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一十九章 爭吵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一十九章 爭吵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病房內的陳飛還處在昏迷的狀態,王嫣然只是站在病房外面看了一會兒便離開了,他需要長時間的靜養,現在肯定是不能夠和自己說話的。

    病房外面,王衛國看見自己女兒出來,擺擺手讓女兒過來,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先是笑了笑。

    “爸,你笑什么?”王嫣然有些不開心,畢竟現在自己未來的男人重傷躺在里面,她的心里一點都不好受。

    “什么時候認識的?怎么也不給家里人說一聲?”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你媽對你的婚事很是著急,你就這么自作主張的找了個人?”

    王衛國這樣說,倒不是真的在責怪自己女兒沒有總愛單告訴他們夫妻兩人,只不過是隨便一說而已,他真正要說的還在后面,畢竟是宦海沉浮幾十年的人了,有些習慣是改不了的。

    “怎么了爸?你看不上他?”

    王嫣然看了看自己老爸問道,眼里有些埋怨,她就是覺得自己老爸現在說這些話有些不是很合適。

    王衛國一笑,擺擺手,“這倒不是,這小伙子這么年輕,能開得起奔馳,家里條件應該還不錯,再者說了,我和你媽媽早就跟你說過,不會像別的人家父母一樣,逼著自己女兒找一個什么有錢的男人,你知道的我們是絕對不可能這樣的。”

    “那您要說什么就直接說唄?”

    王嫣然從小到大都是家里的獨生女,父母的掌上明珠,刁蠻的很,父母溺愛慣了。

    “這個小伙子得罪了什么人?”

    王衛國想了很久,還是把這話問了出來,他是幾十年的警察了,如果連這點門道都看不出來的話,那就真的是沒出息到家了。

    他站在窗戶上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出來了一些眉目,這場車禍根本就不是一場車禍,而是有人在背后謀劃出來的謀殺!

    當然,他有的是人脈,這一點也得到了交警部門的確認,犯罪嫌疑人已經被刑拘,對自己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只不過,王衛國心中知道,這個司機只不過就是個替罪羊而已,背后的人一直都在暗處根本沒有露出來。

    此時這話一問出來,王嫣然就有些不自在了,她睜著大眼睛看了幾眼自己父親,想說又不想說。

    “爸爸,您問這個干什么……他就是個本分的生意人,怎么會得罪人呢……”

    王衛國看著女兒就笑了起來,“嫣然啊嫣然,你啊,跟小時候一樣,不會說謊話,一說謊啊,這眼睛就往地上看,你說,你騙你爸爸干什么,我們 是一家人,你有什么事情就給我說,我指不定還能幫你對吧?”

    女兒就是女兒,自己老爸這么一說,她本來不想說的,心里的勁兒就有些松了。

    “爸,那我要是說給你聽了,不管怎么樣,你都得幫我?”

    就這么一個親生女兒,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這幫她不還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放心,爸爸答應你,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我都幫你好嘛?”

    說完還不忘摸了摸自己女兒的頭發。

    “他叫陳飛,是X港唐氏集團的經理,過來替他們老板調查一個案子,是一個律師被自殺的案件,就前幾天那個,您應該聽說了吧?”

    “然后這個案子我多少有些了解,背后應該是有什么人在頂著,所以這個律師的死因調查一直都沒有進展,他就開始自己調查了,然后應該是得罪了那些背后的人,所以……”

    女兒還沒有說話,王衛國的臉色就變了,看著自己使勁搖了搖頭。聲音堅定的說道,“嫣然,這件事你不要過問,也不要管,這個小伙子不適合你,你早點回家吧!”

    父親突然的變臉讓王雅然有些措手不及,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老爸會突然這么說。

    “爸爸,你這話什么意思嘛?你剛才不是……”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我給你說的很清楚,不要和他再有什么往來,記住了!”

    “不然我怕你有一天也會被人盯上,會這么一檔子事情!”

    王衛國情緒有些激動,把王嫣然嚇了一條,她反應了一會兒之后,輕聲抽泣了起來。

    “爸爸你騙我,你從小到大都沒有騙過我的,可是你今天在騙我,我實話跟你說了,你竟然這樣對我……”

    女兒是爸爸的心頭肉,看到女兒居然哭了起來,王衛國心中不忍,怒火也消了不少,他只不過是擔心自己女兒的安危而已。

    “嫣然啊,不是爸爸騙你,只是這件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最好什么都不要知道的最好。更別說摻和進去了,這里面的水深的很,爸爸我都不愿意插手這件事,你知道的多了,會招來殺身之禍!”

    “你看到了嗎?這小伙子的還在里面躺著呢!你以為那是車禍?那是謀殺!”

    王嫣然呆若木雞,站在原地愣了好幾秒,“爸,你說的都是真的?”

    之前不是沒有想過說這件事很嚴重,可能背后的人很厲害,但是自己老爸她是清楚的,在燕京這片,很有威望,他覺得不管怎么樣最后都可以有個后盾,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父親現在居然是這個態度。

    “爸,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這一輩子就只喜歡了和這一個男的,他很優秀,我跟定他了,如果他堅持要管,我也不會退縮!”

    “你說是沒長大也好,不懂事也罷,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我跟定他了,不會再有別的想法,你就放心吧……”

    說完,轉身準備走,王衛國一把拉住了自己的女兒,“嫣然,你這是為什么?我實話告訴你,現在他沒有死,那些人不會善罷甘休的,一定還會繼續來,你一個小姑娘,怎么保護他?”

    “他想繼續調查?拿什么調查?他現在雙腿都成了那樣,沒幾個月是長不好的,他還怎么繼續?”

    “你要想跟他在一起也可以,我不反對,但是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等他醒來之后讓他趕緊收手,你們兩個好好過日子,比什么都好!”

    王嫣然靜靜的看著自己父親,眼神之中的光逐漸暗淡了下來,最后輕聲說了一句。

    “爸,你變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