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一十八章 車禍重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一十八章 車禍重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陳飛大腦之中傳遞來一個信號,那就自己的車子被人給撞了,而且撞得十分嚴重。應當是后面那輛滿載的渣土車干的!

    四周的氣囊瞬間彈開,將陳飛的上半身包裹住,但這不是一場簡單的車禍,這是謀殺!

    因此,卡車撞上之后雖然踩了一腳剎車,可加上渣土的重量,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停下,更何況,他本就沒有要立刻停下來的意思!

    奔馳拉著手剎,直接被后面的大卡車推著往前走,輪胎與地面發出劇烈的摩擦,冒出陣陣的煙霧來,面前十字路口的車輛瞬間都愣住了,趕緊避讓。

    大卡車整整往前推著陳飛的車走了幾十米,而后這才算是停了下來,可陳飛此時意識已經接近于喪失,根本沒有下車的可能!

    車子冒著了濃濃的煙霧,卡車卻毫發無損,中年男人看著面前的奔馳車,臉上寫滿了驚恐和悔恨!

    而此時,陳飛的身上手機響了起來,是王嫣然打來的,本來兩人就說好,到家之后王嫣然給陳飛打個電話,算是報一個平安,此時王嫣然站在自己家的落地窗前,表情漸漸的凝固了……

    緊接著,淚水慢慢的流了出來,因為她站在窗邊,看到了不遠處十字路口,陳飛開的奔馳車已經被撞得面目全非,冒著滾滾的濃煙!

    她在這一刻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停止了跳動一樣,手機里傳來忙音,她來不及多想,哭著往樓下跑去,邊走邊打120和119……

    圍觀的群眾和司機很多,但是,此時沒有一個人上前,沒有人愿意插手這樣的事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飛逐漸恢復了意識,他眼前模糊一片,腦袋上流下來的血到了眼睛里,將視線全部擋住,看不清眼前的東西。

    車子已經嚴重變形,陳飛覺得自己的雙腿被夾的很嚴重,應該已經斷掉了,如果得救的及時,應該還可以接上……

    他奮力的,用盡全身的力氣開門,可是車門嚴重變形,根本不是那么簡單就能打開的。

    ……

    卡車上,司機李大勇臉色煞白一片,身邊座位上放著的手機響了第二遍他才聽到,他能確定,這不是自己的手機。

    有些無意識的拿起來,上面顯示的是大嘴的號碼。

    “喂……喂?”

    “你他媽的愣著干什么?給我繼續往前開,他還活著,碾死他!”

    大嘴怒氣沖沖,李大勇茫然的答應了一聲有些結巴,他現在明白了,自己這是在殺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車禍!

    “老板,我……我真的不想殺人……我不想做殺人犯……”

    “不想做,現在也由不得你,你不做的話你女兒救得死,你想清楚了,你女兒得死!”

    “快,現在繼續往前開,只要他死了,我給你女兒兩百萬,保證他下半生都不用吃苦受累,快!”

    自己沒有什么,但是想到自己女兒能得到這么多錢,以后再也不用受罪了,李大勇行動了,他是真的心動了,人都是自私的,在這一刻他根本就想不到,面前這個人的生命也是生命,和她的女兒一樣,也是一個年輕的生命!

    他茫然的發動車子,意識有些迷離,救女兒,讓自己女兒過得幸福成了此時他心中唯一的信念,別的,他不會去考慮!

    但就在他剛剛發動車子往前開了幾米的時候,車子左側傳來一陣悶響,接著,他一愣,腦袋嗡嗡作響,下意識的踩住了剎車!

    這是王嫣然的車子,她知道陳飛這是被人追殺了,這個大卡車是專門來針對陳飛的,因此明白這個時候一定要出手阻止,而阻止的唯一手段就是拿自己的車往上撞!

    好在這一下的力道還不錯,直接將司機李大勇撞得有些暈過去了!

    然后,王嫣然下車,幾步跑到了陳飛的車前,車尾已經沒有了,車子整體變形,車門使勁拽了好幾次都沒有拽開,王嫣然急的哭了出來,轉身對著大街上其他的圍觀人求道!

    “求求你們了,幫幫我,幫我把他拉出來好嗎?求求你們了……”

    本來沒有人愿意上前,但是王嫣然這一說,幾個男子見狀實在有些看不下去,過來幫忙!

    此時,卡車里,手機聽筒里的大嘴還在不斷的大喊大叫!

    “你他媽的給老子撞啊,不撞死他,你他媽的一分錢都別想得到!”

    可此時的李大勇已然沒有了意識,那一次撞擊沒有氣囊的保護,人的身體又怎么可能經受得住?

    大嘴哥看著遠處馬路上的一切,憤怒的一拍大腿,轉身上了車,計劃不完美,陳飛究竟是死是活,他還真不知道,只能等后續了……

    ……

    幾人用了很大的力氣,但陳飛的雙腿死死的夾在里面就出不來,劇烈的疼痛讓陳飛的意識開始時有時無……

    “別拉……別拉了……”

    周圍的人聽到陳飛微弱的聲音,停了下來,王嫣然跪在地上,拉著陳飛的雙手,“你堅持住,消防很快就來了,你很快就能得救了,你一定要堅持住啊……”

    多少年了,王嫣然就沒有遇到過這么讓自己上心的男人,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剛認識沒有幾天,就出了這樣一件事,如果陳飛真的死了,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自己的人生……

    “放心,我沒事……沒事的……”

    幾分鐘后,消防先行趕到,幾個消防員開始用工具將車身直接破開,陳飛的雙腿已然血肉模糊,王嫣然看到這一幕,哭的撕心裂肺,泣不成聲,她心都在滴血,腿成了這樣,陳飛得多疼啊!

    救護車上的醫生下來,將陳飛放上了擔架,接著上了救護車,王嫣然跟著,不斷的提醒醫生。“醫生,我求求你了,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保住他的腿,不管用什么方法,用什么藥物都行,一定要治好他啊……”

    其實王嫣然沒有告訴陳飛的是,自己家里本身就很有錢,更有背景,他的爸爸王衛國,曾經是警察部門的部長,現在只不過是退居二線而已。

    醫生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傷口,“你先不要這樣,傷者的腿受傷嚴重,估計是整根斷掉了,能不能接上還要看骨折的嚴重不嚴重,如果骨頭碎的實在太嚴重,我們也沒有辦法……”

    此時的陳飛已然失血過多昏迷了過去,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

    一到醫院,陳飛直接被推進了手術室,王嫣然坐在外面,臉上的淚水覆蓋了整張臉。

    ……

    王衛國和妻子簡單說了幾句,二人便出來了,女兒剛才的一系列表現他們都看在眼里,那個人顯然是被人追殺的,自己女兒那么傷心,說不好是未來的女婿,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們做長輩的自然要去一趟。

    卡車司機李大勇被抓走,大嘴站在酒店里的沙發前,心中有些急躁不安,這一次的計劃看來是失敗了,下一步一定要把這個陳飛弄死才行,不然真的會出大亂子,更何況要是讓大佛爺知道了那可就完了,自己辦事這么不牢靠,以后還怎么讓大佛爺信任自己?

    于是他趕緊派人去醫院盯著,只要有機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陳飛給走掉,萬萬不能讓他這么活下去!

    ……

    王衛國在路上的時候便給自己的一些同事打電話,讓他們幫自己聯系一些專家過來,自己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這么多年也沒有給自己帶回來一個女婿,看樣子現在是找到了,那可定然不能讓他成為殘廢,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回來才行。

    王嫣然坐在手術室門外半個小時,才有醫生出來告訴她,陳飛的傷勢控制住了,但是雙腿受損太嚴重,不一定能接上,就算是接上,以后能不能恢復到像正常時候一樣也是未知數。

    好在這個時候,自己父親王衛國來了,跟著他一起來的,還有燕京很有名氣的幾位骨科專家,沒有客套幾句,專家們便進了手術室。

    他們自然是看在王衛國的面子上才這么做的。

    “爸,謝謝您……”

    王嫣然也沒有問自己老爸為什么會在現在這個時候過來,她心中知道,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傻孩子,我是你爸,有什么謝的?”

    “里面這小伙子是你對象吧?”

    王嫣然此時也沒有再害羞,點點頭,“嗯……”

    “我就知道,放心吧,進去的幾位都是全國頂尖的骨科專家,會有辦法的治好的。”

    幾人在外面等了三個多小時,進去的幾位專家這才出來,王嫣然顧不上其它,急忙上前詢問道,“叔叔,他怎么樣了?”

    其中一個專家摘下口罩,“傷者生命體征穩定了,雙腿也接上了,他身體很好,恢復之后應該影響不大,不過這段時間一定要靜養,休養時間至少得半年起步吧……”

    王嫣然激動的不行,連忙鞠躬致謝,專家擺擺手,和王衛國說了幾句話之后便離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