙拳難敵四手,真要不顧一切的想弄死自己和白少東,他們二人還真不好說就能全身而退。

    白少東聽到這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顫抖著說道。“陳總,我們走吧,我們先去國外,你得保證我的安全啊……”

    眉頭緊鎖,陳飛想了想,似乎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但是,白少東不能走,他是證人,他走了。這事情就沒法辦了。

    “你先不要害怕,我會想辦法保護你的,我認識個警察,燕京市局的,我先把你送到她那里,我想這些人就是再兇惡,也不敢拿她怎么樣,你看如何?”

    白少東一臉的難看,“不是,陳總,我就不走嗎?”

    陳飛搖搖頭,“暫時還不行,你是這個案件當中最重要的證人之一,你走了,我們的官司還怎么打的贏?”

    都快急的哭出來了,只要五爺不死,人家那實力還需要跟你打官司?直接把你弄死,什么事情都沒了,哪里會浪費按個時間。

    “哎呦我的陳哥哎,你把五爺想的太簡單了吧?他會跟我們打官司嗎你覺得?”

    “人家那個實力,根本用不著跟我們費這勁,就算是跟我們打官司,我們也斗不過,您別不信我的話,這是真的,這法的面前,治的就是我們這些實力不行的人,真正有實力的人,法到了人家那兒你也沒辦法!”

    “陳總啊,你就讓我先走吧,他們的人已經盯上我 了,我再不走的話,真的會死在這里的……”

    人都怕死,白少東見識過五爺手底下的人有多狂妄,有多兇殘,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自己現在是出賣了人家,那下場真的會很慘。

    他甚至開始有些后悔,為了自己那樣一個女人跟他們翻臉似乎有些 不值當,本就不應該跟陳飛說實話的。

    “我說了,你現在不能走,你走了的話,我就沒有證人了,我把你放在我警察朋友哪里,不會有事的……”

    白少東還想爭辯什么,但看到陳飛扥眼神,沒有再說什么,現在自己兩邊都危險,人家陳飛手里也有自己的把柄,哪里還有什么資本跟人家討價還價?

    “陳總這么說了,那也行,就聽您的……”

    陳飛點頭,拿出手機,給王嫣然把電話打了過去。

    “喂,陳總?”

    王嫣然出了辦公室,臉上抑制不住的笑容。

    “你現在在哪?”陳飛沒有多說什么,直接問道。

    “我在上班啊,在辦公室呢……”王嫣然以為陳飛是要約她。

    “那你現在能不能出來一趟,我找你有點事。”

    王嫣然想了想,要是一般人,她肯定這就拒絕了,這可是上班時間,請假不容易。

    “行啊,陳總您在哪,我現在就過去。”

    陳飛把地址一說,王嫣然臉紅了,這是酒店的名字,還讓她直接去房間,看樣子是要發生一點什么了。

    雖然感覺好像有些發展到過快,但是現在嘛,男女朋友不都是這樣,年輕人,有這個想法其實也沒什么。

    “好,那行,我去準備一下馬上就過去……”

    說完,掛掉了電話,王嫣然出門請了假,開車就往酒店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